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无之上 > 第3章 天幻神石

第3章 天幻神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唐武城外向东南五千多里的地方有一镇店,名为左家镇,左家镇四面环山,地处偏远,这里虽然依山傍海,人杰地灵,却比较闭塞,与外界少有沟通。
  左家镇有三个大家族,分别为寇家、成家和左家。左家在镇上住,寇家在寇家寨,成家在成家寨。其中以左家生意做得最大。成家是习武之家,但非常低调,似是隐居的高人,在镇上也有生意,却很少与人接触。寇家曾经是名门望族,那都是先祖打下的基业,到了这一代已经败的差不多了,在三大家族中算是最弱的。
  成家寨有一户姓李的人家,一家四口。夫妻恩爱,无甚祖辈依靠,俩人勤勤恳恳,省吃俭用。前两年刚造了水灾冲垮了房屋,这两年修建了新房舍,再加之抚养儿女,生活比较拮据,却也其乐融融。
  丈夫李尔和妻子盛欣兰都不是本地人,这里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盛欣兰待字闺中,冰清玉洁,知书达理,是远近闻名的淑女。到了该出嫁的年龄,提亲的人踢破门槛。
  家里为女儿千挑万选,没有一个中意的。就这样,一来二去,盛欣兰已经过了二十三岁仍未出嫁。一般人家女儿,十几岁便嫁了,到二十多岁还不嫁人算是大龄剩女了。
  这一日,欣兰到庙里上香,以求得一个如意郎君,敬神不怕礼数多,欣兰见到送子观音,也便拜了三拜。夜里,欣兰偶的一梦,一个脚踩七彩莲花的小娃娃站在她面前倒头便拜,口称娘亲,欣兰又羞又喜。
  第二日早上醒来,欣兰忽觉身体不适。母亲担心女儿,请来大夫诊病,大夫告知欣兰已怀胎有孕!这下可急坏了一家人。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突然怀孕,传出去如何了得!谁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日之功,全村尽知。
  欣兰天大的冤枉,可和谁说谁也不信,就连母亲都不信她,哥哥嫂嫂们更是以他为耻。自己冰清玉洁,却受到了这般的愿望,便有了自杀的念头。
  她在傍晚时分,独自一人来到河边,泪水噗簌簌的往下流,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为何遇到这般诡异之事,这叫我如何做人,想到此处,欣兰飞身跳入河水中。
  “姑娘,姑娘,你醒醒!”欣兰听到有人叫她,头钻心的痛,她睁开眼睛,见一瘦小的男子蹲在身前,那男子一身的书生打扮,自己则躺在河边,浑身衣服都湿透了!
  “是你救了我?”
  “对呀,姑娘为何寻死?”
  “你为何多管闲事!”欣兰大怒,一把推开那名男子,起身再次冲向河水。
  那男子急忙拉住欣兰道:“姑娘有何苦衷非死不可,或许我可以帮你!”
  “老天给的命,谁也帮我了我!”
  “话也不能这么说,命运二字七分是命,三分是运,命是天定的,运是自己走的。灾祸是你注定的劫数,你今生过不了的劫难,来生还是要过的。无论命如何,我们都应当坚持走下去。”
  “事情没有轮到你身上,你当然这么说!”
  “姑娘,你怎知我便没有劫难呢?不如你把心情平复一下,咱们慢慢说,什么问题都有解决办法。”
  欣兰看此人诚恳,便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李尔听了大惊道:“如此说来,你腹中的胎儿是天命指定之人?!”
  欣兰一听,脸上的愁容褪去八分:“可我该怎么办?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地!”
  “姑娘,实不相瞒,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只知道我叫李尔。五年前我从昏迷中突然醒来,发现自己深夜躺在荒山之中。懵懵懂懂的在山中行走,却捡到了一个弃婴,我一边打探身世,一边独自将女娃抚养长大,如今他已经五岁了。姑娘若不嫌弃,咱们远离此地,找一处村落,共同把两个娃娃抚养成人可好?”李尔说的诚恳,欣兰也心动了,自己寻死可是一尸两命,孩子是无辜的。
  “爹爹,阿姨为什么不想活着,活着多好啊!”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躲在李尔身后,一直没敢说话,这时鼓起勇气开了口。
  欣兰见那小姑娘面目清秀,聪明伶俐,甚是可爱。再也没有了寻死的心思。
  从此,他们便流落至成家寨,在此安家落户。别人问起他们的身世来历,他们便说是家乡造了匪,全村都被杀光了,他们是逃出来的。邻居们也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谁都不会故意碰触别人的痛处,也就没人再问了。
  李尔少言寡语,一看就是忠厚老实的人。干活勤勤恳恳,早出晚归,无一日休息懒惰,不赌博,不酗酒,不偷不盗,人品一流。这等好人也是难寻,盛欣兰也不再关心他的过去往事,对李尔爱意浓浓,对这个丈夫是心满意足。
  怀胎十月,欣兰怀中的娃儿要出生了,那一日天崩地裂,夜里的天空亮如白昼,天边的红光映天,如同天空都被燃烧了一般。
  娃儿生出来不哭不闹,很是安静,李尔把他抱在怀里,喜欢的不得了。嘴里絮絮叨叨:
  “
  太易之上尽虚无,太初一气玄黄珠;
  太始秩序有因果,太素混沌元灵出;
  太极阴阳生万物,阴阳倒转生魔族;
  神魔同根不同路,相容幻灭归虚无;
  魔掌乾坤困众神,巧弄天道造化身;
  极运凡胎成道果,重整太虚神魔分;
  太无之外复太无,命运因果定祸福;
  三千大道何人掌,悟的真谛李太初。
  ”
  然后只见他仰天高呼:“这娃儿名叫李太初!”
  五年过去了,夫妻二人精心抚养这一子一女,姐姐叫李太易,今年十岁;弟弟名叫李太初,今年五岁。
  或许这太初是忠厚老实,也或许不知道是笨还是傻,平日里寡言少语。更甚者,总是毫无表情的样子,不喜不怒,都没人见他哭过,更没人见他笑过。整天就自己一个人闷头不知道想什么,静静的发呆,见谁也不说话。左邻右舍都以为这个孩子是个傻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