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653章 谋官,自污

第1653章 谋官,自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梁氏从未觉得自己此生顺遂过。
  
      最早嫁给了没藏讹庞的儿子,也就是李谅祚的表兄。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于是和李谅祚就勾上了,在没藏讹庞准备对李谅祚下手时,给了他重重的一击,从此脱离苦海,进宫成为了李谅祚的皇后。
  
      成为皇后之后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青涧城的传言让她倍感煎熬,幸而李谅祚也去了。
  
      但西夏的局面并未随着李谅祚的离去而好转,反而出现了不少野心家。
  
      她一直在努力,但最终却败在了外部巨大的压力之下。
  
      西夏不断败在宋人的手中,那些势力开始了动作,她若是反应再慢些,绝对会成为某位权贵的玩物。
  
      这也是她果断把指挥权交给沈安的原因。
  
      若是要死,也得多杀几个逆贼再死。
  
      这就是她的性格。
  
      所以她见不得软弱的哭泣。
  
      “姐姐。”
  
      梁乙埋见她要出去,就挡在了前面,“是沈安……”
  
      “什么意思?”梁氏握紧双拳,“我们在汴梁被人欺负,这就是他所说的尊荣?我去问问他,看他怎么说。”
  
      “是他!”梁乙埋抹去泪水,“那些泼皮今日请客喝酒,我以为是有诈,谁知道前日围殴我的那几个都敬酒道歉,说是什么不打不相识。
  
      后来我一直提防着,那些人喝多了就勾搭着我的肩膀,说哪日见到沈安,别说他们欺负过我……以后咱们在这边被人欺负了只管说。”
  
      梁乙埋真的是百感交集。
  
      从到了汴梁开始,他就知道无数目光会盯着他的姐姐,那些变态的权贵会想尝一尝西夏皇后的滋味,为此不惜代价。
  
      所以他必须要狠,哪怕是面对十余个泼皮也得冲上去。
  
      梁氏楞在那里,梁乙埋的随从欢喜的道:“娘娘……”
  
      “住口!”梁氏低喝道:“以后跟着宋人的称呼走。”
  
      “是。”
  
      “娘子,那些泼皮还说明日来约郎君去玩耍呢!”
  
      这是好消息,让梁氏也喜上眉梢,“快去弄了醒酒汤来给大郎喝了。”
  
      梁乙埋坐了回去,吸吸鼻子道:“他们还说要请我去青楼,我没答应。”
  
      “少去那些地方。”梁氏皱眉道。
  
      “可宋人都喜欢去呢!连那些宰辅都去。”梁乙埋来到汴梁,恍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处处都是美景和诱惑。
  
      梁氏淡淡的道:“沈安就从不去青楼玩女人。”
  
      梁乙埋不服气的道:“他玩……他……”
  
      “滚!”梁氏羞恼的指着外面。
  
      梁乙埋耷拉着脑袋出去,刚出了大门,就惊讶的道:“你等怎地在此?”
  
      外面就是刚才和他一起喝酒的泼皮们,此刻这些泼皮看着鼻青脸肿的,为首的拱手道:“我等有口无心,这不就冒犯了梁郎君,还请梁郎君原谅则个!”
  
      众人齐齐拱手,引得周围的人纷纷看过来。
  
      这里是杀猪巷,最为热闹,梁氏兄妹来了之后,不少人都盯住了貌美的梁氏,可却一直没人动手。
  
      梁乙埋一直以为是皇城司的人出手了,此刻却恍然大悟。
  
      他先是郁郁不乐,然后说道:“可是他……”
  
      为首的泼皮苦笑道:“没想到传言竟然是真的,那位咱们惹不起。再说也不想惹他。”
  
      梁乙埋问道:“为何?”
  
      不敢惹权贵的泼皮,那叫做泼皮吗?
  
      以前在兴庆府时,泼皮们作死,竟然敢去梁家偷东西,见到侍女长得好,就按在边上准备那个啥,可见胆大。
  
      那泼皮肃然道:“沈龙图对外屡战屡胜,是我等眼中的好汉子,这等好汉子,我等只有钦佩的。你若是早说,咱们哪里会打起来。”
  
      我早说能说什么?
  
      梁乙埋有些沮丧,觉得自己也就比沈安小几岁,可做的事却差的老远。
  
      “梁郎君。”那泼皮突然挑眉,“想玩倭女吗?”
  
      “倭女?”梁乙埋哪里知道这个。
  
      “那些人悄然带来的汴梁,倭女……嘿嘿,温柔啊!就是别在意长相。”
  
      “哪地方的?”
  
      “倭国。”
  
      “倭国在何处?”
  
      “就在……不知道,好像在海外什么地方。”
  
      梁乙埋哪里见识过这等多姿多彩的生活,就说道:“要不明日吧。”
  
      现在他还得帮衬姐姐一下,好歹镇住那几个请来的人。
  
      “好说好说,那咱们明日见。”
  
      梁乙埋进去,梁氏见他欢喜,就问道:“他们所为何来?”
  
      “他们被打了。”梁乙埋叹道:“是沈安令人出的手。”
  
      梁氏嗤笑一声,“我就说皇城司的人怎么会管得那么宽,他们巴不得有人来骚扰这里,如此就能看到我这个大夏太后狼狈的模样,也能去讨好赵官家……”
  
      梁乙埋也觉得是如此,“他上次带去大夏的黑甲乡兵很厉害,只需几人就能盯住了咱们这里。”
  
      “可他却只是在看热闹!”
  
      梁氏咬牙切齿的道:“他沈龙图好大的威风,连泼皮都要听话。”
  
      想到自己在杀猪巷这段时日的艰难,梁氏就很难对沈安释怀。
  
      梁乙埋低声道:“姐姐,他们说明日请我去……青楼。”
  
      “去吧。”
  
      梁氏不在乎这个,“我也得好生盘算一番今日来的这些贵妇人,以后弄好了就是助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