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54章 种谔扬威

第1854章 种谔扬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书院放假了,武学也有假期,曹佾得以在家里歇息。
  
  歌舞自然是必须的,美酒也要。
  
  “国舅!”
  
  曹佾正在嗨皮,想着是不是白日那个啥的时候,外面冲进来了一个男子,却是堂弟曹晃。
  
  两兄弟也算是亲近,曹佾就招呼道:“一起喝点。”
  
  曹晃一脸怒色的道:“国舅,大郎被人打了。”
  
  “谁?”曹佾放下酒杯,“本哥?”
  
  “对。”
  
  “谁动的手?”
  
  曹佾沉着脸问道。
  
  如今他执掌武学,位不高,但架不住官家信任他啊!
  
  所以曹佾如今也算是出头了,谁若是敢欺负曹家人……
  
  曹晃跺脚道:“说来丢人,竟然……竟然是被个小娘子给打了。”
  
  “谁?小娘子?”曹佾懵逼。
  
  “不知道,马车送回来的时候还有些晕,就说是被小娘子打的。”
  
  “看看去。”
  
  曹佾跟着去了曹晃家,曹本此刻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见他们进来,就赶紧下床行礼。
  
  曹佾本来满腔怒火,等见到曹本额头上起了个包,看着格外的好笑时,不禁就笑了起来。
  
  “谁打的?”曹佾笑道:“说了曹家是将门,可你家偏生要让本哥去读书,这不连个小娘子都打不过,以后成亲了岂不是要被欺负?”
  
  曹晃见儿子发呆,就怒道:“问你话呢!”
  
  曹本脸都红了,“是被沈果果打的。”
  
  曹晃一拍脑门,然后骂道:“没出息的蠢货!你怎地惹到了沈果果?”
  
  曹佾皱眉问道:“你可伤到了她?”
  
  曹本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外人,而沈果果才是曹家的千金小姐,他说道:“没。”
  
  “那还好!”
  
  曹晃松了一口气,“你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娘子闹起来,你还要不要脸?”
  
  曹本欲哭无泪的道:“爹爹,孩儿是和那个马潇潇吵架,被她踢了一脚。”
  
  “踢就踢吧,小娘子们的脚劲能有多大?”
  
  曹家毕竟是武将出身,对这方面看得开。
  
  “后来孩儿刚指着马潇潇,那沈果果就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棍子,一棍子就打晕了孩儿。”
  
  “那是双节棍!”曹佾得知结果也很是欣慰,“果果这般招人疼,你却去惹她作甚?幸亏你没动手,否则今日某亲手抽你个半死,再送去沈家赔罪。”
  
  曹晃问道:“国舅,燕国公那边是否会计较?”
  
  曹佾摇头道:“安北的性子是你不惹我,那什么都好说。本哥是和马潇潇冲突吵架,果果性子豪爽,多半是觉着本哥要动手,就出手相助。”
  
  曹晃笑道:“如此就好。要不回头让本哥去请罪?”
  
  曹佾看着他,“你倒是会打算盘,这是想让安北见见本哥,以后能关照一二。”
  
  “为人父母就是这样啊!”曹晃说着就拱手。
  
  曹佾想了想,“罢了,要去就赶紧,别等过了今日,那诚意一点也无,看着就是去拉近乎的。”
  
  曹本嘟囔道:“某还被打晕了呢!怎么去?丢人。”
  
  曹晃骂道:“你还有脸了?你练的拳脚呢?怎地一点都不管用?”
  
  曹本委屈的道:“孩儿哪里想得到沈果果会动手?要动手也是那个闻小种。”
  
  “闻小种若是动手,你此刻也醒不来。”曹佾一句话让曹晃的心冷了半截。
  
  “是了,那个闻小种邪性,有人说他是刺客出身,沈国公专门让他跟在妹妹的身边作为侍卫。”
  
  曹晃逼着儿子收拾了,然后准备了些礼物,就把他赶出了家门。
  
  曹本茫然转悠了一阵子,硬着头皮来到了沈家。
  
  “国舅的侄子?”
  
  沈安得了消息时正在看海图。
  
  上次水军一路做了通往大食的海图,沿岸的各种小国不少,沈安在琢磨要选哪些地方作为大宋水军的补给点。
  
  “是。”庄老实看了一眼海图,觉得自家郎君果真是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说是得罪了小娘子,来请罪。”
  
  沈安皱眉抬头,“怎么回事?去看看!”
  
  沈安一路去了前面,路上闻小种来禀告了情况。
  
  “那曹本和马潇潇吵架,被马潇潇踢了一脚,随后准备动手还是什么,被小娘子一棍子打晕了。”
  
  闻小种一脸的无所谓,在他的眼中,大概果果把人打死了也是活该。
  
  操蛋的保镖!
  
  沈安没好气的道:“那等时候你在做什么?”
  
  “郎君,那些大多是纨绔,小娘子立个威,以后出门都安生许多。”
  
  这个倒是,不过沈安却有些后怕。
  
  “国舅家是将门,若是那曹本动手,果果……”
  
  “小人就在边上,若是他敢冲着小娘子出手,哪只手动手,就废了哪只手。”
  
  到了前面后,见到曹本额头上的包,沈安虚伪的笑道:“这是国舅家的孩子?”
  
  “小子曹本,见过国公。”
  
  曹本行礼,沈安和他说了几句话,对他的请罪也只是含糊以对。
  
  自家妹妹出手太果断了些,看看这小子,那包忒惨,沈安都不好意思了。
  
  最后沈安送了他一些沈家的东西,算是回礼,这事儿就算是过了。
  
  可没过几日,这曹本竟然又来了。
  
  “什么?请教学问?”沈安一头懵逼。
  
  哥是杂学一脉的宗师,你确定要来请教学问?
  
  曹本锲而不舍的往来,每日都带着礼物,但也会顺带混一顿沈家的美食。
  
  果果不满的道:“哥哥,他这是来混饭吃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