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33章 祖宗啊!朕又开疆拓土了

第1833章 祖宗啊!朕又开疆拓土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宫中,赵曙心情大好,吃了晚饭后,就顺口说道:“这人的心情一好,就想看个歌舞……”
  
  陈忠珩在边上使眼色都没用,他不禁默哀一瞬。
  
  官家,您说什么不好,偏生要说歌舞。
  
  高滔滔笑眯眯的道:“是,臣妾这就去安排。”
  
  赵曙也想起来了,他干笑道:“要不……”
  
  “要的。”高滔滔拍拍手,“让人准备歌舞。”
  
  赵曙后悔了,把肠子都悔青了。
  
  朕无事找事干什么不好,偏生要歌舞。
  
  “官家,沈安和苏轼去了青楼。”
  
  张八年就和游魂似的飘了进来,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赵曙点头,“好。”
  
  沈安这些年去青楼的次数屈指可数,可今日却去了,这就是暗示,表示他明白了。
  
  以后沈安会被宣传成为一个学问大佬,这是基调。
  
  至于名将,那是附带的。
  
  赵曙心中一喜,说道:“歌舞呢?”
  
  男人一高兴,不就喜欢来个歌舞助助兴吗。
  
  可朕怎么又提了这个。
  
  “官家,来了来了。”
  
  一队乐手进来,个个长相普通,可赵曙知道,这在宫中已经是美人级别的了。
  
  稍后两个臃肿的女子披着薄纱进来了,还玩了个羞涩。
  
  朕……想驾崩了!
  
  赵曙觉得生无可恋,不禁想起了前隋的杨坚,那厮也是娶了个河东狮,宠幸的女人都会被干掉。
  
  哎!
  
  虽然隔了数百年,但赵曙还是举杯,和那位隋文帝干一杯。
  
  高滔滔见他兴致高,就欢喜的道:“官家,这歌舞是最近飞燕她们新编的,看来您果然喜欢,回头臣妾让她们再编几支舞,让您忙于政事之余,也能松缓松缓。”
  
  “是啊!”
  
  赵曙的眼中全是悲伤。
  
  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可就是喝不醉。
  
  张八年又飘了进来,“官家,沈安带着苏轼他们斗殴。”
  
  “和谁啊?”赵曙的声音听着就像是飘忽在空中。
  
  “为首的是冯京……”
  
  卧槽!
  
  赵曙霍然起身,“可出了人命?”
  
  沈安那厮心狠手辣,冯京这群家伙是吃饱撑的敢去惹他?
  
  “没有,冯京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剩下的有两人断腿,一人断手。”
  
  高滔滔也很是好奇,“官家,不该是全部的腿都打断吗?”
  
  “这是手下留情了。”赵曙松了一口气,问道:“为何打起来了?”
  
  “说是为了争夺一个女伎,那女伎擅长吹箫,一管洞箫让人沉醉,冯京他们那边先叫了,可半路遇到了喝多的沈安,沈安出手打了冯京,两边都喝多了,就斗殴……”
  
  啧啧!
  
  赵曙摇头叹息,“看看朕的这些重臣们,整日干的是什么事,竟然在青楼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丢人!”
  
  “是啊!真丢人!”高滔滔觉得太不像话了。
  
  “不过还好。”赵曙说道:“只是明日富弼那边怕是要和沈安有些纠葛。”
  
  ……
  
  沈安多年未曾喝醉过了,所以第二天早上一醒来,依旧习惯性的问道:“天亮了吗?”
  
  “还没,官人再睡一会儿吧。”
  
  听到妻子的声音,沈安就安心了,翻身继续沉睡。
  
  杨卓雪从梳妆台前起身出去,稍后问了赵五五。
  
  “官人昨夜的事可打听到了?”
  
  赵五五才将起床,“打听到了,说是郎君和枢密副使冯京为争夺一个女伎打了起来。冯京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杨卓雪点头,然后准备回去。
  
  晚些沈安醒来了,头痛欲裂,“昨夜和人打架了。”
  
  杨卓雪听了心中一喜,“为何呢?”
  
  许多事儿她不能问,沈安能主动说再好不过了。
  
  “有些郁闷,打一架比较好。”沈安接过茶杯,一口喝了,“官家这是要让为夫以后享福,既然要享福,定然是要做纨绔才舒坦,于是昨夜就寻了个借口,打了冯京一顿。”
  
  杨卓雪放心了,说道:“那冯京可是富相的女婿呢!”
  
  富弼可是新政的大佬之一,这和内战没啥区别。
  
  “冯京却是反对新政。”沈安玩味的道:“这翁婿俩一人新政,一人旧党,你说和诸葛亮家族有没有相似的地方?”
  
  杨卓雪想了想,“妾身不想这个。”
  
  妻子不笨,只是不想把自己展示的太精明,这个沈安知道。
  
  “富弼说不得会来沈家,向为夫道谢。”沈安又倒了下去。
  
  “怕是不能吧。”杨卓雪觉得富弼再软弱也得来吵一架。
  
  “不信就等着看吧。”
  
  沈安只想睡觉。
  
  天亮了,他依旧在沉睡。
  
  “哥哥!”
  
  “爹爹!”
  
  沈安不动。
  
  “郎君,富相来了。”
  
  沈安睁开眼睛,“知道了,让他等着。”
  
  他慢条斯理的起床,到了前面时还在打哈欠。
  
  “昨夜喝多了?”富弼看着笑吟吟的,压根就看不出自家女婿被沈安暴打的恼怒。
  
  “是啊!”沈安坐下,见是浓茶就摇头,庄老实赶紧去换。
  
  “你家早饭吃了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