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无之上 > 第13章 揍这杂种

第13章 揍这杂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田中、欣兰急忙抢救。老爷子苏醒过来,泪雨如下:“孙儿啊,你随我回家,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治好你的病!”说完拉着田中就往车上走。
  
      田中也是无奈,此刻若是与爷爷执拗,恐怕他身体老迈,再着急上火,会有什么不测。只有应允道:“爷爷,你带我收拾一下衣物再与你同去,房中还有你的重孙女呢。”
  
      老爷子一听恍然大悟,自己真是老糊涂了,和田中来到房中,抱起床上的田思雪左亲亲右亲亲,喜欢的不得了。
  
      田中则是来找欣兰,让她收拾东西随自己回田家:“欣兰,最近那唐家依然不死心,到处找你们,你自己带着两个娃娃也是不方便,现在钱财也都让我花光了,你随我去田家吧。”
  
      欣兰还在犹豫,太初急忙答应道:“娘,我觉得去田叔叔家挺好的,咱们在这里迟早被唐家发现!”欣兰看了看两个儿子,也只好答应。
  
      一家人收拾东西,本来也没什么东西,欣兰是带着两个儿子逃出来的,走的匆忙,本来就什么也没带,平日里节俭,也没买过什么东西,锅碗瓢盆和干活的农具自然是不用带的。只是简单收拾一些衣物便一起来到神行车旁。
  
      神行车上还有田老爷子带来的很多礼物,有点心瓜果,也只能扔了。车上只有六人的位置,根本放不下那多东西。田有德和田中坐在最后面,田中怀里抱着田思雪;欣兰和太初坐在中间,欣兰怀里抱着李思;田海江和田海娟坐在最前面,一行人就此出发了。
  
      唐武城外到石岩城的田水镇有六七千里之遥,神行车这个日行千里,并不是白天晚上都跑路,而是白天六个时辰走一千里,晚上六个时辰休息,人还是要吃饭睡觉的,不能一直赶路。若是有急事,带着干粮,在车上休息,那一日可以走两千里路。老爷子和田中身体都弱,受不了,不敢日夜兼程,五日便到了田水镇。
  
      田家高门大院,门外有护卫。护卫见到老爷子的车,急忙上前搀扶老爷子下车,另有护卫通知家丁仆人。
  
      老管家跑出来,见到田中也回来了,很是激动,拉着手问东问西,问寒问暖。田中和管家来福还是有感情的,他自小就是爷爷带大的,来福跟了老爷子几十年,入籍也是六十多岁的老头了。田中小时候都是来福照顾。田中一走就是好几年,如今见了亲人也是落泪。
  
      田家结婚成家的都搬出去,有独立的院落。田中没有成家,本该住在田贺良的院子里,可是他与父亲感情不是很好,所以很少去,那边也没有他的房间,一直都在爷爷的院子里住。奶奶已经过世很多年了,就爷爷和来福在这里住,还有几个仆人,和四个护卫。
  
      老爷子把田中带回他的房间,田中一进门就呆住了,那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田中的房间一尘不染,打扫的干干净净。就连窗纸门帘都是洁净如新。足见是天天有人收拾。来福见田中日此,也是落泪道:“老爷子想孙子,经常来这屋屋子里坐着,吩咐家人一日三遍打扫,只盼着你回来。”
  
      田中擦了擦眼泪,向来福介绍欣兰,只说是内人。让另行安排住处。田有德的院落很大,就是十几口人也足够住的,在内院给欣兰安排了房间,还带个独立的小院落,有一厅两卧。院子里有一个大树,两排花草。房间内更是名贵家具,座椅板凳擦的明光锃亮。
  
      村里人吃饭早,太阳西斜就开始晚餐了,一众人在客堂吃过饭,天色还没黑。各自回去休息,田中被爷爷拉入自己的小院落,坐在院子里聊天。
  
      欣兰回来也是抱着李思在院子里吹吹风,以前天天忙忙碌碌的,如今这般使奴唤婢,优哉游哉的生活她却很不习惯。一时间反而闲的心里发慌,不知道做点设么好。
  
      太初则是不同,一如既往。他进大门时候就看到院子里有个练功场,石墩子,木桩子,各种兵器都齐全。不敢半刻偷闲,没有跟随欣兰回小院,而是来这里练功。直到半夜子是才回到房中,在烛光下看了一个时辰的书便睡下了。第二天一大早,鸡还没叫,太初就起来,去练功场练武。他联系的都是一些集市上都能买到的外家功夫练法,根本没有内功心法,所有从来没有练过内功。但也练得身体强壮,动作敏捷。自从那日逃出来他就从未敢一日偷懒,他知道自己有血海深仇,更有保护母亲和弟弟的责任。
  
      太初练了一个时辰,家丁才起床。有做早餐的,有收拾房间的,有打扫院落的。。。井井有条。老爷子很善良,对仆人很好,可是平日里家规一样不能少,管理的很是得当。
  
      吃完早晚,太初看了一个时辰的书,然后在大院的练功场练功。这时田中的三弟田武、四弟田双,得到来福通知,都带着家人来拜会田中。没有半个时辰,这么大的院子挤满了人,都是各个分家的亲朋好友。老爷子是上一任家主,也是家族中最老的长者,备受尊重。老爷子派人送消息,那还有谁能不来,几乎镇上田家的人都来了。有的带着妻儿,有的独自前来。
  
      来福最忙活的不是接待,而是收礼品,田中多年不归,大家都知道他在木国做大官。自然不会空手而来。
  
      下午,田水镇附近村子的田家旁支也都来看望田中,这不仅仅是给田中面子,更是和田老爷子套套近乎。直到天色黑下来,人逐渐少了,这一日那是一个繁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