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31章 震撼

第1831章 震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枢密院的事不少,文彦博最近很是和气,遇到事儿也喜欢召集副使们来一起商议。
  “……西北那边王韶报捷,说是打下了河湟二州,只是具体如何还得等他回来仔细说。”文彦博看了两个副使一眼,“按照时日来算,王韶最近也该回京了,到时候可细细问他,随后枢密院要重新谋划一番西北。”
  两个枢密副使,陈旭是发呆,冯京竟然也是发呆。
  文彦博觉得自己在唱独角戏。
  很膈应啊!
  “西北的羌人凶悍,王韶说有把握扫荡,可老夫觉着要谨慎些,所以才将催促他赶紧回京述职,到时候……”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声音在外面传来,很是小心翼翼的那种,“相公,外面开始卖杂学的书了。”
  文彦博有些尴尬。
  先是沈安被官家拉进宫去讲学,这是登堂入室。接着沈安说要出书,还是杂学的教程,这是连续重拳出击。
  文彦博也想知道杂学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令人去打探消息。
  但这个时候……你就不能进来再说吗?
  两个副使都在,你让老夫情何以堪呐!
  这二人定然以为老夫派人去盯着沈安,回头一嘀咕,韩琦那个老贼怕是会嘲笑老夫。
  他看了一眼两个副使。
  陈旭一脸正气,只是胡须微微颤动,多半是在忍笑。
  冯京一脸的无所谓,这个比较特立独行。
  不过也能理解吧。
  上次文彦博想用他来和富弼兑子,这事儿算是捅了冯进的肺管子,所以最近他很是不满。
  想想也是,虽然他是反对新政的,可你文彦博也不能拿我当炮灰吧?
  而且拿了我当炮灰,你还想拿下某的岳父,过分了吧?
  翁婿二人在这个时候可是联手了,你别指望冯京能大义灭亲,在文彦博把富弼搞下去后还在边上喊666,送火箭送花什么的。
  哎!
  文彦博干咳一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渐渐远去。
  “西北那边……”
  文彦博刚想重新提及那件事,就再度听到了脚步声。
  接着一个声音传来,“阿郎,那书……买到了。”
  这个声音带着些欢喜,不,是窃喜。
  文彦博有些怒了,“住口!”
  外面那人敲门,文彦博说道:“进来。”
  外面进来一人,却是文家的管事。
  文彦博的规矩大,一般情况下无人干打扰,只能先禀告。往日这个规矩没啥,可这事儿膈应啊!
  那管事见到陈旭和冯京都在,就尴尬的低下头,“郎君,小人买到了最近的诗集,里面有秦观的两首诗,您不是说那年轻人很是有才华……小人买到了,真是欢喜啊!”
  欲盖弥彰!
  这是掩饰!
  陈旭起身道:“如此下官就告辞了。”
  冯京也起身告退。
  说什么诗集,还有什么秦观,这分明就是掩饰。
  看看管事的胸口吧,一本书的痕迹很明显。可若是要买诗集,用得着藏着掖着的吗?
  不用。
  那就说明文家的管事买的就是杂学。
  呵呵!
  老文,你竟然也玩这个?
  冯京不禁冷笑。
  等他们走后,文彦博黑着脸道:“买到就买到了,你欢喜什么?难道买到宝贝了?”
  管事抹了一把汗,心有余悸的道:“阿郎,您不知道,沈家书店的那条街如今已经被挤了个水泄不通,小人幸而去的早,可即便如此,也差点没买到。”
  文彦博看着他身上凌乱的衣裳,以及乱糟糟的头发,只觉得心头一震,“为何?那些人……难道是去买那本杂学的?”
  昨日旧党的大佬们聚会,大家都说杂学的书定然会卖的很是惨淡。他比较赞同吕诲的那句话:读书为何?不就是为了做官吗?可杂学学了能做官吗?不能!所以大伙儿都不看好这本书的前景。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为此早上出门时,他让家里的管事去买一本来,想琢磨一番杂学,然后找到杂学的弱点加以批判。
  可这竟然是汴梁纸贵的架势?
  管事苦笑道:“阿郎,您不知道哦,全是人,小人看到军巡铺的那些军士都假公济私的,借着维持秩序的机会,给钱先买了不少本。小人认识里面的一个,就悄然花了二十文钱,从他的手中买了来,否则这会儿小人还在那条街上排队呢!”
  文彦博眯眼盯着管事,“可有虚言?”
  他已经有些惊住了。
  管事愕然,“阿郎,小人哪敢。您问问就知道,今日城中军巡铺的人大多去了那边。”
  文彦博摆摆手,等管事走后,他重重的靠在椅背上。
  椅子发出了吱呀的声音,文彦博深吸一口气,喃喃的道:“为何有如此多的人去买?为何?”
  ……
  冯京回到值房后,有小吏过来低声问道:“相公,可要……买一本?”
  这个相公叫的有些谄媚,冯京皱眉道:“买什么?”
  枢密使称为相公,那算是靠谱,但副使的话,说句实话,压根就算不上。
  “相公,杂学啊!”小吏察言观色,见冯京变色,马上跪下,“小人喝多了,万死。”
  冯京面色百变,想了想,“悄然去。”
  小吏抬头,“是。”
  出了枢密院之后,他低头吐了一口唾沫,低声骂道:“装什么装?”
  明明想要,可偏生要装作厌弃的模样,不觉得恶心人吗?
  冯京在等着小吏的归来,心痒痒的想看看杂学的内容,然后批判一番。
  可等了许久,小吏踪影全无。
  小吏再回来时一身的凌乱,脸色红润,就像是刚那个啥一样。
  “相公,人山人海啊!挤都挤不进去,幸好边上有人在贩卖,说是十文钱一本,小人就买了一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