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无之上 > 第74章 战土之国

第74章 战土之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冷无双并不知道自己每一场比武的对手,他站在台上没有下台休息的一丝,环视了一圈台下,你冷厉的目光,僵硬的表情,台下此刻鸦雀无声,再无人敢喧哗,更无人敢对视他的眼睛。人要想受到尊重,那首先就要有可以受人尊重的本钱,不要说冷无双的修为高低,就是这五大国都争相拉拢,谁还敢小看冷无双。如果对方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自己岂有好果子吃。
  
    “小小无名之辈,也敢如此猖狂,竟然也敢扬言一日战五国十二宫,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步履虚空走上一人,高个子,魁梧身材,须发皆白,目光如炬,脑门发亮。也是个老头。
  
    冷无双一拱手:“请问前辈是哪一位?”
  
    那老者下巴翘起,一股傲慢之气:“听好了,我那是土之国太上皇,朱友德!”言语间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这朱友德是上一届的土国皇帝,痴迷武学,退位后潜心修炼,一百年时间竟然真的从武帝修炼到了二重武祖,今年一百八十岁,以840万战力在至尊金榜的初榜排名第十一。他手里提着一把剑,乃是十大名剑之首----巨阙!!!这巨阙剑与其他宝剑有很大差别,剑身长三尺,宽三寸。剑刃锋利无比。不要说动手,就是这巨阙一上场就是一片惊呼!“看巨阙剑!”“十大名剑之首!”“朱皇果然出手不凡!”
  
    冷无双见他来者不善,也不多少废话,抓紧时间,上午争取能打五场,行了个起手礼:“欣兰门冷无双向前辈讨教几招!”这武祖都是一二百岁,冷无双八十岁自然算是晚辈了,没有极大的机缘,很难在这个年纪修炼到武祖境界。如果木国李狂,游历五洲,数十年,不知道遇到多少机缘,不到百岁就能道武祖二重境界。
  
    礼闭,冷无双直直的刺出一枪,枪的用法有扎、搕、挑;崩、滚、砸;抖、缠、架;挫、挡、花。以贼为特点,称为“兵器之王”,扎为最基本的攻击方法。冷无双这一枪,无花无抖,平淡无奇,只是简单的直接刺过去。
  
    朱友德巨阙总结前人经验,这一枪不能退不能挡,身形侧转,巨阙剑尖朝上,双手托剑柄,拨砍冷无双的枪头。
  
    那凝霜寒月在十大名剑中排名第七,都能把冷无双的枪杆被凝霜寒月剑砍出了数道缺口。更何况这巨阙在十大极品名剑中排名第一,自然不能被对方砍中,若是钢枪与那剑刃相碰,估计会被削去枪头成了短棒了。他相信,这巨阙剑的剑刃绝对能破开他的无影剑罡气,直接砍断枪头。
  
    这朱老头的虽然年龄大,身法动作也没有金国赵佑晨,可是他能以最小的动作发动最有效的攻击,招数十分老道,此时撤回精刚枪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左手握住枪杆中心,右手用力推枪杆头,让钢枪旋转,以最快的速度躲避巨阙的这一剑。
  
    同时并未停手,枪已将到了左手,枪尖超后贴于手臂,枪杆朝前,直接戳向朱友德的左肋。这招攻守都在瞬间完成,来势迅捷,把朱友德也是惊了一下,暴喝道:“好枪法!”他依然是向前跨出一小步,躲开枪杆,同时巨阙横扫,斩向冷无双的腰间。这招同样是躲闪和攻击同时发动,以巨阙的惯性带动身体的躲闪,相辅相成,动作极快。
  
    冷无双明显吃亏,他的枪只能碰触剑背,不能碰触剑刃,他这一剑不能格挡。否则他完全可以左手下垂,与手臂平行的钢枪刚好以最快的速度格挡巨阙,可那样的结果就是以钢枪被砍断为代价。
  
    情急之下,冷无双猛的向右前方跨出一步,到了朱友德背后,侧对朱友德后背,左手小臂横于胸前,枪尖正好对准朱友德后心,直刺而出。朱友德听到背后风声,大喊不妙,若是向前跃去,那冷无双的钢枪必定随形而至,那时自己力道用尽避无可避,也是赵佑晨的下场。
  
    此刻他左手巨阙横扫落空,背后枪尖已至,只得很劲的弯腰,上身前倾,同时所有巨阙继续向后扫去。以刀身的力量带动自己的身形尽可能的向前倾。
  
    冷无双腾空而起跃在空中,巨阙剑已经在他的脚下。终于有了足够的时间,双手握住枪柄,枪尖朝下,依然是刺向朱友德的后心。朱友德本以为冷无双会后退,让自己有喘息之机,却不想他的每一招攻击都是步步紧逼。情急之下,他用尽全力把巨阙剑推了出去,靠着巨阙剑的反推力一个翻滚,侧滚出去。可巨阙剑也已经脱了手飞了出去。这一招虽然有效,但却是颜面尽失,一个堂堂武祖,又是木国太上皇,竟然被打的满地打滚,为了逃命把自己的武器都扔了,这要是传出去,颜面何存,威严何在。
  
    然而,此刻已经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巨阙剑。他越身而起,使出了压箱底的武技---九绝玄武掌。这一掌拍出,自上而下,隐隐有山岳之向,自冷无双的头顶压来。这是秘传高阶武技,不次于十二宫的武技,也是天大机缘所得,这武技威力极大,攻击范围广,避无可避,只是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要耗掉他二重武祖的全部功力,一天内只能打出一招。朱友德用出这一招,紧紧一招也是很吃力,他双目赤红,青筋暴起,身体也在微微**,嘴角都溢出鲜血,脚下的青石粉碎暴起,双脚都没入了青石之中。
  
    冷无双脚踏九宫飞星,身形闪烁,向后方逃去,谁知,那山岳竟然跟着压过来。他已经是躲无可躲,只得用出一招开山裂地枪,双手握枪柄,灌注功力于枪身,向上撩去。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漫天碎石沙尘。待得烟尘散去,擂台不见了,朱友德站立在地上,身体摇摇晃晃,随时有可能晕倒在地。
  
    冷无双却不见了,地上多出了一个深坑。围观的武者,有修为低者,来不及躲闪,也是死伤无数。
  
    朱友德仰天大笑:“哈哈,无名小辈,也敢与我争锋!”
  
    “你还不配!”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只见那深坑中步履虚空走出一人,正是冷无双,他衣服破烂不堪,手里依然握着那柄普普通通的钢枪,满身灰尘,却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冷无双被这一招砸入地下,气血翻涌,几个呼吸之后,气血平定,落在朱友德对面。冷冷的道:“还要我出手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