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无之上 > 第101章 白衣老者

第101章 白衣老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衣老者和李太初逃走,沙哑老者气急败坏的咒骂:“这该死的小妮子,我说在神水宫解决了他们,小妮子非要在山外解决,多此一举,自找麻烦。”在神水宫,这十神七杀阵一直是加持状态,离开神水宫,布阵是需要时间的,这就让他们被动了许多。如今无缘无故折损两大阵眼,如何不让他恼火。
  
  那受伤的两个黑衣人面纱上浸出血渍,虽然不影响行走,可也伤的不轻。如果为了抓这小子,再被偷袭,折损一两人,造成无法布阵,那就得不偿失了。老者强压心中怒火,把手一挥,退回神水宫。
  
  白衣老者奔跑了一天一夜才敢停下脚步,太初距离老者二十米处也停住脚。放下怀里的淋漓。打量面前的老者。老者年龄可不小了,白衣、白发、白髯、白眉,此刻面色潮红,如同二三十岁年轻人一般的皮肤。功力高低不说,这白衣老者驻颜有术。
  
  可从功力上将,这老者第一次让李太初感觉到威胁。李太初已经是全力奔跑了,可无论是拼命加快速度,还是放慢速度,那白衣老者和他始终保持着相同的距离,这就说明对方功力至少不弱于自己。白衣老者的功力远超五国十二宫的武祖们。
  
  在五洲大陆还有这样的角色,真是让太初以外,对方是敌是友还分不清。从功法上看,对方修炼的也是《玄玉功》和《九宫飞行步》,难道他和神机门有关系?那多半是敌了。
  
  想到此处,李太初伸出一根手指,手指上白雾弥漫,瞬间凝聚出一滴豆粒大小的水滴。对面老者笑而不语,放下阿狗,学着李太初的样子,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同样凝聚出一滴水,整根手指都变成了白玉色。水滴散发着恐怖的气息。那小小一滴水,足以打穿方圆百里的山岳。
  
  “前辈接招!”太初指尖的水滴射向白衣老者。
  
  “嘿嘿,小家伙,让我老人家探探你的实力。”老者不慌不忙,手指一晃,那水滴飞向李太初。这《玄玉手》功法比太初还要熟练精通。
  
  两个水滴在空中相接,融为一体,夏一刹那,水滴爆裂开来,开山裂地的巨响,冲击波将房源十余里的山丘草木全部炸飞,光秃秃的留下一个大坑。灰尘散去,显露出四人。李太初用身体护住了淋漓。而老者用身体护住了阿狗。
  
  “小家伙,不错嘛,十一二岁的年纪竟然与我修为不相上下!”老者一脸的惊讶!他早就知道李太初是武祖三重,可十二宫的三重武祖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李太初也不例外。让他意外的是,这李太初的功力远胜十二宫的三重武祖。
  
  李太初更是吃惊不小。自己修炼的玄玉功,对方也是修炼玄玉功,都是武祖三重,功力相当也无可厚非,可是,自己的内力是通过能量大阵淬炼过得,比一般武祖吸纳的元力精纯十倍不止,按道理,就算都是玄玉手九重,自己应该占上风才对。从刚才的对决看,自己并未占到便宜。对方的功力也一样精纯!
  
  “不知老前辈是何方高人,以你的功力应该威震五洲才对,可在武林中从未听说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嘿嘿,小子,你修为虽高,见识缺少,武林中的隐世高人多得是,岂是十二宫那些跳梁小丑可以比的。”老头说话高傲无比,根本就没把五国十二宫放在眼里。
  
  这种心态李太初是可以理解的,高傲源于实力,在自己眼里,十二宫不一样是不堪一击?
  
  “感谢老前辈出手相助,不知道前辈还有和赐教?”太初摸不清对方底细,一颗心总是提起来的,他不怕那白衣老者,可凭对方的实力,一旦打起来,自己是无法护住淋漓和阿狗的。他想早早退去,以免夜长梦多。
  
  “小家伙,见到师兄不过来拜见,这么快就想走了?”
  
  “师兄?这个是从何说起?”李太初让他说的一头雾水,自己怎么可能和这老者是师兄弟呢?就凭剑圣钟不悔不可能教的了这白衣老者吧。天罗门掌门武成更不可能了吧。
  
  “呵呵,你得到武祖遗迹的真传,而那名武祖张四疯是我爹,我的名字叫张癫!你说我是不是你师兄?”
  
  “你。你。你是那千年前武祖前辈的儿子,你不是有一千多岁了?”李太初一脸的怀疑。武祖三重阳寿可到三百岁,就算多活也多不了几年,这老头活了一千多岁,怎么让李太初相信。
  
  说道年龄,老者一脸颓废,长叹一声道:“哎,都怪我资质差,闲散妙药不知道吃了,都是浪费,活不了几年喽!”
  
  太初一看说道对方痛处,有些不好意思。看样子也不像是说假话,急忙道歉:“老前辈,我是无心之失误,这里给您赔礼了。”
  
  “好啦好啦,左一句老前辈,右一句老前辈,不老也让你叫老啦,叫师兄!”
  
  “师兄好!”太初双手抱拳,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
  
  老头竟然是孩子心性,瞬间嬉皮笑脸,哪还有刚才的颓废。
  
  “小师弟,快随我回家,看我给你做几个拿手小菜,咱们师兄弟喝两杯。”老头不等太初开口,一个九宫飞行步,已经到了太初面前,拉住太初的手就走。
  
  他这老顽童的性格,却让太初难以拒绝。
  
  老者的住处距离这里不足百里,百里的路程,翻过几座山包,在一处峡谷处,老者朝下方飞去。
  
  谷底有一个篱笆围起来的小院,一米宽的小溪从门前流过。溪水清澈。小院旁边种着花儿和蔬菜。三间小木屋,屋子被修缮的整洁精致,一尘不染。这老者恐怕平日子显得发慌,没事就打扫。连屋顶都不落尘,还真是少见。
  
  院子外的小溪边有一个亭子,亭子中有桌椅。亭子边挖了一个池塘,池塘有十米见方,水有两米深,水下的鹅卵石颗颗清晰。小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
  
  老者落在地上,放开太初的手,走向亭子,向太初招招手。
  
  “师弟,别看了,小山沟沟有什么好看的。快过来坐。”
  
  太初三人在凉亭坐下,好不自在安逸。老者进了屋子,一炷香的时间,用托盘端着四个小菜一壶酒走了出来。
  
  他把四个小菜放在桌上,不紧不慢的把四个酒杯摆好,倒上酒。
  
  “师兄,我不喝酒!”太初急忙推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