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无之上 > 第139章 遭遇劫匪

第139章 遭遇劫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欣兰城通往东海岸的管道上有一行三人,一个文弱书生,两个老家奴。文弱书生有十五六岁。老家奴一年一女,男的白发苍苍,女的半老徐娘。
  这三人正是李太初带着范蠡和西施。当然,三人都画了装束,不是原来的模样。太初有天幻神石,可以随心所欲的变换外形,虽然只是幻术,可足以骗过肉眼凡胎。范蠡和西施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一套易容的本事,身体虽然不能改变,但是脸上的五官可以通过揉搓按摩变成任何想要的样子。
  小黑蛇藏在太初怀里,整日就是一睡字。太初真是羡慕小黑蛇这功法,越睡越厉害。小黑蛇的功法叫《太虚元力道》,那是妖族的功法,不适合自己修炼。据小黑蛇说,那是元力大道本源,三界最厉害的功法。这功法太初也试着修炼过,差点走火入魔。太初不住的惋惜,这么好的功法自己反而不能修炼,只能镜里观花,干着急没办法。
  没走出多远,遇到一路押镖的队伍,这个队伍有几十辆神行车,两排并列而行,速度并不快。队伍最前面的车上有一杆大旗,旗子是三角状,旗子上绣着一个大圆圈,圆圈里绣着一个大大的“镖”字。队伍前面一辆车上有六人,后面一辆车上有六人,中间的每辆车上载着满满的货物,用帆布包裹的严严实实,有一个人在驾车。押镖的队伍修为并不高,一般是武王和武师,前面车上有一个武皇,后面车上有一个武帝。
  太初这些人,说白了,不接地气,一直征战杀戮,都是和江湖武林上层打交道,民间的事情他根本不了解。
  范蠡见太初总是打量那对镖车,大概明白太初的对这押镖的队伍感兴趣,急忙迎合太初心思道:“小祖,我想咱们若是能和这镖局搭伙前行,会更加隐蔽一些,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您若是没有意见,我愿前去与镖局的人商量一下。”
  太初点头,三人加快神行车,赶上镖局最后一辆车。
  范蠡开口搭话:“师傅好,不知道咱们镖行的队伍是去往何地?。”
  那领头的武帝见有人搭讪,很是警觉。打量说话之人,见一辆神行车,上面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个半老徐娘的妇人,还有一个十六岁左右的文弱书生。看不出身上带着修为。表情放松下来,微微一笑道:“我们去东海码头。转水路,去水之国。”
  “刚好同路,我家少爷要去迎亲,一路行来恐有盗匪,可否与队伍搭伙同行?我们可以支付一些银两。”
  那镖头有些犹豫,干了一辈子押镖的行当,最怕陌生人搭讪,十有八九是有不良目的。若是不慎丢了货物,回去怎么交代。
  车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笑嘻嘻的开口道:“既然是去迎亲,必然带着不少财物。我们跑江湖的出门在外讲的就是多交朋友,一起同行也无妨。”
  太初打量着姑娘,眉目清秀,武者打扮,不擦胭脂不施粉黛,可也是惊艳群芳的小美人。眉宇间有一股豪气。
  镖头瞪了那姑娘一眼“闺女,你忘了出来的时候怎么答应我的。”他训斥这女儿,可既然女儿答应人家了,也不好再推辞,很是尴尬,不自然又不情愿的道:“既然小女答应了老先生,那就一起同行吧。不过,这段时间押镖路线都不太平,时常有人劫镖,你们不可去队伍之中,跟着我们的车并列而行,若是见到打斗,就先逃走,莫要靠近伤了性命。”
  范蠡做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急忙站在神行车里,深施一礼:“我这里谢过镖头了。”他们跟在镖局的队伍,与镖头的车并列而行,相聚不到两米,任谁看了都以为这是镖局里自带的人手。
  那镖头的女儿见车里有个同龄的少年,五官俊俏,默不作声,很是文静的样子。居然举动与太初打招呼。丢过一袋水,开口道:“我叫秦可儿,小哥哥叫什么名字。”
  “我叫冷无双。”
  太初这话一出口,一车人都是震惊,朝着太初看过来。太初忽觉自己犯了个错误,以前是为了隐藏身份,取名叫冷无双,如今的冷无双可是威震江湖的人物。自己还说叫冷无双,这不等于自找麻烦吗?
  那姑娘也是惊讶的问道:“你是欣兰门祖师冷无双?”
  太初故作镇定,尴尬的一笑道:“妹妹你可别嘲笑我了,我哪里敢和人家祖师比,刚巧重名而已。我家祖居欣兰城,自家有一个小门面,经营药材生意。”门面和店铺还是有些区别的,门面更小些。
  众人一听,松了口气。那镖头上下打量李太初,觉得眼生,或许真的是重名吧。
  “我们世代在欣兰城做押镖生意,在欣兰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镖局,欣兰城大小店铺我都是了解的,不知道公子家的店铺在什么位置,叫什么名字?”
  这镖头对太初明显是不放心,可这话还真是把李太初给问着了。太初在原唐武城城南很偏僻的一条街道上确实经营过一家药材门面,那时候自己还是不会武功的小孩子,为了重振家声,潜心研究医药,想靠着丹药翻身。后来医术小有所成,混进唐武城。那时唐武城,还是神机门的老巢。现在早就没有唐武城了。欣兰城以欣兰门为中心发展,是原本唐武城的几十倍。唐武城变成了欣兰门北面的一个外城。
  太初只是在原唐武城短暂的呆了一段时间,对唐武城一点也不了解。对现在的欣兰城更是一无所知。只能硬着头皮道:“在欣兰城北城南边有一家两米宽的小门面,门面是个帐篷,门面后有一个四方院落。”
  太初当初在那里买下了那个院子,干了没几天,骗了神机门掌门一笔钱就跑了,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地契都不知道放到那里去了,回想一下,好像是给姐姐了。现在的欣兰城,几乎整个城池都是欣兰门的。只有老唐武城区域还有私人地契产业。虽然时隔多年,按说这个地契还是有效的。既然有效,自然除了太初没有人再去那个地方经营,必定已经荒废了,自己就算说了,这镖头也不会知道。
  那一车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太初,看的太初直发毛,心里暗想:“难道他们发现什么了?”
  小姑娘瞪大眼睛,完全不信的说:“两米医棚!那家门面是你家的?”
  “姑娘知道是哪家门面?”
  “当然知道。如今的欣兰城百姓都能接到欣兰门的生意,各个富甲一方,没有一个小门面。两米医棚,如此破烂的小门面,全城如今只此一家。”小姑娘眼神里尽是怀疑。
  老镖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太初质问:“你是欣兰门的弟子?”
  “前辈为何有此一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