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691章 谁是棒槌

第1691章 谁是棒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群准备弄出些人命来的百姓,此刻就像是鹌鹑般的老实,甚至还有些羞赧。
  “胡老三,出来!”
  一个老人连踢带打,把一个大汉赶了出来。
  大汉一脸纠结,双手抱头,说道:“小人……胡言乱语。”
  沈安飞起一脚,看似凶狠,可大汉只是觉着一股力量袭来,跌跌撞撞的连退了好几步。
  这种踢法很讲究,得在脚接触大汉的一瞬收一下,然后再接触发力,如此不伤人。
  不踢的话,先前大汉的话太过头了,堪称是无法无天。
  可要是踢伤了,沈安看着那些一脸期盼之色的百姓,又于心不忍。
  “回头再敢蛊惑,就去登州。”
  大汉拍拍身上,笑道:“登州好呢,能吃鱼。”
  身后一脚踢来,直接把大汉踢翻,接着一个五十多的精神老人走过来骂道:“让你一天嘚瑟,老子早说过了,若非是你的运气好,这般好勇斗狠早就出大事了!
  今日沈龙图大量,否则你别想活命!”
  大汉起身,束手而立。
  “爹爹,孩儿错了。”
  这等人若是在乱世,稍微发展一下就是亡命徒。
  老人拱手道:“得罪沈龙图了。”
  沈安点头道:“管着些,少惹祸!”
  这等人血气之勇,一旦勃发,最容易出事。
  老人回身骂了大汉一句,说道:“沈龙图,您看这般有缘,小人也不敢说请帮什么忙,只是请沈龙图指点一番……我家这畜生以后该去做什么才好。”
  说着他就跪下了。
  这是造成既定事实啊!
  沈安叹息一声,过去准备扶起老人,可谁曾想老人的劲大,差点把他自己给弄跪了。
  “起来说话。”
  沈安看到了边上的浓眉男子和他的随从,就微微颔首。
  老汉起身,看了男子一眼,低声道:“沈龙图,是那家人呢!”
  在仙源,那家人就只能是那家人。
  沈安点头,说道:“你这儿子血勇太过,很难管教,最好的法子就是去军中。只需磨砺数年,自然就好了。”
  军中血勇之人多不胜数,沙场上一声令下,袍泽们高呼一声,这时候新兵中的血勇之人就会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招数都忘记了,最后能活下来的,基本上都是悍卒。
  老人一把拽过儿子,竟然把他拽跪了下去,然后喝道:“快给沈龙图磕头!”
  大汉不解,但依旧叩首,而且很实在,一下一下的,地面都被磕出了个小坑。
  沈安颔首道:“有分寸就好。”
  老人很世故,让大汉叩首就是准备送他去从军。进了军中之后,有了今日的际遇,大汉也能说一声,‘是沈龙图让某来投军的’。
  这样当然有些不妥,所以老人先让儿子磕头请罪。
  人老成精啊!
  沈安笑了笑,然后瞪眼道:“赶紧灭蝗!晚些地里的东西收割干净了,记得深耕,把蝗子都给弄出来。”
  蝗子就是蝗虫的卵,这是个害人的东西。目前只是在土里蹲着,只等机会来临,再度为祸人间。
  有人问道:“沈龙图,这个蝗子可能卖钱?”
  问话的是个妇人,看着面色黝黑,手粗糙的不像话,背上还背着个女娃,让沈安想到了果果小时候的模样。
  他笑道:“一石三千钱!”
  “三千?”
  那个妇人欢喜的回头道:“官人,是三千呢!”
  一个黝黑的男子咧开嘴笑了,“那可好,那年朝中收蝗子,一斗才给二十文钱,这个可多了许多。”
  一石有一百斗,加起来就是两千文,而现在开出了三千文的价格,让百姓们欢喜不已。
  “多谢沈龙图!”
  百姓们欢呼了起来,沈安黑着脸道:“是官家和朝中给钱,谢某作甚?”
  “官家万岁!”
  欢呼声中,那些从外地赶来的百姓试探着过来,沈安横眉怒眼的瞪了几下,本地百姓讪讪的让开了通道,有人喊道:“别踩着庄稼!”
  “冲啊!”
  瞬间人潮就涌向了蝗虫。
  这就是灭蝗的人民战争啊!
  沈安见到这等气势,不禁心中暗爽。
  “见过沈龙图。”
  沈安回身,见是浓眉男子的随从。
  “何事?”
  随从侧身道:“我家郎君久慕沈龙图的大名,想请沈龙图饮酒。”
  沈安看着他,“他让你来请?”
  随从点头,沈安就笑了起来,“好大的脸面,滚!”
  随从愕然,刚想说话,一把长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敢?”
  他缓缓偏头看去,李宝玖脸上的那道疤痕就映入了眼帘,吓得他的腿一软,喊道:“郎君救命!”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奴仆。回去!”
  沈安很忙,还得在兖州一代视察。
  李宝玖收刀,说道:“郎君,该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咦!
  这厮的大宋话越发的厉害了啊!
  “沈龙图留步!”
  那浓眉男子策马过来,拱手道:“家仆无知,得罪了沈龙图,回头我收拾他。”
  沈安斜睨着他问道:“你要请某喝酒?”
  浓眉男子点头,沈安道:“如此寻个地方吧。”
  “请。”
  沈安和浓眉男子在前面,李宝玖和闻小种在后面,他低声道:“不是说这家人在背后捅了郎君一刀子吗?郎君为何还和他笑眯眯的去喝酒?”
  闻小种淡淡的道:“郎君在坑人之前,就喜欢笑眯眯的。”
  李宝玖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记得郎君喜欢哼歌,什么……甜蜜蜜……你笑着甜蜜蜜……就是这个?”
  闻小种的脸颊抽搐了一下,“对。”
  一行人进了仙源城,沈安拒绝了去那家的邀请,最后寻了家酒楼喝酒。
  酒楼没啥生意,伙计都跑的差不多了,据闻是去城外弄蝗虫挣外快。
  这年头的人,真是机灵啊!
  沈安对灭蝗大业再无疑虑,于是稍后和浓眉男子酒到杯干。
  浓眉男子对自己的酒量看来颇为自信,于是频频举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