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725章 扬眉吐气

第1725章 扬眉吐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久别重逢就必须要大哭一场。
  
  沈桥带着一家老小哭的不能自已,一边哭一边说着当年之事。
  
  沈安很尴尬。
  
  因为他哭不出来。
  
  可这个不能只是一边哭吧?
  
  看看沈桥,一边哭一边捶打着胸口,沈安真担心他捶断了自己的胸骨。
  
  “咳咳咳……”
  
  沈桥终于熬不住了,撕心裂肺的一番咳嗽后,成功的晕了过去。
  
  “叔公!”
  
  沈安赶紧去扶了一把,随后众人把他架了进去。
  
  沈安发现这些亲戚对自己很是满意,不禁有些好奇。
  
  他真的哭不出来。
  
  旁人也就罢了,他对徐州沈家压根就没有什么感情,哭什么?
  
  但这些人为何很满意呢?
  
  沈安回头,就看到了眼睛红肿的杨卓雪。
  
  我去!
  
  这媳妇竟然还有这等本事?
  
  果果在边上用手帕擦着眼睛,竟然也有些红肿。
  
  沈安内疚了。
  
  他觉得自己低估了这个时代的情义。
  
  看看妻子哭的这般伤心。
  
  看看妹妹哭的这般难过。
  
  连芋头都一脸沉痛,仿佛他刚死了老爹。
  
  哎!
  
  就我是个意外啊!
  
  沈安看了后面被陈大娘牵着的毛豆一眼,很欣慰的发现小儿子和自己一样,都没哭出来。
  
  一家人跟在后面进去。
  
  沈安打量着老宅子,觉得很有趣。
  
  前世他的童年大多在乡下度过,木制的老宅子,连地面都是实木铺设而成,经过多年之后,下面有些空,走动时木板一颤一颤的,发出吱呀的声音。
  
  “嫂子,姜汁放多了,我眼睛有些疼。”
  
  “别动,一会儿有茶水,你记得弄点在手帕上,用手帕擦眼睛,好得快……”
  
  沈安干咳一声,杨卓雪低声道:“不哭不行呢!当年娘家有个五年没见的亲戚来了,我娘就用姜汁把自己弄哭了,比那人哭的还厉害,最后那人感动的……随手就摘了金钗送给了我。”
  
  呃!
  
  这一招竟然是老丈母那边的秘技吗?
  
  沈安无语!
  
  大家进了正厅,一阵寒暄后,沈安一家子就先去安顿了。
  
  “这是当年你们住的地方。”
  
  带他们来的是个妇人,辈分是堂姐。
  
  沈安看着这几间屋子,点头道:“也算是久别重逢了。”
  
  堂姐捂嘴笑道:“当年你最是顽皮,经常到处跑,还喜欢玩火,几次差点把屋子都点燃了。”
  
  沈安干笑道:“那时不懂事。”
  
  堂姐看了杨卓雪一眼,低声道:“这娘子看着大气,安哥,谁给你说的亲?”
  
  沈安笑道:“包公。”
  
  “包公……包相公?”
  
  “对!”
  
  堂姐的眼中顿时就多了神彩,笑着过去和杨卓雪说话,又指点了许多事情,让沈安一家子很快就安置好了。
  
  “毛豆今天很乖。”
  
  果果把毛豆抱在膝上夸赞着。
  
  “姑姑,饿了。”
  
  毛豆大爷看来是憋久了,陈大娘去寻了带来的点心。
  
  而醒过来的沈桥正在被一家子围攻。
  
  “翁翁,这是安哥送的。”
  
  “阿舅,这一套文房四宝是御制的呢。”
  
  一家子七嘴八舌的说着,把沈桥弄的晕头转向,“好了!”
  
  他看着众人手中的礼物,苦笑道:“那孩子号称大宋首富,果然。”
  
  只是送个礼物,大伙儿随便计算了一下,价值就不下两千贯。
  
  这手笔!
  
  沈家数十年前出过两个官员,沈卞和沈靡,如今算是在蛰伏,沈安的礼物一下就让人记起了曾经的光辉岁月。
  
  “安哥呢?”
  
  沈桥问道,边上有人送了茶水来,他喝了一口。
  
  “刚才在那边哄那个毛豆睡觉,翁翁,安哥看着有些宠孩子呢!就这么抱着哄。咱们家可没谁这般过。”
  
  沈桥看了说话的妇人一眼,说道:“他们兄妹早年丧母,少年丧父,他一人背着果果从雄州到汴梁……”
  
  说到这个,他用力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让他们兄妹这般历险,老夫却是没脸啊!”
  
  大伙儿赶紧劝了一通。
  
  “那时候咱们也没消息,等得了消息,他们兄妹都在汴梁安家了,还进了朝堂。”
  
  一家子劝了一阵,随后大家就问了沈彬去汴梁的情况。
  
  “某见到韩相公了。”
  
  “韩相公……可威严?”
  
  沈彬说道:“韩相公是来求大哥的,说是请大哥收他家的子弟为徒呢!”
  
  “呀!”
  
  众人不禁震惊了。
  
  “安哥果然是有大出息了。”
  
  “这沈家以后怕不是要出一个宰辅了。”
  
  “是首相!”
  
  一阵喧哗后,沈彬说道:“大哥没答应。”
  
  一群男女老少都歪着脑袋看沈彬,眼里全是不信。
  
  “那是首相呢!能收了韩家的子弟为徒,以后和韩家就是盟友,这等好事他竟然不愿意?”
  
  沈彬点头,“大哥不答应,韩相公最后退而求其次,说是请大哥在以后照拂指点他的儿孙,大哥想了想,这才答应了。”
  
  里面屋传来了动静,沈桥冷哼一声,说道:“没死?没死就出来。”
  
  里面躺着的是沈建。
  
  沈彬进去,没多久就扶着他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