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788章 大食,狂喜的羊角风

第1788章 大食,狂喜的羊角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说大海一望无垠,碧蓝碧蓝的。
  可此刻的大海却浪涛汹涌,看着吓人。
  天空中乌云密布,不时能看到闪电垂落。
  轰隆!
  大海上,两百艘海船正在风浪中无助的上下浮沉着。
  一股浪头打来,海船猛地向下一沉,接着又浮了上来。
  “贼老天……呕!”
  杜林在船舱里觉着自己要死了。
  船一动,他就翻滚几下,然后呕吐……
  再一动,他又翻滚……
  船舱里全是他的呕吐物,酸臭无比。
  “轰隆!”
  雷霆仿佛就在耳边,杜林觉着自己不能再待在里面了。
  不怎么出海的人,对大海天生就带着恐惧。在这等风浪之中,觉得下一刻就会连人带船沉入海底。
  “某不能死在这里!”
  杜林打开舱门,一股子咸腥的海风夹杂着些海水扑了进来。
  “贼老天!”
  杜林仰头看了一眼外面,接着浪头袭来,海船猛地一沉,他就滚了出去。
  “救命!”
  他一路翻滚着,眼瞅着就要去见海龙王了,海船又浮了上来,于是他又翻滚回去。
  他抱住了桅杆,却发现这里一直有个船工在。
  船工被绳子绑在桅杆上,喊道:“杜员外,快回去!”
  “你呢?”不知怎地,杜林觉得不该抛弃这个船工。他艰难的捡起绳子,想解开。
  “别,杜员外,不能解开。”船工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喊道:“小人就是干这个的。”
  哪怕是起风浪了甲板上也得留人观察,这人就是倒霉蛋,若是运气不好,再见到他时就是一具尸骸。
  这等活计是抽签抓阄决定的,生死就交给了老天爷。
  “这风浪太大了。”杜林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好,此刻想起了沈安说的话,他不禁有些悲伤。
  “沈龙图说出海遇到风浪是运气不好,下一次很难碰到,可咱们怎地就遇上了?”
  船工看了他一眼,喊道:“这不算是大风大浪,只是寻常罢了。”
  风浪中,你必须要喊,否则别人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杜林问道:“这还不算大?”
  船工指着前方,“您看!”
  前方是一艘战船,杜林循着船工的手臂看去,就看到甲板上站着一个瘦削的男子。
  “是常军侯!”就在前方战船的甲板上,那瘦削的男子手握绳子,牢牢的站在那里,身姿挺拔。
  “告诉他们,我们能过去!”
  现在的海况没法喊话,两个军士连滚带爬到了船头,转身,腰间绑着绳子的那名军士开始挥动小旗。
  在这个时刻,旗语最靠谱。
  小旗艰难的摇动着。
  “我们……我们能过去!”
  绑在桅杆上的船工喊出了旗语,杜林只觉得心中暖洋洋的。
  “杜员外,这真算不得大风浪。”
  船工觉得杜林就是个在小河沟里打转的土著,真的没见识过大场面。
  “快到大食了吧?”
  杜林想回去,但此刻风浪有些大,他担心自己摔倒,就装作硬汉的模样强撑。
  船工想都不想,“快了,此次专门留了货物来大食,杜员外,这是故意的吧?”
  杜林摇头,“常军侯说是回程也卖一些。来大食是顺带探访一番。”
  船工突然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黄牙,“杜员外,这大食……可是咱们的对头呢!您想想,以前大宋的海贸大多是他们在做,如今却被沈龙图搅和没了,他们会甘心?
  那可是大买卖呢!”
  船工得意的道:“小人经年在船上,沈龙图当初重金请了人造船,小人就知道会有这一日。”
  咦!
  这人竟然有这等见识吗?
  杜林问道:“哪一日?”
  船工说道:“大打出手的那一日。您想,大食人没了挣钱的机会,俗话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大食人会忍得下?”杜林只是随后找话,没想到这个船工竟然说的有条有理的,他不禁赞道:“有些见识。”
  他现在就关注这个。
  而前方的常建仁就是主事的人,所以具体有什么计划他也不清楚,只能听天由命。
  但想到此行的贸易成果,杜林不禁欢喜的道:“果然海贸挣钱,某以前算是坐井观天了。”
  “前方有光亮!”
  不知何时,风浪渐渐小了。
  有人在大喊,杜林站起来,只见远方的云层破开了一道缝隙,一抹蔚蓝露了出来。
  “哨探的船马上派出去。”
  常建仁冷静的下着命令,身后有军士送上了毛巾,他接过随意擦拭了一下头发和脸。
  “看!”
  “真漂亮!”
  前方的乌云渐渐破开,醉人的蔚蓝色映照下来,一缕缕的。
  “前方有陆地!”
  常建仁已经看到了,他冷冷的道:“戒备,把商船围在中间,全体就位!告诉他们,大食,到了!”
  这是大宋水军第一次出那么远的门,那些将士们开始出现在甲板上列阵。
  前方有些零星的建筑,能看到一些好奇的百姓在向岸边走来。
  “这就是大食?”
  杜林看着那些富有异国风情的建筑物,不禁大为陶醉。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就是了。
  他想到了一首词,但憋来憋去却没憋出来。
  “把大宋旗帜升起来。”
  常建仁已经换了一身甲衣,看着码头岸边蜂拥出来的战船笑了笑,“传令,一旦遭遇攻击,即可反击。”
  “军侯,反击到什么地步?”
  常建仁回身看着说话的将领,“没有限制。”
  将领们都喜上眉梢,对于他们而言,开战才是王道,唯有开战才能让水军不断向外走出去。
  而最关键的就是拨款。
  按照沈安的话来说,水军就是后娘养的,得自家养活自家。
  可水军花钱也得请示啊!
  上面不同意,难道还能强行建造更大的战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