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尽相思风 > NP之天空下的呆们

NP之天空下的呆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又名《府天哥哥的后宫》
  
  庆起点七周年,“五一好礼提前送”,看女频20位写手联手打造天雷短篇
  
  *****************************************
  
  no.1(无敌南瓜笔,客串小呆瓜,《沐春风》感谢瓜瓜吧,是她这段文引起了大家的兴致)
  
  炎炎夏日的大唐长安,街头之上,人潮之中,一位白衣凌乱、青丝散乱的美公子,正满脸慌张的在人潮中来回躲避着什么……
  
  忽然一对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儿,在以手遮阳探索了半晌后,终于发现了人群中那摸永不可能忽视掉的人影,可能正因为这个发现,两人的脸上由此而露出了比这夏日阳光还要娇艳的笑容,齐声喊道:“府天哥哥……别跑啊……我们不欺负你了!”。
  
  身后紧随而来的萧楚生,听到这两声娇滴滴的呼唤声,一副苦瓜脸掩盖不住心中的冲天醋意,暗道一声“靠之,叫我就叫大混蛋,叫那家伙就府天哥哥……小呆瓜、小呆梦,你们俩够狠”!
  
  no.2(凝霜如梦笔,客串小呆梦,《共婵娟》此女后面还有出场,抢戏!哼!)
  
  “府天哥哥是香的,你是臭的,怎么能比。”小呆梦像是听到了萧楚生的抱怨,回头对他撅了撅小嘴。
  
  而那边,小呆瓜已经在对着小呆梦叫着,“小呆梦快点来啊,别理那个笨蛋了。快看我抓住府天哥哥了。”
  
  小呆梦一看,果然,小呆瓜已经抓住了那个一脸惊惧的府天哥哥。而小呆瓜正蓄意要爬到府天哥哥的身上。小呆梦一看,有些着急了,不行不行,府天哥哥是两个人的,才不能让她一个人独享呢。
  
  no.3(雕栏玉砌笔,客串弓大姐,《大皇后》此次事件策划人,全权负责此次事件……)
  
  小呆梦一着急,扑了上去,府天只觉得一股大力,不禁哎呀了一声,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倒地之时不忘将小呆瓜护在怀中,另一手则是护着小呆梦。<>
  
  刚倒地小呆瓜就跳了起来,“你这个胖妞,怎么笨手笨脚的?害府天哥哥摔到啦!”
  
  小呆梦最恨人说她胖,即使是跟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呆瓜也不行,“说我胖,你别忘了你跟我长一样!”
  
  萧楚生在后面哼哼,实是嫉妒两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为什么就喜欢那个看起来很娘的‘府天哥哥’呢?“两个都是肥妞!”
  
  两个小丫头平日里虽吵吵闹闹,感情却是极好,特别是对上这形貌猥琐的萧楚生的时候,更是一致的枪口对外,叽叽喳喳的道,“人家这叫圆润可爱,弓阿姨说了,这样的小孩子才讨人喜欢呢!谁像你,一身的排骨!”
  
  府天倒在地上没人理会,唯有苦笑着自己撑起身子,突然,一双纤纤玉手伸过来扶住他的胳膊,府天抬头一瞧,面前那女人红唇似火,一双媚眼微微上挑,笑的极为开怀,只是那眼神为何让他觉得有些凉飕飕的,像是要剥开他的衣服似的,看错了,一定是他看错了,弓大姐虽然彪悍了些,倒是不至于非礼良家妇男。
  
  no.4(易楚笔,客串楚姐姐,《紫华君》可怜的楚楚戏份不多,抚摸安慰之~)
  
  “弓阿姨!”
  
  一见来人,小呆瓜与小呆梦齐声向女子问好,手却整齐地搭上府天的胳膊。
  
  女子闻声,笑容顿时一僵,手更是不由一颤,两个小呆瞅准机会,利落地将她们府天哥哥的胳膊从媚眼如丝的热情女子手中解救出来。
  
  “天哥哥……我变丑了吗?”
  
  小弓唇角一耷,眩然欲泣,顺势扑向府天的怀抱,紧紧地搂住他的腰,头深深地埋在府天的肩窝处,红唇轻启,吐气如丝,委屈不已。<>
  
  小呆瓜与小呆梦一时看呆,心中大呼失策,却又不敢松开府天哥哥的手,将那个明明身材高挑却作小鸟依人状的怪阿姨从府天哥哥的身上拉开。
  
  府天的双手被两个小呆拉着,完全无法动弹,脸涨得通红:“小……小……”
  
  一个小字重复了数遍,也说不出接下来的那个弓字,更别说让她放开自己了。
  
  “美丽的小姐,请允许我来安慰你受伤的心灵吧!”萧楚生极力展现自己的温柔可亲,完全没注意到两个小呆惊悚的神色。
  
  小弓微微抬头,立时惊叫一声,更加用力地抱住府天,头紧靠在他的怀里,大叫:“天哥哥,有坏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下意识的后踢动作。
  
  看似脆弱的十二寸的尖细鞋跟正好踢中某个形容猥琐的男子身上最脆弱的部位……
  
  “弓阿姨不愧是弓阿婕……”
  
  两个小呆望着某个连痛呼都无力发出的怪大叔,同时从府天身边退开一步,却仍旧不肯放手!
  
  “府天,你怎么在这儿?”
  
  惊喜的声音让两个小呆从疼痛的幻觉中惊醒,抬头却什么没有看到,不由纳闷,却见她们的弓阿姨低吟一声,缩手后跳,正好踩中身后萧楚生的脚,两人还没来得及为怪大叔惊呼,就感觉她们的府天哥哥也向倒去,两人立时一个踉跄,下意识地就攥紧了手,却在下一刻因为闪过眼角的一丝寒光而同时放手后退。
  
  “……楚……楚姐姐好!”两人站稳便紧张地问好,看到那个将府天抱住的女子满意地点头,矜持地将眼镜向上推了一下,同时收起手指间细如毫毛的金针。<>
  
  no.5(那时烟花笔,客串烟花,雕栏玉砌修(鄙视烟花竟然为了玩山口山拒绝改文),《美男养成攻略》)
  
  风,从树梢边吹过。带着一种凛冽的寒。
  
  有风是不奇怪的,可是,在这样的三伏天里却吹起这样的寒风就是奇怪的了。
  
  “有人来了。”说话的不是府天,不是弓阿姨,不是易楚,更不是那两个粉妆玉琢的肉团子,而是一边一直被人说是猥亵的萧楚生。
  
  说来也是奇怪,这个人是极瘦的,脸也白得厉害,偏生又长了一双深邃的眼睛,而唇边却随时都是坏笑的,也无怪所有人都叫他猥亵大叔了。
  
  不过,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却找不到任何一点猥亵的表情,反而看起来有些肃杀的感觉。
  
  他这一声出来,易楚愣了愣,她自问武功天下第三,竟然不能发现那个女人的存在,更别说身边的萧楚生竟然是个高手!这个事实让她一出神,手便松开了,小呆梦和小呆瓜连忙一人一边抱住府天的胳膊,弓阿姨更是搂住了府天的腰肢,一副死也不离开他的样子。
  
  府天则看着身上这几位温香软玉苦笑:“楚生说,来人了。”
  
  “我们知道!”几个人在这个时候倒也异口同声,喊了出来。”来人了我们也要和天哥哥在一起!
  
  “真是想不到,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招蜂引蝶。”声音是很好听的,可是就是找不从什么地方来的。
  
  府天微微皱起了眉毛,这声音是极为熟悉的,可是,他在此刻却偏生想不起来了。他侧过头去,看着萧楚生。
  
  萧楚生却没有看他,依旧是一脸肃杀的样子,忽然间,他不见了。
  
  是的,就在那么眨眼之间,他就不见了。
  
  小呆梦和小呆瓜则愣愣的看着楚生原来站的地方,原来,这个猥亵大叔竟然有这样的身手。
  
  “烟花,我知道是你。”楚生站在树梢上,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存在,可是,偏生不知道她在哪里。
  
  “这就不好玩了。”那女人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忽然之间站在了萧楚生对面的树梢上,阳光下,她的脸孔如玉,笑靥如花。
  
  “你来做什么?”
  
  “我来,自然是看热闹。”她的嘴唇微微向上翘了起来,那抹弧度里有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萧楚生的心沉了一下。
  
  府天的心更是沉了一下。
  
  no.6(苹果女孩儿笔,客串苹果,《帝劫》d果,就是此女将故事歪曲的……)
  
  正在众人面面相觑之时,只听砰的一声,旁边的“依澜湖”突然水波冲天,柔媚至骨的声音伴着水花娇腻而来。“哟,这是看什么热闹啊?烟花你可真是的,有好男人赏目,也不能忘记了妹妹我是不是?”
  
  说完,便抬起手指,轻佻无比的托起早已怔愣的府天下巴,吐气如兰,“呦,这小哥长的可真是讨人喜欢啊。”
  
  “苹果!你给我滚回你的洞里憋着去,别在这里招蜂引蝶的用媚攻。”烟花大叫,众人这才知道这个举止轻浪的女人,竟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苹果。
  
  说起这苹果也没什么本事,长相平平,脸如熟透的苹果,胸部却像是个未发育完全的瘪桃。特别是整个人的体形,更像是家家所用的水缸。但是此人的传奇之处就在于,她有一双极媚的眼睛,传说男人见过三眼,便会被勾去魂魄。
  
  “啊,这就是苹果啊。”小呆瓜和小呆梦不由低叹,“长成这样,怎么还有……”
  
  “这人……”弓阿姨更是不屑的看她,“这位女子,这儿不是你家炕头,请举止端庄一些。”
  
  “如果我想将这儿变成我家炕头呢。”苹果反手一挥,趁大家不注意的工夫,竟将府天揽至怀里。此时的府天不由惊惶大叫,拼命挣脱,一旁的易楚也大惊失措。唯有刚才还猥琐无比的楚生,冷眼相视。
  
  “闲人勿看,好戏开始咯。”苹果揽着府天的腰就朝依澜湖走去,走的时候竟已经不规矩的上下其手起来。
  
  “如果愿意,也可以一起来啊!”(d的易楚加)
  
  no.7(张廉笔,客串无良,《八夫临门》小廉子的h,口水呀~)
  
  依澜湖在日光下竟是银浪翻滚,让众人无法想象的是竟是一个平台从那银浪之间升起,顷刻之间就有一张嫣红色的水床出现在那平台之上。如同魔术一般,众人目瞪口呆,心跳却因为那异常暧昧的颜色而加速。
  
  “天哥哥!”小呆瓜和小梦瓜愤然上前,之间她们跃向被苹果揽在身边的府天,苹果那双平淡无奇的眸子里立刻滑过一道寒光,反手只是轻轻一扬。“撕拉!”“撕拉”两声,随即就传来小呆瓜和小梦瓜的尖叫:“啊——”
  
  她们二人的衣衫竟是被完全撕裂,只剩那蕾丝的b,和几乎透明的花边小内裤。
  
  “噗——”箫楚生当即鼻血喷出,不省人事。
  
  “哼!”苹果冷笑,扣住已经呆愣的府天的下巴,就吻了上去,火热的红唇如胶似漆地不放过府天香唇的每一寸肌肤,一寸丁香小舌从双唇的空隙间若隐若现,挑衅着周围所有的女人。眼角的余光扫过每一张或是愤怒,或是嫉妒的容颜,将那并不大的胸脯更加贴近府天一分。
  
  府天如同中了迷魂咒,竟是慢慢闭上眼睛,身体也瘫软垂落。
  
  “要不要一起?”再一次,苹果向众人发出了挑逗的邀请。
  
  “好啊!”忽然,就在那嫣红的水床中,乍然出现了一同样嫣红的女人,从头到脚无处不红,就如一团热情的火焰从水床中燃起。众人一看,皆惊:“居然是女魔术师无良!!!”无良手执一根红色的魔术棒,对着苹果恭敬地弯腰行礼:“我已将水床为大家准备妥当,请大家务必尽兴。”
  
  苹果唇角勾出了满意的笑,便将已经软成烂泥的府天,推入水床之中……
  
  no.8(虫碧笔,客串包子,《小富即安》臭包子竟然带闺女女婿来抢戏,被打回重写了。)
  
  “这京城,就是不一样,你看看,啧啧,那街道是街道,那店铺是店铺,那酒楼是酒楼,那茅房是茅房。”就在一堆人在湖中水床上奋战的时候,一阵夸张的感慨声出现了
  
  谁家来的土包子,你这话叫感慨么?众人都觉得面上一排黑线滑过,谁家的店铺不是店铺,酒楼不是酒楼,难道你住的地儿都是街道像酒楼,商铺像茅房?正要张嘴,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一回头,在水床的外面出现了一个扎着羊角辫满脸雀斑眨着一双绿豆眼明明笑的很猥琐但是却给人一种给天真可爱的感觉的小女孩。
  
  “你是谁?”忙碌中的小弓抬头不善的问道,心里想着,nnd,都已经狼多肉少了,怎么还来一个分一杯羹的。
  
  “姐姐们别介意,继续继续,不才区区在下小人姓包名子,大名叫虫子,昵称叫包子,外号叫馒头,职业种菜的,虫子包子馒头,各位姐姐任选,管饱。”笑眯眯的包子显得很是诚挚。
  
  “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也有人不被她所迷惑,气势汹汹的问话。听了这话,小包子一幅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眼睛鼻子都挤到了一处,“各位姐姐,俺,俺只是个种菜的,没事来卖卖菊花黄瓜茄子什么的,难道你连俺的土特产都想抢。”
  
  “什么,菊花,黄瓜?”烟花敏感的捉住了某些词汇。包子见状,却忽然两眼放光,嗖的一下蹿到了烟花的身边,鬼鬼祟祟的拨开篮子最上面的一层菠菜“小姐,要看看货么?小店这里,黄瓜菊花一应俱全,外带还有茄子土豆,要是你想要小的,有葡萄圣女果,要是你想要大的,有香瓜菠萝,也都是新鲜才从地里摘的,买一送二,买四送三,买的越多优惠越多,超过五十块钱再送np指导书一本。怎么样,小姐,要不要来点?”
  
  no.9(梦妞笔,就是第二个写的家伙,死活说她和瓜瓜未成年……未成年学人家抢天天哥哥,哼,打她屁股~)
  
  听到那个包子居然这样说,小呆瓜小呆梦像是恍然大悟起来,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的欲望。她们两个凑上前去,对着包子说道:“唔,大姐姐,有没有苹果,我们最喜欢吃苹果了。”说着,两个小家伙还吞了口口水。
  
  听这两个小家伙如铜铃般清脆的声音,包子被那声姐姐叫的是通体舒畅。“当然有,苹果有红的绿的,脆的面的。你们想要什么样子的?”
  
  小呆瓜看了看小呆梦,笑嘻嘻的说道:“我们要两面的,最好有毒的。然后我们吃没毒的,给他们吃有毒的,然后,府天哥哥就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了哦。”听到小呆瓜的话,顿时众人一阵发寒,终于明白她们两个说要吃苹果的初衷,未曾想到是如此的“单纯”。
  
  未等那众位美女发话,就看到包子捏了捏小呆瓜的脸,“女孩子可不能这样,你们看起来也才六岁,居然穿蕾丝的衣衣,你知道吗,这样是大人才能穿的。”
  
  听到包子的话,小呆瓜和小呆梦对视一笑,开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往下脱,没想到脱去了那件衣服。身上居然穿着是的一件粉红色的布兜,两个小家伙的布兜都是一模一样。
  
  no.10(鬼佑笔,客串鬼鬼,《公主九千岁》此女是计生办的,她说她纯洁,你们信吗?)
  
  包子生平除了饺子、面条、拉面、煎饼、汤圆、烧麦、春卷、粽子、圆宵、油条……当然还有包子、馒头之外!!最爱的便是粉红,眼见两个一模一样的粉嘟嘟的女娃,穿着一模一样的粉红布兜,顿时被萌得七荤八素,两眼冒星星,不觉探出一双黑乎乎的泥手向小呆瓜、小呆梦粉团似的脸上伸去。
  
  “呔!”耳边传来一声大喝,只见一黑一白……不对,不对,是一道半黑半白的影子卷起一阵狂风,将满地的黄瓜、茄子……还有刚脱下来的衣服卷得不知去向。包子尖叫一声:“我的黄瓜呢?我的茄子呢?还有我的《np指导书》!”小呆瓜和小呆梦齐声大呼:“还有我们的半面苹果啊!”
  
  几人猛然抬头,只见一身着半黑半白夜行衣?的蒙面人站在墙头,虽然看不清面目,但一双细长的眼睛却足以令众人无法移开视线。
  
  那怪人突然道:“大胆包子,我追了你七天七夜,没想到你竟还敢当街售卖违禁物品,我要代表党中央、代表青少年保护委员会消灭你!!受死吧!”
  
  包子抄手举起篮子,挡住了怪人攻击道:“我卖的哪里是违禁物品?你说,你说……说不出我告你诽谤!”
  
  怪人从怀中掏出大把大把的黄瓜等物:“难道这还不够违禁?我鬼尘是不会冤枉好人的!”
  
  未及等到包子的回答,怪人又指着一众人道:“还有你们,我刚才得到举报,这里可能会产生大批量的计划外生育事件,我要代表计生工作委员会,消灭一切可疑的种子!”
  
  说罢,清冷的目光在众人间一扫,忽然神情一滞,脚步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
  
  只见这个自称鬼尘的怪人一扫方才冷冽,激动万分地叫了一声:“府天,我终于找到你了!”
  
  小弓敏感地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当下飞身拦在鬼尘面前喝道:“你想干什么?”
  
  “我……”鬼尘犹疑了片刻,突然又卷起一道旋风变成一黑一白两个人影掠过,小弓拦得住一个拦不了第二个。
  
  只听白影哈哈大笑道:“谁说鬼尘只有一个人,鬼即是尘,尘即是鬼!我既是鬼也是尘,啊哈哈哈!”
  
  no.11(鱼易雨笔,客串小鱼仙女,《绣色》此女是坏人!竟然想吃独食!)
  
  话说小弓只拦住了一个,正着急,天空中忽然下起樱花雨,一个紫色身影仿如天外飞仙,踩在樱花片上飘飘而来,一落地就帮小弓拦住了一个身影,魅惑的红唇抛出一句话:“尔等何人,也敢拈指天哥哥,就不怕我小鱼仙女了么?”
  
  要知道,小鱼虽为仙界中人,凡心未减,小鱼仙女在天上天天偷窥凡间,某次看见了府天哥哥一眼便认定了这是她命定那个人,看见今日众人群p天天终于不顾天界规矩,私自下凡寻找天哥哥,如今情敌见面,这怎不叫她妒火中烧?
  
  仙女也是人修成的,心中一愤怒,拿出仙家宝贝彩虹卡,一指众人说:“我让你们缠着天哥哥。”彩虹卡过处,众人的身体全变了,变得又高又大,竟是比平常的身体大了三分之一体积,这下子全呆了。
  
  待得众人发呆时,小鱼仙女拉起府天哥哥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轻声说:“就算是为仙,也不能阻止我爱你!”
  
  众人黄瓜西瓜南瓜北瓜冬瓜呆瓜群p秘籍包子馒头苹果……
  
  no.12(柳寄江笔,客串神柳,《大汉嫣华》又来一个抢人的,太不和谐了,用上帝之手浮云之)
  
  依澜湖波光大作,其中忽然长出了一棵柳树,越长越高,少女从梦中醒来,“我已经在这座湖中沉睡了千万年,是谁,把我给从梦中吵醒了?”
  
  她是上古神邸,五千年前,有邪魔要颠覆这个天地,她的爱人为保存天地,与邪魔做殊死斗争,最后同归于尽。神柳悲恸欲绝,自愿沉入湖中,永世不醒。
  
  然而不是真的不醒的,她的苏醒需要一个机缘,当这座湖边出现两个呆瓜,一个猥亵大叔,三个熟女,一个小贩,一个会分身的人,以及一个仙女,然后,他们要np,她就可以从沉睡中苏醒。
  
  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定的这个机缘,因为偶然性太强,所以数千年来,突然她都无法醒来。
  
  然后,某一天,湖上出现了一张水床。
  
  神柳的心乱了。
  
  她浮出水面。
  
  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这个世界已经变的和她记忆中的完全不同,众人之中,她还是第一眼看到了那个人。
  
  那个她心甘情愿为他沉睡千万年的人。
  
  “天府。”
  
  府天不认识水中出现的这个人,但是心里头还是莫名的难过起来,“这位姑娘,你认错人了。我叫府天,不叫天府。”
  
  神柳摇头道,“不管怎么样,我认定了你就是我的天府。”
  
  她瞧了瞧小鱼仙女,“这种破烂卡,你也好意思拿出来用。仙界真是没有人了。”
  
  “很多年前,天府曾经送给我浮云卡作为定情信物。”
  
  浮云卡于是把彩虹卡浮云了,于是众人都变回来了。
  
  大家都很感动,于是决定把府天让给神柳了。
  
  哇哈哈哈哈——这可能吗?
  
  no.13(当当笔,客串当当公主,怎么也要有个富贵搭上个关系对吧?《珍腴记》的公主来抢美男啦!当然,也被小弓的上帝之手浮云鸟~)
  
  “好你个神柳!本公主一日不在,你就现形祸害人间呀!呔!看招!”众人只听得横空一声娇叱,便见一个霓裳女子身形极是灵巧由半空翩跹飞落。
  
  神柳见状,暗道来者不善!一个激灵便意欲化形遁去,当当公主眼明手快,红袖玉手一伸,掌中激射出一线金丝,将那欲逃之夭夭的神柳紧紧捆扎,神柳丝毫不得动弹,不禁哭丧着脸着央道:“公主,神柳知罪!神柳再也不跟公主争府天哥哥了,像府天哥哥这样的绝世美男,只有世上最美丽无双的当当公主才可以配套……”
  
  当当公主听罢,不由得柳眉倒竖,一跺脚:“呔!配套?!不会说不许乱说,府天哥哥与本公主那是连理枝比翼鸟,天设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当当公主情不自禁也朝着府天哥哥走去,两人深情对眸,神柳见状,只暗道此时不逃更待何时?便哧溜扎脱当当公公的掌中金丝,化形逃去。那鱼儿见神柳跑路,吓的胆战心惊,跟风跑路了!
  
  当当公主再也不理许多,此刻只要有爱,天地皆是等闲!
  
  府天哥哥!
  
  当当妹妹!
  
  两人紧紧相拥而泣,梦里寻你千百度,蓦然回首,原来——你被众美女劫持在此地,还差点失了身!
  
  府天不禁抬起当当公主的下巴,双眸无限深情疑望住眼前的女子,两人忘记时间,忘记了天地,更忘记了方才一切的不快,渐渐凑近,凑近,粉唇终于胶着一起。
  
  呃?水床呢?水床!快!道具!此时水床要及时送上前来,因为当当公主要和府天哥哥天人交战了!
  
  正在危机时刻,易楚伸出一只脚代表大众狠狠的踹了过去,梦游中的当当公主一个踉跄向前载去,手胡乱挥舞的时候,不小心抓住了什么,只听见旁边有人在叫,“完了,猥琐男楚生也掉下去了!两人不会发生点什么吧?”
  
  好几个声音齐声问,“那谁比较吃亏呢?”
  
  no.14(江幻尘笔,客串尘尘,《王爷的小酒娘》尘尘说她被咱们污染了,,,哦也!好色哦~青出于蓝嘛。)
  
  正当众人的注意力被楚生和当当公主吸引过去时,原本分裂成一黑一白两人的鬼尘悄悄的聚到了一起。
  
  “喂,现在怎么办?”白衣的捅了捅黑衣的。
  
  黑衣两眼放光的看了看湖心中的府天:“不管怎么说,他、我是一定要的。”
  
  白衣眼珠一转,一双圆眼忽而眯成弯弯的两道,“这就是你成天念道的府天哥哥?有意思。”
  
  “我警告你,不许跟我抢!”黑衣眼神略显阴沉的看着白衣,而白衣那双乍一看平淡无奇的眼睛,此时光华流转,异彩纷呈。独卧于依澜湖心的府天若有所觉般看向岸边,对上白衣的那双眼时,微微皱了皱眉,眼中滑过一抹戒备。
  
  白衣挑着眉毛勾魂一笑,道:“是好是坏,先抢来试试再说。你抢我抢,还不都一样?我是尘,也是鬼嘛。”话音未落,身形已然跃向湖心,中途因为内力不足,在湖面上一个借力,落到水床上。
  
  方才挣脱当当公主的八爪鱼般的束缚浮上水面的楚生,一脚又被白衣踩了下去,再次浮上来时气急败坏的拍打着水面叫道:“你是谁啊!”
  
  然而没人理他,府天不自觉的捉紧了襟口,走向自己的这个女孩,笑眉笑眼,就连酒窝都是轻轻浅浅的,但却让他不由自主的感到一股寒意,与一见他就扑上来的鬼尘不同,尘鬼身上荡漾出一股阴冷的愉悦感,仿佛她把自己当作了玩具……对!就是玩具!
  
  退无可退的府天,眼睁睁看着那只白皙纤长的手覆在自己手上,轻佻的换了个圈,身子紧跟着便贴了上来,尘鬼扬起的小脸上满是纯真的笑意:“府天哥哥,有人抢,才是好东西,让我来看看,你究竟哪里好。”说罢,那手竟是想着府天身下探了过去。
  
  府天避无可避,紧咬着下唇闭上双眼,脸上一片潮红。
  
  岸边众人见状争相跃起,“靠之!想独占,没门!”
  
  no.15(那那笔,客串天雷那那,《君王侧》抢戏已经成为一种风尚,猪头那那竟然写了一千字!)
  
  当当公主左手一线金丝射向鬼尘右臂,被她一个闪身躲过。当当公主左手一个法诀,原来那根金丝立刻似断线的风筝飘去,新的金丝再度切近鬼尘左臂。那边小弓、苹果、梦妞、神柳、小鱼等人也是各出法宝,一时间热闹非常。
  
  正在众女大打出手的当口,天际飘过一抹彩云,当当公主之前脱手的那根金丝去势不止,直直撞到了彩云上,引得彩云上昏睡的某人一声闷哼。
  
  “好疼啊!”从彩云上爬出一个人影,她极没形象地揉着自己的屁股,对底下大发雷霆道,“谁打扰本座睡觉!”
  
  随着她这句话,天上电闪雷鸣,天雷滚滚而下,准确无误地击向缠斗中的众人。好在下面这些也不是吃素的,都一一躲开了,便是小呆瓜小呆梦也被及时反应过来的府天一手一个抱着躲开了天雷。
  
  “惨了!”小弓抬头看清来人,立刻掩嘴惊呼道,“是天雷那那。”
  
  却说这天雷那那是谁?那那伴随天雷而生,她从何而来却是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当众仙成神遭劫时,她就必然会伴随天雷出现,久而久之她竟也成了神,主司天雷劫。
  
  底下所有成仙成神的基本都在她手上遭过劫,想起那五雷轰顶的七日夜自然都脸色惨白。没成仙的也多是修道中人,多少也听说过天雷威名,对这位未来会遇上的那那也是敬而远之。
  
  “谁吵了本座睡觉!”那那从云端一跃而下,她一身淡紫色衣衫,周身隐隐有雷光相护,一看就知道功力深厚。
  
  她这话一问,众人齐齐往后退了半步,把当当公主给卖了出去。
  
  那那看着当当公主极为恼火,她左手射出一道闪电,直冲当当公主,口中还喝道:“你知道我睡一次觉多不容易吗?”
  
  “不可!”那时,府天的身影忽然出现,扑到当当公主身前,生受了这记雷光。
  
  “府天哥哥!”
  
  “天府!”
  
  “天哥哥!”
  
  众女见他受了雷光倒地,也顾不得煞星当前,纷纷冲出去查看心上人的伤势。
  
  “别担心,我没事。”谁知,府天却没半点事情,刚才那雷光一闪竟融入了他的体内。
  
  “咦!”那那这时倒对府天有了兴趣,因她周身的雷光,旁边众人一靠近她就觉得身体不适,纷纷躲开。她顺利走到府天跟前,伸手搭在他的肩上。
  
  府天脸上绯红,他死死咬着唇,身子一颤一颤的。
  
  “府天哥哥!你怎么了?”小呆瓜见府天这个样子,正欲扑上前,却被那时烟花一把提了起来,“放手,府天哥哥被那个天雷害了。”
  
  “小孩子不懂别乱说话。”那时烟花风情万种地一笑,说道,“他分明舒服得快要不不行了。”
  
  果然,府天仿佛是迎合着这句话,竟断断续续呻吟了起来。他一边呻吟,一边勉力克制的样子,直引得周遭众女口水直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