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12章 狠人章惇

第1812章 狠人章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般来说,审案子要用刑的话,你得有个依据,比如说你觉得此人有嫌疑,而且这个判断能让人信服。
  
      可这两个男子除去出手阔绰之外,并无嫌疑啊!
  
      为何不先去调查他们的收入呢?
  
      这是大伙儿不解的地方。
  
      有人说道:“判官,此事是不是再查查?”
  
      章惇盯着那人,冷冷的道:“查你吗?”
  
      那人马上闭嘴回去。
  
      马丹,这年头谁没有点见不得人的事儿啊!
  
      要是被章惇给查出来了,轻则被处置,重则就等着发配吧。
  
      只是这人是好心提醒章惇,他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还威胁要查此人。
  
      果真是疯狗般的存在啊!
  
      众人不禁想起了章惇的名声,有人说此人强项,做事横冲直撞,但这只是传言,大伙儿觉得世家子弟,也就是衙内哪里会这般做事?
  
      所谓衙内,所谓世家子弟,他们从小就受到了长辈们的熏陶,做事更讲求手腕,也就是婉转。
  
      所以大伙儿觉得这话不可信。
  
      但现在信了。
  
      顺带众人还想起了当年的事儿。
  
      嘉祐二年时,章惇赴京赶考,一举中了进士,时年不过是二十二岁,堪称是天才少年。
  
      二十二岁就中进士,这样的人生堪称是开挂,换做是旁人,早就和范进中举般的狂喜了。
  
      可老章却不同,此次赴京赶考的还有章家的族人,按辈分是他的侄子的章衡。老章只是进士及第,可侄子章衡却是中了状元。
  
      兽人誓不为奴……
  
      不,是章惇誓不屈居于侄子之下!
  
      于是老章就干了一件当时挺轰动的事儿,就是扔掉敕诰,拒不受命为官。
  
      哥回家了啊!
  
      下次再来看你们!
  
      老章就这么潇洒回家了。
  
      尼玛!
  
      科举那么多年,谁这么干过?
  
      就他章惇!
  
      换做是后世,这等人你得说一声头铁吧?
  
      隔了两年,这位老兄又进京赶考,一举中了第五名。
  
      牛笔不?
  
      这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牛笔大发了啊!
  
      后来他在各地辗转为官,据闻老欧阳颇为欣赏他,也说过些‘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这样的话。
  
      老欧阳虽然喜欢批发这等话,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你瞅瞅被他说过避路的人,多半都成了重臣。
  
      然后章惇就被他举荐进京参加馆试。
  
      馆阁之职,要进去得考试。
  
      但一进去就算是进了福窝窝,以后升官贼快。
  
      考试对于老章来说小菜一碟,虽然比不上苏轼那等惊才绝艳,但也顺风顺水。
  
      眼瞅着章惇就要进入馆阁,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知制诰王陶出手了。
  
      ——章惇这货不是好东西!当年考中进士不任职,把官家的封官弃之如弊帚,太过分了。这样的人哪有资格担任馆阁之职,让他滚蛋!
  
      喔嚯!
  
      老章当年意气风发干的蠢事就这么爆发了,于是他灰溜溜的出京,倒霉催的还被降职了,去担任知县。
  
      最近他才重新又混了上来,好歹还是青州判官,再往上一步就是知州,算是步入中层官员的行列了。
  
      可这货看着也不像是要珍惜这次机会的模样,竟然直接和上官怼上了。
  
      人才啊!
  
      “打!”
  
      外面在用刑,来旁观的官吏们不禁面面相觑。
  
      这位判官来青州没多久,大伙儿不大了解,现在算是了解了。
  
      章惇的行事风格堪称是雷厉风行,强硬的一塌糊涂。
  
      一顿板子之后,两个男子还在喊冤。
  
      “判官,要不再查查?”
  
      连李集都觉得这事儿怕是有冤情。
  
      一个官员冒险出来说道:“判官,这等用刑之下,若是旁人早就招认了,此刻还不招,怕是真有冤屈。”
  
      说着他看看周围的人,暗示章惇差不多就行了,没见那么多人在看着。众目睽睽之下,你难道还能屈打成招?
  
      “可知某为何要用刑吗?”章惇淡淡的道:“一百多贯,说是积攒了多年,一般人积攒了多年的钱财,会去大手大脚的花用?”
  
      这个就是唯一的疑点。
  
      “此疑点他们不能自圆其说,于是某令人动刑。这等用刑之下他们依旧喊冤,难得!”
  
      呯!
  
      章惇突然一拍桌子,厉声道:“为何能熬刑?就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所犯之事罪孽深重,必死无疑!招认是死,不招认还有一线生机!此等手段也想瞒过某吗?来人!”
  
      “小人在!”
  
      衙役们出班,气势如虹。
  
      章惇吩咐道:“去,拿下仙云楼的管事,另外令人看守城门,仙云楼的背后那人,一家子都不许出去!看着!”
  
      “遵命!”
  
      衙役们冲了出去,章惇淡淡的道:“军巡铺的也去,今日某要一网打尽!”
  
      青州城动了起来,行人被盘查,特别是那等骑马和带着大车的,更是要仔细盘查。
  
      “给他查!”
  
      吕钦在值房里歇息,今日他准备不理公事了,就等着看章惇的笑话。
  
      只要在下衙之前这个案子没结果,他就能马上停了章惇的职务,随即弹劾。
  
      青州离汴梁不算远……
  
      “某希望十日内他能滚蛋,如此老夫眼不见心不烦!”
  
      吕钦是真的觉得没法和章惇再共事下去了,若是可以,他希望一辈子都别再遇到此人。
  
      恶心人到了这等境地,堪称是水火不相容。
  
      “知州,那仙云楼的管事被带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