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64章 这就是盛世

第1864章 这就是盛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感谢您的友谊。”
  
  使者再度回来,带来了塞尔柱人的需求清单。
  
  “我们需要定金。”沈安的眼角有一团青紫,使者见了不禁暗笑。
  
  这是被皇太子打的吧?
  
  蠢货!
  
  他觉得这位名将兴许在征伐上无敌,但在外事中却一窍不通。
  
  “那么大宋用什么来保证塞尔柱的定金不会被吞没呢?”这是个严肃的问题。眼角疼痛的沈安绝不会知道,自己只是随便撞了一下船舱的门,竟然让使者对他越发的深信不疑了。
  
  “当然,这只是个小问题。”沈安说道:“大王随行带有印章,他本人将会签字画押,作为大宋的皇子,他的许诺价值万金,这一点你们的人应当知道。”
  
  那个饱学之士此次随行,闻言就低声对使者说道:“是的,他们的帝王说的话就是律法,说出口就不会后悔。他们的皇太子也是如此,所以有印章和签字画押就不必担心。”
  
  这真是个好伙伴啊!
  
  沈安觉得这位饱学之士果真是猪队友,真心想夸赞他几句。
  
  使者点头,随后就去收集金银。
  
  “哈哈哈哈!”
  
  使者走了之后,沈安回到了船上,狂笑了起来。
  
  “都是棒槌啊!”沈安实在是忍不住了,笑的前仰后合的。
  
  所有人都在高兴。
  
  “国公此次卖了兵器给塞尔柱人,价格……真的很黑!某看了都头疼,不知道塞尔柱人如何。”
  
  “他们打造兵器不易,而且咱们的兵器无比锋利,自然值钱。”
  
  “赚大发了呀!”
  
  众人看着大笑的沈安,不禁欢喜不已。
  
  此次水军出征纯属是亏本买卖,出发前韩绛愁眉苦脸的说今年的日子要难熬了。
  
  这也打破了水军出海必挣钱的规律,所以水军上下都有些难过,觉着水军的优良传统断了。
  
  可谁曾想沈安只是用一场谈判,就为此行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回去韩绛会狂喜吧?
  
  “某不只是为了此事高兴。”沈安说道:“西边的那些国家在萌动,他们的实力并非软弱,所以要想削弱他们,最好的手段就是借刀杀人。”
  
  赵顼一愣,“那些国家很厉害吗?”
  
  “当然。”沈安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随之而来的多次远征证明了那边并非全是烂泥。大宋也能发动远征,可代价太大了,就一个从本土源源不断运送兵器人员的耗费,就能把大宋给拖穷了。
  
  “大宋需要修生养息,更需要清理周边的威胁。”沈安继续分析道:“辽人是我们最主要的对手,当辽人覆灭之后,塞尔柱会和大食人联手向西征伐,而大宋就端着小墩子坐在边上看热闹,顺带卖些兵器……”
  
  他笑了笑,“若是塞尔柱人以为大宋就这样的话,那么他们会后悔的。”
  
  赵顼见众人不解,就说道:“邙山书院在研究的东西不少,其中就有一种很厉害的东西,能让战船无需考虑洋流和风向快速前行,直达万里之外。”
  
  那就是蒸汽机!
  
  这些需要一步步的去测试,去研究。
  
  这些年积累下来的成果很喜人,而更喜人的是一种利器。
  
  “塞尔柱人送来了金银!”
  
  码头上有人在叫喊,众人出了船舱,就见一溜马车缓缓而来。
  
  “收获很大啊!”
  
  赵顼欢喜的道:“塞尔柱人为何不讨价还价?”
  
  “因为这是买路钱。”沈安淡淡的道:“某两次提及大宋十万大军渡海而来灭国,他知道这是威胁,要解除这个威胁,就必须给大宋好处。但他要脸面,某就没说什么盟约,所以就高价买卖兵器。”
  
  说到这个,赵顼不禁想起了澶渊之盟,“当年大宋孱弱,被迫签下了澶渊之盟,堪称是屈辱,如今大宋竟然能在万里之外让一个强国低头赔钱,这不禁让人生出了恍若昨日的感慨。”
  
  “这是盛世!”
  
  一个船工对伙伴说道:“以前听人说汉唐盛世、汉唐盛世,问何为盛世,那些人说不受欺负,谁敢欺负咱们,那就弄死他,这就是盛世。”
  
  “还得加上能吃饱。”
  
  “对,如今粮食多,百姓也能吃饱了,衣裳……那个棉花真是好,织布也好,还能弄棉衣,真暖和呀!”
  
  “能吃饱穿暖,外人也不敢欺负咱们,这便是盛世了!”
  
  “是谁惹到了咱们就去揍他,这才是盛世。”
  
  “看看那些金银,这就是赔罪!”
  
  天空蔚蓝,几只白色的海鸟缓缓飞过,庞大的远征船队在集结。
  
  “我们回家!”
  
  ……
  
  今年的冬天很冷。
  
  “啊嘁!”
  
  秦观打了个喷嚏,然后进了小院。
  
  “今日的观风出来了吗?”
  
  “出来了。”
  
  “给某看看。”
  
  秦观拿着一摞稿子进了值房,然后慢慢看着。
  
  “少游,吕知杂那边有人来了,说是让你中午去一趟。”
  
  “好。”
  
  秦观依旧在看着稿件。
  
  中午,他在一家酒楼和吕诲吃饭。
  
  “近日汇英报大有起色,你功不可没。”吕诲夸赞道:“君实都说你未来可期啊!”
  
  这是来自于旧党大佬的夸赞,以后进入仕途之后,这就是助力。
  
  秦观谦逊了几句,然后说道:“北邙报那边最近还去了大相国寺,弄了那些杂学的什么采访,那些百姓很是欢迎。”
  
  吕诲淡淡的道:“学着弄就是了。”
  
  “是。”秦观觉得有些羞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