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无之上 > 第25章 深山修行

第25章 深山修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修行的岁月漫长枯燥,对于一般武者来讲,四个月根本算不上什么,转瞬即逝,可对于太初不同,他的一分一秒都很珍贵,他没有时间浪费。他与武文龙有这一年的比武之约,那是生死之战,他知道那不是玩笑,那是以生命为堵住的,如果自己在余下的八个月内不能达到武侠三重境界,恐怕很难躲过这一劫了。武侠三重,谈何容易,常人达到武侠三重需要十年!十年呐,就是没有这赌约,就是自己等的起,可妈妈、弟弟还在危险之中,他们等不起,神机门还在搜补他们,每一天都是命悬一线。父亲、外婆、翟玉的大仇不能不报,自己不能死在这里,太初要给自己压力,压力就是动力,希望我可以创造这个奇迹吧。
  
      两个月的内功起步训练结束了,这一日又有新的课程,新弟子们聚集在客堂。武师傅慢慢悠悠走入课堂,问道:“都谁到了悟气的层次?” 只有少数几个人没有举手。
  
      武师傅又问:“都谁到了呐气的层次?”这次只有二十几个人举手。太初城府也是颇深,都没有举手,他和别人不同,他有仇家,他知道何时该还击,何时该隐忍。
  
      武师傅像例行公事一样又问道:“谁到了运气的层次?”也是有十几个人举手。太初想想,自己也不算落后,以后要更加努力,超越所有人。超过最好的也不是目标,自己的目标是生死之战中活下来。
  
      武师傅也没什么表情,就道:“气、天地万物之精,藏纳于天地、山川、草木、生灵、万物,正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越是接近于自然越是容易感受并吸纳天地之气,明天开始,我带大家进入唐武城北边的八百里淮阴山脉,那里野兽众多,也有匪类横行,大家不能掉队私自出行,由我和另外三位武师高手保护众位弟子。”
  
      说罢让众人回去收拾行囊,在演武场集合准备出发。
  
      出门前,老师给每个人发了一把短剑,:“你们不少人还没有内功和武技,有些人外加功夫也是皮毛,带上短剑可以防身,寻常野兽也伤不了你们。这武家有祖传的铸剑术,闻名天下。就这短剑,到了哪个小门派都算得上下品宝器了,大家好生使用。”
  
      有人问到:“老师,这下品宝器算什么级别?”
  
      那老师道:“习武者使用的兵器分为铁器,钢器,宝器,这宝器又分为下品宝器、中品宝器、上品宝器和极品宝器四个品阶。精铁剑和精钢剑用普通的铁矿石就能打造,而宝器则需要采集稀有矿石和特殊的技艺才能炼制而成。”众人听了,这匕首竟然算得上宝器了,也是高兴,拿着把玩。这也就是在天罗门,若是在其他小门小派,一辈子也得不到一把下品宝器。天罗门竟然把下品宝器送给新弟子做防身。难怪天罗门区区千人就可以位列周国前三的最强门派。众弟子小声议论。
  
      众弟子各领了一代干粮和一袋水。出发上路了。山中本无路,可对于这些习武之人来说走起来还算轻松。阿狗和太初二人结伴走在队伍中间。路上无话,大家进入郁郁葱葱的大山,离开宗门进了山,三十余里外的一座大山的半山腰,这里有一片空地,足有一百多个见方,是一个块完整的岩石。看样子是被人收拾过,天罗门的往届弟子也都是来这里修行。讲师叮嘱了几句,就让众人各自找地方修炼去了。
  
      这次出来要半年,真是修行无日月,一下就是半年。每个人带的干粮只够三十日之用,修炼之人吞吐天地元气,本就吃的少了,后面每隔30天会有天罗门的杂役来送给养。半年修炼后众弟子都算有了功底,那时候才会有讲师讲述武技。那些功力进境差的,直接退学,就学不到什么武技了。天罗门对弟子的考核还是很严格的。
  
      太初和阿狗也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开始呐气,这时一人走过来,竟是一个同门弟子来抢干粮,他们平时吃不饱,这进了大山更是物资紧缺,自然有人打起了歪主意,太初和阿狗是少数不懂武功的人之一,自是被人盯上了。
  
      见有人来,太初睁开眼,站起身来,小心戒备。
  
      此人太初认识,名叫丁奎,来自于习武之家,丁奎的家族原本附属与天罗门,天罗门隐退后,这些忠心的外门弟子依然与宗门联系紧密。他平时就很是蛮横,经常欺负他二人,走过来道:“小子,把干粮都给我,我今日便放过你,否则有你的苦头吃。”太初自是不怕,修炼了俩月还是有成效的,身体矫健的多了,便是迎上来与丁奎打斗。
  
      没想到,这丁亏竟是到了武侠第一重的境界。他在入门之前就在家中习武,已经有三年多了,平时其父耐心指点,更是给他丹药相助,虽然资质不怎么样,但也非太初可比。修炼一途,丹药很是重要。他家本就有真传低阶功法,无论功力修为还是武技,都远胜太初。太初一脚被踢飞,口吐鲜血。
  
      太初深知不是那丁奎对手,身负血海深仇,更是不能死在此地。只有逃跑了,他与阿狗钻入山林,奔逃而去,丁奎自是紧追不舍。这深山密林如何追的上。追逐了几日,太初不知道跑了多远,在一处山峰上停下来,终于甩掉了丁奎,不敢有半刻懈怠,盘膝而坐,开始修炼了。
  
      一转眼五个月过去了,阿狗闲不住,每天练一会功就去山中游玩。太初则是日复一日,如石头般坐在那里,不分昼夜。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之外就全是纳气了。
  
      还不错,聚气卓有成效,丹田暖流涌动,而且太初对气的操控及有感悟。但不知道何时可以冲击第一条静脉,也不敢随便冲击,如果元气不够,没有成功,那好不容易聚集的元气就会一溃而散,等于费了功力,需要再重新聚气。能有重新聚气的机会算是很好的结局了,如果一个控制不住走火入魔,那就残废了。按照前人经验,要聚气三年以上才可以冲击第一条静脉。
  
      这五个月太初和阿狗敢回去拿干粮和水,他们太弱了,外家功夫修炼的再好也没办法和内功深厚的武侠想比。他二人饿了吃些野果子,渴了喝些山泉水。如果回去领取干粮再被丁奎盯上,恐怕未必跑的掉了。那武文龙、武霍原、赖星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想想也知道,他们必定在新弟子中安插人来谋害二人。太初想的没错,这丁奎就是赖星和武霍原安排的人,他不是来抢干粮的,而是来锁命的。武文龙反到没有谋害二人之心,那武文龙及其自负,他根本没把太初放在眼里,他觉得让太初死在自己手里更解恨。
  
      这一天,修炼到了中午他停下来,腹中饥饿,消瘦了不少,站起来看着这方圆百里的连绵大山。想想姐姐的惨死,想想父亲和外婆,想想翟玉。心里一阵的纠结,我真的要练一百年再去报仇吗?他和父亲不一样,他懂得隐忍,但是他受不了隐忍百年。功夫真的要靠时间来修炼吗?那些说书的常说,某某大侠,几十年的功力,功力使用年头来比较的吗?那些传说里的一日飞升又是怎么回事,那些传奇人物的一日顿悟突破瓶颈又是怎么回事?顿悟?自己可有这样的机缘?不要说找神机门报仇了,就是这一年之约已经过去九个月了,还有三个月,自己能到三重武侠吗?若是现在的自己去应战,是必死的结局。
  
      他想着,越想越乱。他找了些野果子冲击,喝了几口清凉的山泉水,心里也自觉舒爽。又给阿狗带了些过来回来继续修炼。
  
      突然,他想起父亲留下的大阵,那阵法不就是可以吸纳天地之气吗?不知道和武学的气是不是一个回事。这个阵法能不能用在人身上呢?
  
      想到此处,他把自己行囊里携带的一瓶调制好的神砂符黄水拿出来,在自己的丹田处绘制能量符文大阵。这阵法绘制起来也是相当复杂的,除了各种繁琐的符号条纹,还有一百零八个阵眼,原来父亲教他引导体内热流注入一百零八个阵眼中,竟是在注元气,只是那时体内自发之气,数量有限。
  
      一个时辰后,大阵布置完成。他忽觉有清凉舒爽的感觉流入丹田,精神随之一振。但是没一会发现丹田元气充盈,如灼烧般的疼痛,他急忙坐下调息。丹田之气越聚越多,疼痛难忍,有要炸裂的感觉,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身体剧烈的颤抖。他急忙引气进入手三阳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