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24章 杂学登堂入室

第1824章 杂学登堂入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夺回来了?”
  赵曙正在焦急不安,见沈安拿着一个布袋子进来,就起身问道。
  “是。”沈安打开布袋子,里面是一厚摞图纸,“陛下,这便是青铜火炮的铸造图纸。”
  赵曙走过来,一一翻看着图纸。
  “这是何意?”
  他看着图纸上的直径等标注数据问道。
  “陛下,这是直径,您看看,这里分为内径和外径,它们之间的差距就是壁厚……还有这里,您看,这是引火孔的直径,这些必须要精确,否则……您知道,那些铁弹的大小都是差不多的,若是火炮的口子弄大了,那铁弹进去就没法保证气密性,就是会漏气,打不远。”
  “漏气……”赵曙问道:“漏气打不远,为何?”
  “火炮发射全靠火药燃烧膨胀气体,若是漏气,那些膨胀的气体就从边上跑了出去,而不是推动铁弹出去。”
  “这个朕懂了。”
  “还有这个小,一小的话,铁弹就放不进去。”
  沈安一边解说,一边居心叵测的想着这群棒槌会不会被镇住。
  “这里您看,铸造的要求颇高,弄不好里面有了泡就作废了。”
  “还有这里,您看这里,这是加强筋,没有这个东西,火炮一旦起了裂缝,就有可能会炸开。”
  赵曙一边听,一边看着图纸。
  “这是什么?”
  他指着一个数据问道。
  “这是……您看这里有个加减号,就是尺寸公差,也就是说,这个孔径大小最多允许那么多误差,一旦超过这个误差,整个火炮就只能回炉重做。”
  “这般复杂吗?”赵曙皱眉看着这些数据,“朝中的作坊看得懂吗?”
  来了啊!
  沈安一脸惆怅的道:“看不懂,还得从头教。”
  哎!
  赵曙叹道:“是杂学里的学识?”
  “是。”沈安看着很老实,但包拯发誓这厮此刻无比嘚瑟。
  能强壮大宋的唯有杂学,这是沈安不断在默默给出的暗示。
  “那就教授吧。”赵曙也很惆怅,却不知道原因。
  “皇子可会?”
  他突然问道。
  “会。”沈安笑道:“大王对此颇为好奇,学的不错。”
  赵曙莫名轻松了些,“朕在想啊!若是他们拿着这些图纸去,这里看不懂,那里看不明白,耶律洪基怕是想杀人,哈哈哈哈!”
  众人都笑了起来。
  那些古怪的符号谁都看不懂,但配方却有,还有铸造的法子,所以真落入敌手,他们若是有魄力,只需无数次试验,最后就能弄出火炮来。
  “杂学很是重要,朕在想啊!这门学识该如何让更多的人学习。”赵曙终于不能漠视这门学识了。
  沈安觉得心跳开始加速,但依旧是平静的模样。
  赵曙在看着他,很满意的道:“如此从明日开始,你每日进宫一个时辰,给朕说说杂学。”
  韩琦愣住了,觉得自己怕是听错了。
  按照华夏的传统,你就算是帝王也得保持着学习的习惯,为此一群所谓的大儒打破头也想争夺为帝王讲学的资格。
  可今日赵曙就把这个资格给了沈安。
  这个不算什么,因为讲学是讲学,不是老师。
  可沈安即将讲的却是杂学。
  这个就是炸弹,一下就炸的宰辅们外焦里嫩。
  杂学的发展历程堪称是悄无声息,从刚开始太学时的那十多个学生,到建立邙山书院为止,杂学就像是一小片杂草,悄无声息的生长着。
  但赵曙竟然要学习杂学,这个消息传出去,天下人都要震动了。
  你说杂学不好、不行,那为何官家要学?
  只是这么一个反问,就能击溃所有大儒。
  除非他们敢说官家有病,疯了,否则这事儿没法反驳。
  有句话叫做登堂入室!
  杂学若是能让帝王学习,那就算是登堂入室了。
  富弼突然低声对包拯说道:“辽人没有火药配方,他们拿了图纸去也没用,弄出来的火炮打不远,估摸着神威弩就能教训他们。”
  包拯干咳一声,不搭话。
  宰辅们都不是傻子,把赵曙的决断和先前急心火燎去追图纸的事儿一对上,就发现了猫腻。
  合着打造火炮不易啊!
  合着把火炮打造出来了依旧没卵用,因为你没有最好的火药配方,那铁弹装进去,估摸着还不能打到对手的阵列前。
  沈安定然知情,但前面却一字不提,显然就是故意的。
  但官家呢?
  官家难道傻?
  当然不傻。
  唯一的解释就是官家在配合沈安。
  啧啧!
  君臣联手来了这么一出,把宰辅们都蒙在了鼓里,真是了得啊!
  赵曙干咳一声,“图纸拿了回来,随后就看好些。”
  这话他说的有些底气不足。
  沈安也觉得宰辅们之间的气氛不大对。
  这是被发现了吧。
  韩琦出班道:“陛下,学了杂学倒是无碍,可臣却担心无法说服那些人,到时候天下物议沸腾,不利于新政的推行。”
  曾公亮也暗自点头,觉得老韩这话再没错了。
  那些人反对新政屡屡被打击,那么狙击杂学登堂入室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目标。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啊!
  到时候谁能扛得住那些人的疯狂攻击?
  赵曙在沉思。他是帝王,做决定并非轻率……
  他沉声道:“杂学之道,朕这些年算是见识过不少,说是利国利民一点都不为过。杂学里也没有什么关乎于朝堂之上的学问,朕要了解一番,不能吗?”
  那些人最紧张的不就是杂学会提出治国主张吗?可没有啊!杂学里全是发前人未发的学识,治国的那些东西一个字都没有。
  韩琦苦笑道:“那些人怕是不会听从。”
  他看了沈安一眼,“杂学蛰伏这些年老夫一直在看着,觉着你知道分寸,这很好。如今官家若是学了这个,杂学就会成为许多人的眼中钉,你可能挡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