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19章 好兄弟,隐忍

第1819章 好兄弟,隐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要弄小报。
  
      吕诲得知消息后不禁笑喷了,然后去寻了司马光。
  
      “还正儿八经的去请示了官家,官家答应了。”吕诲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司马光坐在那里,神色淡然,恍如老僧,他缓缓道:“沈安弄的东西,你以为简单?”
  
      吕诲说道:“小报以往有人弄过,没人看,他沈安财大气粗,估摸着敢弄几千份出来,可弄出来有何用?更衣时擦屁股吧。”
  
      他说的粗俗,司马光微微皱眉,“你不懂。”
  
      吕诲不悦的道:“某怎么就不懂了?”
  
      “因为你不知道里面的事。”司马光觉得吕诲这人半点长进都没有,谋略更是奢谈,“盯着就是了。”
  
      稍后有消息,说那份小报叫做北邙报。
  
      “哈哈哈哈!”
  
      吕诲笑的不可抑制,“北邙报……那上面全是尸骸,是弄给死人看的吗?哈哈哈哈!”
  
      司马光都忍俊不禁,摇头微叹,“这名字听着就晦气,谁会去看?”
  
      来人说道:“是韩相公亲笔题写了小报的名字。”
  
      吕诲一怔,“韩琦……他不觉得晦气?”
  
      司马光眼角抽搐,觉得韩琦绝对是被沈安给忽悠了。
  
      “某就等着看笑话了。”
  
      ……
  
      沈安召集了小团体成员议事。
  
      赵顼最后来,“我事多。”
  
      “不就是等着做爹吗?”沈安一脸的不屑。
  
      苏轼怪笑道:“现在期待,等孩子出来有的头疼。大郎出生后的那阵子,某整夜整夜的睡不好。”
  
      赵顼想了想,“我却不会。”
  
      扯淡完毕,沈安说道:“今日叫了大伙儿来,就是有个事,某这里准备弄一份小报,小报里某准备杂七杂八的都写一写,子瞻,以后你的诗词文章出来,不要先告诉别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先弄小报上去。”
  
      “好说!”苏轼一脸的无所谓,“要多少?”
  
      众人无语。
  
      苏仙的文采那就是趵突泉,不,就是黄果树大瀑布,铺天盖地就冲了下来,他自家都挡不住。
  
      这就是天赋碾压!
  
      沈安看向王雱,“元泽,百姓愚昧,信奉神灵大多茫然,你佛道双修,写一些相关的文章,开解一番那些信徒。”
  
      王雱淡淡的道;“小事,某更期待有人来和某说说佛道之事。”
  
      谁敢和王雱谈佛论道,保证会掩面而归。
  
      这是智商碾压!
  
      沈安看向了折克行……
  
      折克行很无奈的道:“安北兄,小弟那个……诗词文章都不行,至于佛道,小弟杀人太多,怕是神灵不佑。”
  
      这个也是哈!
  
      不过沈安是何等人?号称蝗虫腿上都能刮出二两油的狠角色,哪里会让折克行偷懒。
  
      “朝中以后对外有征伐,在不泄密的基础上,你也写些文章分析一番,好歹也是养望。”
  
      如今折家已经打散了,折克行只管尽情施展自己的才能,而无需担心被忌惮。
  
      折克行应了。
  
      沈安最后看向了赵顼,“你……”
  
      赵顼很光棍的道:“我在宫中,难道能写些宫中之事?”
  
      “不能。”沈安不觉得现在就开始凡人化皇室是好事。
  
      大宋皇室的威严大概是历朝历代最低的,再凡人化一番,就不成体统了。
  
      但他也不想放过赵顼,“要不……你写一些自己的事?譬如说你今日读了什么书,明日参政有何感悟,只管往忧国忧民的地方写……罢了,此事不妥。”
  
      皇子还是低调些最好,免得引发赵曙的反弹。
  
      赵顼苦笑道:“是啊!不过你这里就两三人,写出来的诗词文章难道能支撑一份小报?”
  
      “某的手段还没上。”沈安淡淡的道:“这份小报要紧的是为新法说话,让天下人知晓新政的好处,知晓新政是如何实施的,如此那些官吏士绅再想去哄骗百姓就难了。”
  
      赵顼赞道:“这是个好主意。新政到了地方后,大多实施的不错,可也有少数地方的官吏阳奉阴违,这些都有赖于巡查御史去发现,可终究不能面面俱到。而有了这份小报就不同了,到时候……可百姓不识字啊!”
  
      他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王雱却摇头,“你忘记了那些说书人!”
  
      赵顼恍然大悟,王雱继续说道:“你以为安北兄弄了说书人出来就只是为了那些小说?那他吃饱撑的。此刻小报一出,每日托驿站送到各地去就是了。随后各地的酒肆客舍都能读报,甚至可以寻个摊子读报,顺带还能带来生意,谁不愿意?”
  
      这货太过聪明,一下就看出了沈安的布局。
  
      “只是有个事。”王雱说道:“旧党那边怕是不会消停。”
  
      “是啊!到时候两边都弄了小报,争论不休。”赵顼觉得这事儿弄不好就是党争的另一种形式。
  
      “你觉着……”沈安用那种很不屑的姿态说道:“你觉着他们还比我会弄这个?”
  
      呃!
  
      赵顼看着他,点头道:“我信你。”
  
      玩报纸而已啊!
  
      沈安很轻松的道:“安心,某会让你们看到什么叫碾压!”
  
      “某也信安北兄!”王雱很坚定的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