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698章 一把火

第1698章 一把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情况打探的差不多了,曹佾开始催促着沈安回去。
  
  “邙山军在外面晃悠,你也不担心他们会出事?”
  
  沈安在看草图。
  
  “皇城外面,西门那里有个水门,某这几日都去看过了,看守的很是松散,晚间应当没几个人。”
  
  “你想做什么?”曹佾有些紧张,皇城司的三人却茫然。
  
  他们不知道沈安尿性,可架不住老曹知道啊!
  
  这货就是个喜欢作死的,每到一处定然就要留点纪念。这到了幽州城,他怎会空手而归?
  
  只不过这厮真的是疯了吗?
  
  那是辽人的皇城啊!
  
  “那里就是个木门,某看过,都朽烂了,国舅……”沈安抬头,“想立功吗?”
  
  曹佾摇头,“某只想回家,你别作死可好?”
  
  沈安说道:“可还记得当年。”
  
  当年北伐时曹彬兵败,回到大宋后被追责,所谓的名将头衔也蒙上了一层灰暗。
  
  曹佾在犹豫。
  
  “很简单,某保证。”沈安很是蛊惑了一番,曹佾却上当太多,坚定的拒绝。
  
  “安北,此事不妥。咱们来此的目的是查探消息,如今也算是功德圆满了,你非得要去弄皇宫有什么意思?”曹佾认真的道:“咱们平安回去不好吗?”
  
  “可来都来了,不整点动静某心痒啊!”沈安说的很是平静。
  
  曹佾摇头,“不能去!”
  
  “好!”沈安点头,曹佾心中却没底。
  
  “你莫要哄某?”
  
  “好!”
  
  沈安寻个借口,把贺宝叫了出去,问道:“可能弄到火油?”
  
  呃!
  
  贺宝的眼中多了谨慎,“小人早就囤积了些油,不少呢!”
  
  “不错不错,留着做什么?”沈安觉得这事儿靠谱了。
  
  他准备临走前放一把火,而目的并非是心痒那么简单。
  
  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他比谁都清楚,可这把火却非点不可。
  
  贺宝看着很是憨厚,可此刻却露出了些狰狞,“这火油留着两个用处,一个是被辽人发现了,一把火烧死自己。若是没被发现,等大军北伐攻打幽州城时,小人就想办法点把火,把城中弄乱了。”
  
  “大宋从不乏好儿郎!”沈安颔首道:“你很好,不过某却希望你能等到城头更换旗帜的那一日。”
  
  “是。”贺宝憨笑道:“张都知说了,若是北伐成功,小人就算是立功了,到时候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汴梁青楼想去哪家就去哪家。”
  
  “一定!”
  
  这等人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为大宋效力,沈安觉得怎么嘉奖都不为过。
  
  可接下来怎么把火油弄进去?
  
  这是个难题。
  
  沈安又去了一趟现场,回来的路上让贺宝买了几坛子美酒,还有十余个大水囊。
  
  回到驻地后,曹佾见了他带回来的东西就叹息一声,蹲在那里愁眉苦脸的道:“说吧,想如何弄?”
  
  沈安和贺宝等人在灌装火油,一人提着水囊,两人拎着坛子缓缓倒进去。
  
  这是贺宝这几年一点点弄来的油,就和老鼠搬家似的。
  
  装满油之后,沈安让大伙儿睡觉。
  
  “晚上动手,贺宝先用粪车把火油弄到城外去。”
  
  一觉睡到下午,贺宝已经回来了。沈安亲自下厨,弄了一大锅汤饼。
  
  “味道真好,就是汴梁的味。”
  
  贺宝吃着吃着的,突然低头抹泪。
  
  “那年小人准备来北方时,张都知请了小人在汴梁的街头吃汤饼,说是最好吃的那家。那味道记忆犹新。”
  
  远离家乡几年,而且身处敌国,每日提心吊胆的活着,一旦萌发了对家乡亲人的思念,止都止不住。
  
  沈安知道这种感情,就没劝。
  
  吃了汤饼,沈安吩咐道:“贺宝和咱们分开走,春哥!”
  
  黄春这几日都在歇息,让贺宝有些不解,心想这人是谁,来这里无所事事。
  
  黄春点头,沈安继续吩咐道:“小种,你带着魏明去盯着水门那里,率先潜入。”
  
  闻小种点头,魏明兴奋的道:“总算是到了某的用武之地了。”
  
  他擅长潜入,只是上次在沈家被绳套吊在了半空中,差点被花花给撕咬了。
  
  沈安笑了笑,看向杨琪,“你跟着某。”
  
  杨琪有些沮丧。
  
  他的特长是验尸,此次跟来属于增长见闻,增加阅历,以后好大用。
  
  “出发!”
  
  沈安当先出了房间,曹佾很郁闷的跟在后面,“宝玉和某呢?”
  
  严宝玉没说话,他知道自己的职责。
  
  在闻小种领命去潜入时,保护沈安的重任就落在了他肩上。
  
  至于曹佾……
  
  “国舅,你看着老实。”沈安昧着良心说道:“稍后你在皇城的北门蹲着,就装作是乞丐。”
  
  “为啥?”曹佾不乐意了,“水门在城外,你们都出城,把某一人留在城内,这是什么意思?”
  
  沈安说道:“咱们必须要先出城,随后从城外的水门进来。进了水门之后,要走大半个皇宫才能到宫殿前,点火之后定然不能再原路返回,只能从北门出来。”
  
  “国舅!”沈安按着曹佾的肩膀,深情的道:“到时候咱们需要你在北门外面弄出些动静来,引开附近的人,随后咱们才能逃出来。”
  
  曹佾看着他,用力的点头,“好,你放心!”
  
  曹佾这人只要答应了就不会反悔,沈安拍拍他的肩膀,“若是咱们被发现了,国舅,有多远你就跑多远,寻机出城之后,就往城北去,邙山军在那一带候命,会带着你回汴梁。”
  
  曹佾嘴唇动了一下,“不能不去吗?”
  
  这般冒险是为何?
  
  曹佾知道沈安不是那等疯子,可他这是为何?
  
  沈安微笑道:“幽燕一带的汉儿早已忘却了故国,某此刻来了,想用一把火来告诉他们,这里将来定然是大宋的疆土,他们该要考量如何面对大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