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您的守护神已到请查收 > 序 业火

序 业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南的冬天甚是和煦,即使前一日大雪纷纷,屋内也丝毫感受不到凛寒。
  她坐在青石阶上眺望远方铅灰的天空,那边时不时有炽热的流火划过,似元宵的烟火般绚烂夺目。
  林内极静,甚至都听不见虫鸟的鸣叫。
  许久,屋内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殊儿,外面风寒,小心着凉。”
  她裹紧了罩在身外大了一圈的鹤氅,站起身抖落鞋底细雪,缓步进了屋。
  因术法的缘故,她所经之处明灯燃起,待她走远才又熄灭。
  声音的主人正端坐在案桌旁,俊美瘦削的脸上神色凝重,薄唇微抿,一双灿金的眸子如黎明的曦光般闪耀,却藏不住眼底倾泻而出的忧愁。
  男人挽起洁白如雪的衣袖,提起手边的狼毫笔在略有泛黄的信纸上留下一列小字。
  她远远观望,哪怕是看着男人的侧颜也觉得这定是世间最美的风景,只不过,这样的风景太过残酷。
  每每心有悸动,脑海中不可避免地响起亲人离去时痛苦的悲鸣。
  找回飘远的思绪,她斟了杯碧螺春,轻轻递上。
  男人奋笔疾书的手一顿,面露惊色地抬起眼看她,唇吻翕动却什么都没有说。
  几年来,哪一次不是要个你死我活,简简单单的斟茶就足以让他震惊。
  她没有理会他的目光,垂眸瞥了眼还未写完的信笺,只需一角漆黑的印章便知此信何用。
  上一次他送出这样的信笺时,她满门被屠,不过一个时辰,府内上下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母亲临终前最后一句话犹在耳畔:
  “殊儿别怕,娘亲在这里。”
  只是一道惊雷响过的短短一瞬,母亲便身首异处,她能看见的只有母亲身后提剑而立鬼魅一般的男人。
  说来真是讽刺,与她有着血海深仇的狐妖就端坐在眼前,她却在为他斟茶。
  “你还会回来吗?”她收住眸光,面无表情地问道。
  男人接过尚有余热的茶水,呷了一口,对她笑道:“当然,不过是刚刚破茧的魔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