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您的守护神已到请查收 > 第八章 原来这家伙能变成人?

第八章 原来这家伙能变成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百里棽第一眼就看见雪白的天花板,被晃得脑袋一阵抽搐的疼。
  “醒了?”右边的一个声音问道。
  然而她并没有听清,所有一切都像破旧不堪小霸王电脑因过载而轰鸣不止的风扇,整个世界里只有“嗡嗡”声,她连转过头去看音源都颇有些困难;肺里、喉咙里、脑袋里总有隐隐约约的胀痛。
  戴着橡胶手套的手伸过来翻了翻她的眼皮,做了些常规检查,对坐在她床边的人说:“已经脱离危险了,但还需要再观察一会儿。”
  “我……想睡觉。”百里棽用尽力气却只能勉强说出这四个字,声音小到她自己都听不见。
  “那你再睡一会儿吧。”
  床边的人上来帮她掖了下散开的被角。
  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意识又重回混沌之中,百里棽做起了从未做过的梦——
  她赤脚走在冰天雪地之中,四周皑皑,北风呼啸,吹落的梅花像雪般纷纷飘落,落在她的发上和肩上。
  整理凌乱的发丝之际,她触碰到一块冰凉紧贴在额上,像玉,光滑细腻,脑后的珠穗因风互相击打着,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正疑惑,狂风大作,裹挟着梅花细雪掀起惊涛骇浪,她深陷漩涡之中,睁不开眼。
  止不住的寒冷使她不停地颤抖,抱紧了自己瘦弱的身体,洁白的宽袍在狂风中乱舞,袖边、腰间殷红绣金的饰带无比刺眼,茫茫雪海中,像一只苍白无力的孤鹤。
  她害怕,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冰冷刺骨的水底,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逃脱。
  忽然,凛冽的寒风毫无征兆地消失了,阵阵暖意从右手边钻入五脏六腑。
  她抬起头,睁开眼,只看见身侧站着一个少年,眉眼间与她还有几分相似。
  少年嘴角含笑,腰间挂着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叮当”声,激荡起层层回响。
  他看着她,晶莹明亮的眼眸像初春的日光般透澈和煦——
  “昀晞,你又抛下我一个人躲到这来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老。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边高声唱着悠扬哀伤的咏叹,一边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此情此景恍若隔世,好不容易停息的北风也随着她的笑声席卷整个白茫茫的天地,在她与少年之间竖起一道永远也无法打破的墙,直到万物都在风中化为虚无。
  ……
  第二次醒过来时,百里棽看到的还是头顶那片天花板,但这次却是一片昏暗。
  她撑着床板让自己坐了起来,立刻又有人过来帮她拉被子,一点空当儿也不留,把她包得严严实实。
  她低头看着那双帮她把被子塞好、枕头立好的陌生的手,哑着嗓子问道:“你谁啊?”
  坐在床边的人被她这么一问,手指对准她的额头轻轻一弹。
  黑暗中百里棽看不清他的面孔,连轮廓都有些模糊不清,只有那双赤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像两盏飘荡在远空的孔明灯。
  “好暗,我什么都看不清。”百里棽想起了梦里遍地的雪,觉得有些冷,忍不住寒噤,像只乌龟一样把身体往被子里缩了几寸。
  那人站起身,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一条缝,橘红色的阳光瞬间使整间病房亮堂了不少。他又走回来,重新坐在她右手边的椅子上。
  百里棽看着他的脸,总觉得在哪见过却又想不起来,一时间望着他发愣,他也不说话,陪她安静地对视着。
  “这里是医院吗?”百里棽呆呆地问。
  “是。你被人喂了一把安眠药后又扔到水里,我再晚两分钟到你现在就是个死人了。”椅子上的人说道。
  百里棽一脸懵逼,一副“大叔你在说啥我怎么一句话也听不懂”的表情。
  “不,我本来应该一直看着你的,没想到居然被钻了空子。”那人有些懊恼,“你下次能不能长点心眼,是个人都能把……”
  “扶光?”她下意识地喊道。
  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全身僵直。
  多年后她才知道,原来无论时光怎样流逝,岁月如何变化,当她看着那副陪她度过无数春秋的面孔时,总会条件反射般喊出他的名字,哪怕她早已忘了他。
  他看着她,眼神里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感,使他的双眼一时间变成万丈深渊,望不到尽头。
  “我刚好像梦见你了。”
  是的,眼前的男人与梦中的少年几乎完全一样,虽然相比之下五官精致得挑不出一点毛病,但那能驱散寒风的少年气息不见了,相反,她从他身上看到的更多的是冷淡和疏离。
  “我之前好像也梦见你了。”百里棽缩在被子里,攥紧了被角,她只觉得这人实在陌生,却又十分面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个劲地试探。“扶光”二字刚一脱口她就后悔了,现在俩人面面相觑,简直不能再尴尬。
  “梦见我?”男人双手抱臂,靠着椅背,倨傲地看着她,“梦见我什么了?”
  百里棽不说话,整个人又往被子里缩了几寸,连鼻子都钻了进去,只剩下半个脑袋露在外面,费劲地睁着那双已经浮肿的眼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