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772章 高丽狠人

第1772章 高丽狠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和先生做邻居吧!
  
      李鹤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刺激。
  
      于是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时,他回身怒吼道:“大王在此,不得喧哗!”
  
      君王的威严必须要得到保证,所以王徽赞许的看了李鹤一眼,觉得这位名将果真不错。
  
      一个侍卫放慢了脚步走进来,来不及行礼,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大王,辽人败了!”
  
      “哦……”
  
      殿内突然多了些声音,侍卫抬头,就见到了一些涨红的脸,以及不安。
  
      “说清楚。”
  
      王徽迅速把不安换成了微笑。
  
      “……沈安早已布下伏兵,一举围杀了辽军,萧衍雄带着万余人遁逃,随后宋军一日就攻下了幽州城……”
  
      “一日?”
  
      那个老臣赞道:“果然是沈龙图,大宋第一名将!”
  
      有人不怀好意的看了李鹤一眼,大概是希望他站出来争风吃醋。
  
      可李鹤哪里敢和沈安争论长短。
  
      于是他的不敢在王徽的眼中就变成了沉稳,“李卿沉稳。”
  
      这分加的莫名其妙的,连李鹤都有些懵。
  
      他冲着来自于大王的赞赏微笑,那侍卫继续说道:“宋军如今正在攻伐辽人的南京道,一路势如破竹。”
  
      哎!
  
      王徽叹息一声,起身道:“马上派出使者去汴梁恭贺,另外……李鹤。”
  
      “臣在。”
  
      李鹤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爽到了极点。
  
      就在大伙儿觉得此战辽人占据优势时,某一力主张宋人会获胜,这眼光!
  
      哈哈哈哈!
  
      他想大笑,却只能忍住。
  
      “你去过汴梁,可见过沈安?”
  
      “见过。”
  
      “沈安……此人如何?”
  
      “沈安此人在汴梁很是不起眼,就和一个普通人一般。”
  
      “大隐隐于朝吗?”王徽笑道:“有趣。”
  
      他的微笑看着有些矜持。
  
      “但他却是杂学宗师,题海之术让天下读书人不再受困于缺乏名师,几首诗词皆为名篇,让人击节叫好。而他每次出征都会大胜而归,从未败过……
  
      大王,此人文武双全。”
  
      “是啊!文武双全。”王徽说道:“宋人自从去了狄青之后,我以为再无名将,这位沈龙图却横空出世,可见这上天也在眷顾着大宋!”
  
      那个老臣出班说道:“大王,那萧衍雄是北枢密使,最是霸道的一个人,征伐草原不臣时,手段凶狠。当年高丽去交涉时恰好遇到了他,他曾放话说,但凡辽皇下令,他将率大军出征高丽,寸草不留!当时我国惶然,可这位萧衍雄如今被沈安击败,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大王,辽人还有什么凭仗?没了呀!
  
      此刻高丽该马上向大宋示好,若是可以,该派王子前去汴梁,向宋皇恭贺。”
  
      王徽沉吟道:“贺使随后就出发,不过王子……”,他摇摇头,“不必了。”
  
      有人说道:“当年辽人要人质,咱们也没理会。”
  
      这是有先例在的。
  
      老臣苦笑道:“这不是人质,而是亲近之意。”
  
      可王徽只是不同意。
  
      最后就是论功行赏。
  
      “李卿慧眼,让我得知了宋辽的虚实,来人……”
  
      官升一级,钱财若干。
  
      李鹤就带着这些东西回到了家中。
  
      可他只看到了火光冲天。
  
      李鹤的家被烧了。
  
      他的妻儿都没逃出来。
  
      他回到宫中,把赏赐放在地上,免冠叩首,用力之大,没几下就满面是血。
  
      宫中传来了叹息声,有人嘟囔着,说文官下手真狠。
  
      李鹤起身出宫,步履蹒跚的模样让人心生恻隐。
  
      火已经被扑灭了,但余烬还有。
  
      李鹤就在烟雾中蹒跚而行,翻找了许久,找到了自己的妻儿。
  
      他抱着几个黑漆漆的东西仰天嚎哭的场景永远被人铭记于心。
  
      春雨来了。
  
      众人都说这是老天不忍见到人间有此惨剧,所以才降下了甘霖。
  
      李鹤埋葬了妻儿,宫中传来了谕旨。
  
      官升两级!
  
      李鹤就这么在一日之间官升三级,跻身于重臣的行列。
  
      他拒绝了所有的道贺,一人坐在了家中仅存的一间屋子里。
  
      这间屋子被烧掉了一点,里面没什么东西。
  
      他就席地而坐,大口的喝酒。
  
      他喝多了就嚎哭,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哭嚎声渐渐不可闻,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小包东西,打开后全是粉末。
  
      他把粉末倒在地上,随后用酒水稀释。
  
      最后他烂醉如泥,就倒在里面大睡。
  
      一条野狗悄然进来,嗅了嗅,就舔舐着地上的酒水。
  
      野狗寻摸了一番没找到食物,最后失望的出去了。
  
      它一路晃荡,走到城门处时缓缓倒下。
  
      “这狗怎地死了?嘴角还流血!”
  
      “吃肉吧!”
  
      “好,吃狗肉!”
  
      当夜有数名闲汉因为吃了狗肉而重病。
  
      深夜,李鹤醒来,一个黑影靠近,“宋人的密谍早就把北伐大胜的消息传递给了您,咱们的人一路快马加鞭到了西京,您为何不把消息送进宫去?”
  
      “没有为什么。”
  
      李鹤的声音有些沙哑。
  
      黑影说道:“可……罢了。先前有人探寻起火的缘故,说那火来自于卧室,小人担心他察觉是您自己点的火,就杀了那人。”
  
      李鹤微笑道:“你做得很好,来,某这里有些东西给你。”
  
      黑影靠近,李鹤猛地扑过去。
  
      几息之后,他放开脖子被拧断的黑影,喘息道:“富贵险中求,某毒死了自己的妻儿,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的家,这才换来了官升三级……谁也不能把这些夺回去,谁也不能!”
  
      他从黑影的身上寻到了短刃,毫不犹豫的一刀捅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挣扎着爬出去。
  
      “救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