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无之上 > 第146章 白猿剑道

第146章 白猿剑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祖只见的论道可谓实至名归,虽有唇枪舌战,却没有实质性的打斗。用这个论字很是得当。
  下一场比试是剑道。按照太初的想法必然是两两以剑决斗。实际却与他的想法大相径庭。打斗难免有人受伤,影响和气。
  只见范蠡让弟子们搬过来一个个的木桩,木桩上都刻有名字。那些木桩五米一个,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场中。
  有八根木桩孤零零拍在最前面。这自然是八祖,其中有一根是属于李太初的。范蠡在默不作声的情况下把太初排入了八祖之列,此举让王禅很是不满,恶狠狠的瞪了范蠡一眼。
  论剑的比试规则确实是两两对战,对战二人需要保护自己的木桩,并攻击别人的木桩。这个攻击过程只能使用飞剑。租后在场中剩下的木桩就是胜者。两个对战者都不能碰触到其他人的木桩,若是不慎将其他人的木桩损坏,说明他们的御剑术还不到火候,两个比试者会被双双淘汰。
  为了减少比赛时间,在各派掌教至尊的监护下,会有多组弟子同时进行比赛。弟子们比赛结束后是掌教和十二圣。十二圣的胜出者可以挑战八祖。
  这场比斗,甚是精彩,太初可开了眼界。在太初的心里,飞剑只是飞出杀人,不是刺就是砍,如此而已。这场观战让太初对御剑术有了震撼的领悟。
  一员银盔银甲的女将,手持凤嘴梨花枪,器宇轩昂,别样的娇艳。她站在场中,真是一道别样风景。这人正是十二圣之一,梨山老母的弟子,樊梨花,筑基初期。
  樊梨花,那枪时而抖出枪花,打出无数道幻影,太初都没有看出那条枪是真的,哪条枪是假的。那枪时而如同游蛇,神出鬼没,左突右冲。时而盘旋引动旋风,飞沙走石遮挡视线,那枪成了暗杀器。
  太初也是用枪的祖宗,曾经创出鬼枪决,靠着这套枪法威震武林,勇挫五国十二宫。看到樊梨花的枪法,自愧不如。自己不善于用剑,更善于用枪,只可惜自己的法器只有一柄黑色匕首,下品法器。这法器个头小,很难发挥出枪的威力。
  樊梨花手中的那杆银枪名叫凤嘴梨花枪,也是下品法器。可与太初的匕首不可同日而语。仅从重量上将,太初的匕首重不到半斤,樊梨花的银枪至少有五十斤。是太初匕首重量的五十倍。两者撞击,胜负可见。太初的法器是武祖炼制的,对方的枪是筑基期的修真者炼制的,两者自然做工也有差异。
  修真者到了筑基期,能用灵元力加持燃烧,发出灵元白火。已经具有了铸造下品法器的本事。太初没有学过铸器术,至于怎么用灵力加持火焰燃烧,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即便是他会发出灵元白火,下品法器需要启灵乌金作为材料,启灵乌金可不是萝卜白菜随处可见。那材料极其稀有。
  樊梨花一条枪用五十斤的启灵乌金,何其奢侈。估计也只有八祖才能有这手笔。
  当初武祖遗迹那名统御武林的至尊,也才获得两三斤的启灵乌金而已。那已经是传世之宝了。
  梨山老母能为徒弟使用五十斤启灵乌金打造这凤嘴梨花枪,足见她对这个徒弟和气疼爱了。
  樊梨花勇挫十五仙门,十二圣,成为胜出者。她站在场中娇声道:“白猿老祖,希望您可以给晚辈指点一下剑道。”
  这话说的客气,就是摆明了挑战白猿老祖。五洲修真弟子无人不知,白猿老祖的剑道那是亘古一绝。白猿是武术的鼻祖,曾经创出一套越女剑法传于越女,所向无敌,助越灭吴。
  樊梨花的枪术大有超越八祖的趋势,比她的恩师梨山老母已经不逊色几分了。初生牛犊不怕虎,那身上带着一股傲气,开口就要挑战八祖最强的白猿祖师。
  白猿老祖也不客气,三尺长的越女剑凌空而起。
  “越女剑,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
  这是白猿老祖刚出道时创出的越女剑法。那时候的白猿老祖还紧紧是一名武皇。现在的白猿老祖早已超出这一境界。白猿使用这套越女剑法与樊梨花打斗,足见他已经留手了。一枪一剑战在一处。
  梨山老母疼爱徒弟,怕徒弟吃了亏打击了信心,可也为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弟子骄傲。她盯着二人打斗,神情有些紧张。
  樊梨花全力以赴集中精神与白猿打斗。白猿老祖确犹如闲庭信步,一边与旁边的祖师们聊天,一边操控越女剑。
  凤嘴梨花枪重而诡异,越女剑轻而灵动。梨花枪每一招都惊天地泣鬼神,越女剑每一剑都轻描淡写弱不禁风。明明是一柄弱小的法剑,却完全压制了那刚猛的银枪。樊梨花的木桩已经被削去了大半。白猿不是一剑劈碎木桩,而是一片一片的往下削,打斗中带有几分戏弄,樊梨花只有频频防守,根本没有进攻的机会,此刻已经香汗淋漓。
  这把太初都折服的枪法,此刻竟然被白猿老祖轻描淡写的越女剑撩拨至此,太初也是一脸的汗颜。这白猿老祖的剑道果然名不虚传。东海论道,不虚此行,自己欠缺的太多了。筑基成功,自以为天下无敌,此刻才知道自己多么不堪一击。单轮剑道,自己就是一百个也不够白猿老祖杀上一炷香时间的。自己回去可要闭关勤学苦练。
  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剑对枪,剑是吃亏的。那剑最多也就不过七八斤重。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弹开那重五十斤的钢枪。
  这是怎么回事?逐渐的,太初发现,白猿的剑每次与梨花枪碰撞都是有一个蓄力的过程,或是通过盘旋蓄力,或者是通过射程蓄力。每次碰撞都不是直来直去的短兵相接,而是通过梨花枪侧面轻轻碰撞改变梨花枪的力道和方向。
  这给了太初不小的启示。若是自己的匕首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呢?他不自觉的把匕首飞入空中,学着白猿老祖的路数,操控那匕首。
  太初发现,功力强并不是对御剑完全没有优势,以前与王禅老祖打斗,被他的枪法压制才会有这种感觉。太初这般练习,他似乎觉得白猿老祖的剑太慢了,远不如自己。如果是自己的匕首与那梨花枪打斗,同样的招式,似乎可以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修为高,功力强,御剑的力道更强,速度更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