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尽相思风 > 第二十三章 游子远行 4K哦!!

第二十三章 游子远行 4K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终于熬过识谱的日子,今天是我弹琴的一天哦!对于能接触到新事物,我也是开心不已,偷偷趁人不查之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更新最快去眼快

    放松下心神,转身却看见娘亲对着我抿嘴笑,我脸红一下赶紧低下头将手扶好琴,按照娘亲的教导耐心的弹奏。对于初学者来说,弹出来的琴完全可以用魔音来形容,我也不例外。一阵之后所有人都找了由头离房而去,我自己也是汗颜了一把。

    就在我自己都已经放弃的时候,外面响起阵阵琴箫合奏声,随风悠扬此起彼伏煞是好听。坐在琴边看着窗外风景如画,听悠扬乐声,也算是一种享受,可惜我自己还弹不出来。

    走出房门才现原来是风无崖在吹箫,卫新杰在弹琴,两人一箫一琴倒也融洽。我忽然想起笑傲江湖里一正一邪琴箫合奏,只是不知道这两人孰正孰邪罢了。

    抿嘴笑笑上前坐好,轻轻拨弄着亭中玉熏炉,亭中气氛美妙轻松。两人奏完后各自收好乐器相视一笑,都为了即将的离别而沉默无语。

    半天后新杰表哥才笑着说自己需回房看看,准备明天起程的行李了,我和风无崖起身相送。看着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泪水涟涟,看的风无崖是眉头大皱,醋味十足的道:“每次我走时,可没见你这般模样。”

    听着酸酸的话语,我破涕为笑道:“我只是忽然想起大哥也要离开而伤心罢了,大哥也不过才十六,就要独自远赴京城,今年过年也不能回府……到时候府中肯定冷清许多”。

    说着说着就开始怨恨起那些多事的山州官员来,他们并没有因为八皇子的离去,而减少对我们家的拜访,反而越的多了起来。尤其是大哥的亲事更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娘亲又问了几次大哥的意见,回答都是先立业,后成家。

    双亲无法,只好一边应付着上门的官员及他们的内眷,另一方面则安排大哥他们抓紧时间上路。

    对于大哥的离去,我有着难以言明的不舍,不舍那个总是笑着对我说:“不要怕,有大哥在呢”的少年郎;不舍那个被我压麻腿后乱跳一通的少年郎;不舍得那个下雨天为我遮风避雨的少年郎;于是就整天将自己锁在房内,绣手帕,绣香囊,绣银钱袋,或许这是我唯一能想到为大哥做的事情了。几天熬下来两只眼睛都变的红通通的,当我把绣好的小玩意都交给大哥时,大哥心疼的看着我半天,才哽咽的笑说:“小妹辛苦了,大哥来年回时定给你带最好玩的。”

    相对于我的离愁,美人娘更是有过而无不及,不仅天天亲自下厨为大哥洗手做羹汤,更是有时间就帮大哥做衣服鞋袜,从头到脚都不知道做了几身,只知后来大哥的行李又莫名其妙多出了几箱。

    “放心吧,相知表哥走了,还有相忆表哥陪着你,就是我也会常过来看你的,别难过了。”看我突自玩弄着他手上的玉萧,才笑着拿起那玉萧道:“这萧乃千年寒玉所制,声音古朴纯净最是难的,本为那年学萧之时父亲所赠,同赠还有一把玉琴,不过我不喜弹琴独爱萧声,回青州后我就让人将那琴送来,你一定要跟着姨娘好生学琴,学好了我们琴萧合奏。”

    “那么贵重的琴给我可是浪费了,没听我的琴声吓跑了多少人!亏你和新杰表哥可以听的下去。”听我还有几分自知之明,某人才嘿嘿笑起来,看我生气瞪眼才收起笑道:“你刚开始写字,刚开始绣花,刚开始学画的样子我都记的,一开始时你不是什么都不会,现在做的却不比别人差,什么事只要你认准了就会做的比人好,这些我都知道。这琴嘛,送你就是等你学会的时候再弹,到时候可要弹出最美的琴声给我听。”

    是啊,琴声七分靠技术,三分靠琴体,想象着有把好琴可以免我几分辛苦,便神思向往起来。风无崖见我听着听着又走神了,才笑着起身右手拿萧,左手拉起我的右手道:“别呆了,咱去你大哥房中坐会去,别等你大哥走了后你再哭鼻子,走吧……”

    “恩!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说的对,我们去找二哥一起去与大哥好好玩一场,这样大哥走了我们也会少难过几分。”听了我的话,风无崖停身转头望着我,半天后才咳笑几声道:“又聪明了一会,刚那句子是你做的?我可没在书上看到过这话!”

    我尴尬的笑笑回道:“是心意到了,不自觉就说出口的,也就支离破碎的那么一句话罢了,你别较真了!咱们走吧!”说完还暗自对着不知道是哪位本尊,默默说三声对不起。

    “恩……诗词本就由景而,由心而生,你能明白这些倒着难得。”说完两人到二哥房中叫了他一起来到大哥院中,房中两个丫头正在忙着将大哥贴身用物放入一个小藤箱中,见我们都进来急忙行礼,回说大少爷被老爷刚派人唤走。

    三人于是端坐到小厅上专心等候大哥,二哥也是无聊看看我又看看风无崖,眼睛一转对着天花板干笑起来。我被二哥笑的不自然起来,用力抽出不知什么时候又被风无崖紧握着的小手,装作去拿茶杯。

    心里却也惊醒的想到,在这个礼教严格的年代,前几年两人因为年纪小又定了亲,一些小小动作就被人忽视掉。但现在两人年纪也大了起来,以后都应该注意了,别以后真的被人拿来当话题说就后悔都晚了。

    稍后大哥回来见我们都在,也是一喜,就让秀枝与秀叶去拿了一壶酒来,与风无崖等三人对饮起来,还不时的做几句诗以附风雅,论到我做诗时我却为难了半天,实在不知要做什么诗才能应了眼前的离愁,只好念出一孟郊的《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