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无之上 > 第148章 击杀圣使

第148章 击杀圣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祖大惊失色,一闭眼道:“完喽!”
  下一刻王禅人影消散,那只是一道残影。王禅不敢再与昆仑圣使正面相对,他相信若是再受第二掌,自己必定一命呜呼。王禅使用移形换位朝着远处逃遁。那昆仑圣使紧追不舍。
  太初正在观战王禅与那昆仑大师兄对战,忽然一道强横的杀气朝着自己而来,太初心中一震,转身看去,昆仑女圣使出现在太初面前,二人相对而立,相聚三十米。
  那女圣使看李太初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完全不把这个威震五洲的少年放在眼里。李太初在她看来就是一只蝼蚁,生死只在她的一念之间。挥手之间这李太初就能取了李太初的性命。
  仙门弟子看到这一幕,不觉感叹,窃窃私语。恐怕今日这王禅老祖和李太初就要陨落了。五洲大陆修为最高的也就是筑基期,昆仑圣使可是金丹期修真者,那是神一般强大的存在。不是五洲仙门可以对抗的了得。虽然五洲仙门的宗师们善于使用符箓和阵法,可在绝对强大面前,一切手段都是那般的滑稽可笑。稳坐八祖之首几千年的王禅老祖又怎样,还不是被圣使追着跑,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真是可惜了这绝世天才李太初,星光乍现,转眼陨落。仙门弟子叹息连连。
  五洲仙门众弟子虽然对欣兰门没有好感,毕竟是那五洲冒出来和他们抢夺修真资源的人。可李太初年纪轻轻成为与八祖争长短的强者,他们还是很佩服的。就这么被圣使抹杀了,还有有些惋惜的。
  梨山老母摇头叹息:“哎,可惜了这李太初,这可是五洲命最短的宗师了。”她明白,昆仑圣使要杀的人,没有人可以活下来。在五洲大陆,他们就是天,就是活阎王,随时掌控着五洲修真者的生死。他们对昆仑圣使只能摇尾乞怜,尽量讨好,不敢有任何一句悖逆之言。
  此次梨山老母前来沧源仙道,也未两位圣使准备了不少礼物。虽然那些东西未必入得了昆仑圣使的法眼,可礼多人不怪,哪有人嫌弃礼品多的。这些礼物至少表明了五洲八祖对他们奉若神明,毕恭毕敬的态度。
  陈抟老祖眉头紧蹙,他还是很看重这个后起之秀的,本以为这李太初或可改变五洲格局,为五洲仙门输入新鲜血液,可万万没想到,李太初筑基还不到一个月就要一命呜呼了。
  他有心出手帮忙,看看王禅的处境,最终还是没用勇气动手。他若是出手,白白搭进去一条命而已,根本救不了李太初。陈抟在心中感叹,自己真的是老了,若是年轻时候的他,做事从不考虑后果,只凭心中的好恶行事。人老了就活成了人精,做事总是顾前顾后,利弊权衡。这就是长者不如年轻人的地方。他们做事虽然老成持重,可缺少了年轻人的闯进。
  陈抟看向其他八祖,心中盘算,若是八祖同时出手,凭借他们的法宝和符箓,或许有一搏之力,虽然不能把两大圣使怎么样,但是分庭抗礼还是能做到的。
  梨山老母看见陈抟的眼神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还没等陈抟开口,梨山首先开口:“陈抟,你可别冲动,就算今天与两大圣使打成平手,你可别忘了,两大圣使身后是整个昆仑仙境,难道你要看到昆仑仙境血洗五洲仙门吗?”
  陈抟听了心中一颤。昆仑仙境虽然不敢动五洲百姓,可他们对五洲仙门却毫无顾忌。若是昆仑仙境想要诛杀他们,不要说对抗,就是逃都未必逃得掉。
  “咳咳,我赞同梨山的意见。王禅是不是老糊涂了,有这等宝物怎么能在圣使面前拿出来显摆。我看他是在五洲作威作福太久了,做事没了深浅,命已当绝了。可这个小兄弟到底哪里得罪了圣使,为何圣使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呢。哎!事已至此,各凭天命吧。”白猿老祖干咳两声,也是摇头叹息。
  其他三祖闭目养神,默不作声。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
  陈抟终于还是有点忍不住,对梨山道:“达摩和彭祖的心境修为远在你我之上啊,这种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心境,恐怕我再修上千年也未必做得到。”
  那三祖的心性还真是了得,陈抟这般奚落,他们如同未闻,依然是心无波澜,双目微闭,眼观鼻,鼻问口,口问心,心中无物。
  昆仑女圣使以俾睨天下的气势,手持一把宝剑,把手轻轻抬起。
  “你是自杀呢?还是等我出手?”
  李太初暗道,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她要杀我,若是刚才偷袭岂不是一击毙命。不过从做事的行为也看得出她内心的高傲。
  “少废话,生死自有天命,岂有自杀之理。不过动手之前,不防告诉你一声,我已经得了《小五雷天心正法》的真传,鹿死谁手,还为未可知。”
  李太初的话决绝阴冷,毫无角色,他已经准备殊死一战了。
  女圣使听到《小五雷天心正法》,身体一震。五雷正法就是整个昆仑仙境也是无人不知的。那东西强行驱动天神,本就是逆天行事,若是祈晴秋雨,造福一方还有情可原。但要是用于仙门争斗,互相残杀,恐怕要遭到天谴。修炼到他们的境界都不容易,可没有胆量触怒天威。他们虽然不敢窥视五雷法,可对五雷法的威力还是略知一二的。
  看来我要速战速决了,女圣使眼中寒光一闪,善意尽显。她身形一闪,已经到了太初面前,一剑刺出。
  她的剑法可没有白猿剑法的精妙,完全是直来直去。可就是这直直的一剑,太初可以肯定,这一剑的力道和速度,白猿老祖就是剑法再精妙也抵挡不住。
  就算对方是直来直往,太初也来不及躲闪,正所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太初以黑色匕首相迎。兵器碰撞的声音过后,双双被震退。
  仙门弟子一片惊呼。
  女圣职目光中尽是惊异之色,她这一剑虽然不是全力,可也不是一个筑基期可以抵挡的了的。她这一剑下不知道杀死过多少个筑基期。
  “你……你竟然接下了我这一剑?”
  不要说昆仑女圣使震惊,就是太初自己也震惊,这昆仑圣使可是金丹期,就算是金丹初期也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怎么这攻击如此弱。
  自己从来都是用飞剑攻击,用玄玉手的玉玄水滴攻击,从来还没有实打实的与人短兵相接。这让太初信心倍增。看来自己飞剑不行,但是近战似乎与这金丹期不相上下。
  李太初是修真刚入门,对修真者的战斗完全不了解。只有在五洲大陆的筑基期修真者才会用飞剑杀人。在昆仑虚,从来没有人用飞剑攻击别人,那无异于把自己的宝贝送给了别人。
  五洲众仙门弟子一阵骚乱,在他们心里,女圣使那一剑之后,太初应该是个死人才对,怎么这李太初竟然一点事也没有。估计是圣使这一招只是试探,根本就没想杀他。可就算躲过一次攻击又能怎样?下一招恐怕就殒命当场了。就连八祖之首的王禅老祖,都逃的那般狼狈,靠着移形换位阵法才堪堪保住性命。何况是区区李太初。
  下一刻,那女圣使已经到了太初的身后,一剑刺穿太初的身体。人影涣散,那只是太初留下的一道残影。
  太初大惊,不愧是金丹期,好快的速度。虽然力量相差无几,可速度上,自己还是慢了许多。还好在那危机关头,太初操纵九宫飞星阵法,瞬移出十几米。
  女圣使比太初还要震惊,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怎么这五洲大陆的修真者都会瞬移?你们必定是有瞬移功法,赶紧交出来,我就饶你们不死。”
  瞬移的身法都是传说中的大能才会使用的,圣使又惊又喜,惊的是这李太初竟然可以瞬移,喜的是,她若是得了这瞬移功法,自己在昆仑仙境那就横着走了。就算打不过,保命还是绰绰有余的。可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太初嘿嘿一笑道:“你哪里来的这般自信。告诉我如何解开葫芦王周围的禁止,饶你不死。”太初的话说的及其阴冷,两眼如同看死人一样盯着那名女圣使。
  女圣使脸色大变,衣袍颤抖,她竟然真的害怕了。
  八祖看着这李太初竟然与昆仑圣使的金丹期打个势均力敌,不由得瞠目结舌。彼此之间窃窃私语,这李太初隐藏的也太深了。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看我拿你性命。”说着,那名女圣使冲向李太初。
  太初不慌不忙,三道人影闪现,一个站立在原地不动,一个出现在女圣使的身侧,一个出现在女圣使身后二十米处。
  刹那后,人影消散,只有女圣使身后二十米处的李太初是真身。
  女圣使还想动手,身形一动,后背一阵凉风,道袍散落,露出雪白的后背。就在刚才交手的一刹那,太初用匕首划破了她的道袍。
  那女圣使又羞又怕。对方可以轻而易举的划破自己的道袍,那就是说他要取自己的性命只是举手之劳。她面色铁青,浑身颤抖,身体一动不敢动。看向远处的男圣使,大叫道:“师兄救我!”
  此刻的男圣使把王禅困在了方圆几百米的区域,那王禅无法逃走,圣使也抓不到他。但此刻的王禅也是险象环生,浑身伤痕累累。整个衣衫都被鲜血染红了。他想逃走,可又离不开仙岛。离开这个岛屿,没有了移形换位的阵法,那圣使一刹那就能杀死他。可移形换位阵法范围小,他在一个阵法到另一个阵法,需要不停的启动不同的阵法。更换不同的阵法操控自然时间会慢上许多。再有片刻,恐怕那王禅就要丧命圣使之手了。
  梨山老母已经看明白了,这李太初完全有能力击杀两位圣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李太初也会瞬移,估计多半是在这岛上布置了辅助类的阵法,若是离开这个岛屿,恐怕李太初对抗圣使未必这般轻松,谁胜谁负还是未知数,她急忙对太初大喊道:“太初道友,不能放过昆仑圣使,他们不会放过五洲修真界,事已至此,只有鱼死网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