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27章 一唱一和的君臣

第1827章 一唱一和的君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城前的斗殴很短暂,但影响却很深远。
  司马光被堵住了。
  文彦博被堵住了。
  一双双饱含愤怒的眼睛看着他们,若是没个结果,旧党怕是要分崩离析了。
  司马光点头,“明日。”
  文彦博点头,“明日。”
  这不是重大事件,所以此刻谁也不能去求见。
  有人喊道:“去敲登闻鼓!”
  是啊!
  官家不见人,那咱们就去敲登闻鼓。
  一伙人跑去了登闻鼓院,不顾阻拦,奋力的敲打着大鼓。
  鼓声回荡在皇城周围,宫中很快就来人了。
  那张骷髅脸在登闻鼓院里闪现,随即冷冰冰的道:“蠢货!”
  张八年走了,正在敲鼓的人也傻眼了。
  “他竟然不管?”
  “敲击登闻鼓,官家必须要回应啊!”
  一群人懵逼。
  “再敲!”
  一夜之后,一群换着敲鼓的家伙双臂肿胀,就这么耷拉着走了出来。
  登闻鼓院的小吏在洗漱,边上有一碗汤饼,见他们要走,就热情的道:“不敲了?这鼓破旧不堪,院里正说要更换,可上面说不坏就不能换,诸位,再敲一会儿吧,说不定就敲坏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才知道为何登闻鼓院没人管自己。
  合着他们就希望把登闻鼓给敲破了啊!
  咱们竟然成了苦力?
  哎!
  一群人气得想吐血。
  “文相来了。”
  文彦博来了,稍后司马光也来了。
  求见官家的程序并不复杂,但并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否则早就乱套了。
  “文相!”
  “司马谏院!”
  无数人在给他们鼓劲。
  沈安吃着炊饼缓缓而来,文彦博和司马光正在接受众人的瞩目,他走到了二人的前方,故意多停留了一会儿,那些人的欢呼鼓劲就像是冲着他来的。
  这人真是无耻啊!
  稍后进宫,一路进了垂拱殿,赵曙看着神采奕奕。
  “昨日外面有人敲鼓,朕听着竟然觉着颇为催人入眠,正想和诸卿商议一番,此后可否让人在登闻鼓院敲鼓?每日子时前开始,伴朕入眠。”
  这是讥讽啊!
  关键还有蔑视。
  昨日那些棒槌在登闻鼓院敲打了大半天,让朕睡了个好觉,其它用处半点也无。
  “陛下,杂学如何能进朝堂?”
  司马光正色道:“我辈自束发受教以来,读先贤书,悟世间理,何曾听闻杂学?”
  这同样是蔑视!
  儒学流传千年,杂学算个屁!
  司马光沉寂了许久,一冒泡就是人身攻击,可见是怒不可遏了。
  从前汉独尊儒术以来,这块土地上虽然也不时冒出些旁的学说,但在儒学这个庞然大物的打击之下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所以此刻儒学就和人要吃喝拉撒一样的成为了显学,学习儒学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儿,不学才是怪胎。
  在这等氛围之下,司马光的批驳格外的有力。
  韩琦准备说话。
  在这等时候,他作为首相,自然责无旁贷。
  这也是韩胖子让人信服的一点,遇到事儿不推诿,不回避,干就一个字,闪开,让老夫来!
  按照往常的惯例,沈安会在边上伺机发动攻击,也就是说,韩琦是主攻,他是偏师。
  可就在韩琦走出来的一瞬,沈安已经出班了。
  这小子吃错药了?
  韩琦收了脚步,觉得今日的沈安有些不同。他仔细看了看,发现了不同的地方,原来今日的沈安额前的头发被烧焦了一片。
  沈安捋了一下被烧焦的头发,头发马上反弹。
  昨夜他看书太晚,临睡时有些过于疲惫,结果不小心就把头发给点燃了。
  杨卓雪当时的反应很快,拿着一块湿毛巾就冲了上来,一下就扑灭了这场小型火灾。
  媳妇真是不错啊!
  沈安自动忽略了那块毛巾的用途,此刻精神抖擞的道:“司马谏院说到世间理,敢问何为世间理?”
  呃!
  这个有些大而化之,按照儒学的看法,这事儿有些形而上。
  “世间理……”
  司马光滔滔不绝的雄辩了一刻钟,说的口沫横飞,直把自己平生所学都说了出来,堪称是酣畅淋漓啊!
  文彦博在看着沈安,想看看他怎么应对。
  “那个……司马谏院,你说的这些都是虚幻不见踪迹的东西,对吧?”
  司马光愕然,然后涨红着脸道:“这些都是至理!”
  沈安从容的道:“强盛大宋需要什么?这等至理可能打造兵器?可能让将士们更加雄壮?可能让农户增产?可能让工匠打造出更多更好的东西?可能让外夷宾服?可能让大宋持续发展……司马谏院,您说个数,您说的至理能做成以上的哪一个?”
  司马光在原先的历史上去了洛阳,眼不见心不烦,就等王安石倒台。随后他上台,你要问这位老先生可有强盛大宋的腹案吗?毛都没有半根,有的只是泄愤,把新法尽数废弃的发泄,割让土地给西贼的怯弱无能!
  可此刻说什么世间至理,他能滔滔不绝的跟你说一整天,还不带重复的。但你要问如何强盛大宋,他就是一番大而化之的方案。
  要减少冗官,要减轻百姓的赋税,宫中和朝中要节俭度日……
  这些建议当然有用,但建设性的意见依旧看不到。
  后来他针对性的批驳新法,许多见解颇为独到,但建设性的依旧看不到。
  这种风格一直延续到了他从洛阳回归京城,然后就是报复。
  此刻沈安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司马光沉声道:“大宋当去除冗官,百姓的日子太苦,要减轻他们的赋税,宫中和朝中要节俭……”
  沈安听不下去了,“这些不是新政一直在做的吗?”
  呃!
  司马光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无所适从。
  是啊!
  他说的这些,新政都在做,而且做的比他期望的更好。
  “杂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