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785章 死之前回顾这一生

第1785章 死之前回顾这一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车队从眼前快速而过,赵曙看着那些酒坛子,吩咐道:“去看看那些酒水。”
  
      是了。
  
      沈安说一坛子两百斤,可他有没有作伪?
  
      大伙儿都是政坛老将,深知作伪的重要性,所以都笑了起来。
  
      陈忠珩亲自去了,他拦下了一辆马车,随即让车夫打开了六个坛子。
  
      他一一伸手进去试探。
  
      手再出来时,已经是湿漉漉的了。
  
      “好冷!”
  
      那是酒精啊!
  
      后世人都有经验,手沾染了酒精之后,酒精挥发会带走温度。
  
      所以才有了有些人用酒精给高烧患者物理降温的举动。
  
      而陈忠珩却不懂,他六个酒坛子都一一试过了,连袖子都湿了大半。
  
      “官家,都是满满的酒水!”
  
      陈忠珩冲着沈安挑挑眉,觉得好基友当真是不错,连路都修的这般厉害。
  
      他缓缓走过来,越发的觉得手臂发冷。
  
      “冷啊!”
  
      他回来就喊冷,赵曙皱眉道:“只是被酒水打湿了些袖子罢了,就这般娇弱,可见朕往日放纵了你。”
  
      帝王不可放纵内侍,这是汉唐传下来的经验,否则内侍们会瞪鼻子上眼,最后一杯毒药弄死你,然后操纵朝政。
  
      所以说中原的帝王说起来也很是苦逼,他们坐在深宫之中,却有几个大威胁存在,让他们寝食难安。
  
      第一个祸害就是天灾,若是天灾来了,他们得下罪己诏,对天下认错,向老天爸爸认错。第二就是人祸,这其中外戚第一,从汉唐来看,外戚不控制就会成为致命的祸害,倾覆国家也不在话下。
  
      接着就是后宫。
  
      后宫两大害,第一就是皇后。
  
      别笑!
  
      这是真的。
  
      不说远,就说汉代,刘邦一去,吕后就差点颠覆了大汉,这个牛逼不?
  
      不算牛逼?到了前唐,武曌直接就改朝换代了,国号大周。
  
      所以提防自己的枕边人也是帝王的一个政治任务。
  
      想想,连自己的老婆都得提防着,在敦伦时还得琢磨这个女人会不会在想着怎么才能弄死自己,然后篡位……
  
      啧啧!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啊!
  
      其次就是内侍。
  
      前汉的十常侍赫赫有名。
  
      而他们却比不上前唐的晚辈。
  
      前唐的内侍直接弄死帝王,然后推一个傀儡上台,自己操控天下,牛笔的一塌糊涂。
  
      但这些都比不过外敌。
  
      中原王朝的外敌在北方,不管你怎么打,草原上总是会冒出新的对手,就和割韭菜一样。
  
      这样的日子真的难熬。
  
      可再难也得过啊!
  
      于是怎么防备塞外的敌人就成了第一课题。
  
      防御要什么?
  
      兵器,这个从来都不缺,而且比那些玩狼牙箭的草原人牛笔多了。
  
      缺的就是钱粮。
  
      而这里最大的阻碍就是运输。
  
      赵曙想到了此次北伐的粮草损耗,韩绛在禀告时一脸死了老子娘的肉痛。
  
      但韩绛说最大的损耗还是在运输的途中发生的,也就是人吃马嚼。
  
      哎!
  
      当时他还为此唏嘘不已,觉得代价太高了些。
  
      可若是大宋到北方的道路全是这等水泥道呢?
  
      赵曙激动了。
  
      “韩卿,若是从这里到燕山路全是这等道如何?”
  
      韩琦斩钉截铁的道:“那臣敢断言,此后塞外异族再想入侵大宋,那就是难上加难了。不,再也不可能了!
  
      只要大宋兵器精良,将士操练有方,将领得力,即可立于不败之地。加之有这等道路的存在,不管是汴梁还是南方的钱粮军械,都能快速的送到北方大军之中,到了那时,敌军尚未进攻,我军已然枕戈待旦,兵精粮足,如此还不能胜,那统军之人当杀之!”
  
      曾公亮补了一刀:“原先去北方要一个月,有了这等道路,半个月即可,若是不能胜,那就是酒囊饭袋,该杀!”
  
      “是啊!该杀!”赵曙欢喜不已,“当初沈安说书院有这等好东西,我不以为然,总觉着年轻人刚封了国公,正是踌躇满志的时候,就想标新立异,谁曾想他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欢喜啊!”
  
      赵曙真的是欢喜不已,看着沈安,突然觉得这厮竟然眉清目秀的。
  
      他又想起了自家的大儿子,觉得也还不错。
  
      年轻人都比朕强啊!
  
      他有些沮丧,但随即就振奋了精神。
  
      沈安被夸赞只是微微一笑,看着特别的云淡风轻,不,是淡泊名利。
  
      这时开封府的衙役和军巡铺的人都来了,在街道两边拦着百姓。
  
      那些百姓看着沈安的模样,有女子赞道:“沈国公好气度。”
  
      沈安闻言看过去,就见一妖娆女子正在冲着自己笑,就板着脸。
  
      然后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看到沈安这般淡定,赵曙的满意就更多了几分,“朕当初给了你国公之爵,最担心的是你就此心满意足,随后吃喝玩乐,不思进取,可今日见了这条路,朕不胜欢喜。”
  
      他真的很是欢喜,觉得政事堂后继有人了。
  
      沈安说道:“官家,人生而有灵,这是何等的幸运,可人生而数十年,就要撒手西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