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599章 卖个破绽,坑了许多人

第1599章 卖个破绽,坑了许多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央行不是东西。”
  沈安笑的很是得意,从钱庄成立到现在,他的目的从未变过。
  “某弄钱庄从不是为了什么平抑高利贷的危害,若是只想平抑高利贷的危害,某有许多种办法,而不一定要用钱庄。”
  “大宋以后的纸钞谁来发放?大宋钱庄!”
  “那些金银铺谁来管理?以后放开了私人钱庄谁来管理?大宋钱庄!”
  “大宋的赋税收支谁来管理……”沈安看着王雱,“大宋钱庄!”
  “你竟然想把大宋钱庄变成大宋的钱袋子?”
  王雱觉得沈安的谋划实在是太大了些。
  “被剥离了这些事务的三司还能做什么?三司使可还是计相?”
  “你这是在挖三司的根!”
  “……”
  沈安又躺了下去。
  “书院里的那些讨论你没参加?金融是什么?金融就是利器。此等利器散于三司里,有何作用?少了监督,少了制衡,最后会成为一块肥肉。
  大宋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职权交叉,枢密院、三司……这些衙门管得宽,什么都管,结果什么都管不好。这个天下就该各司其职,而不是含糊!”
  王雱沉默了。
  他再聪明,可哪里见识过后世那等专业的分工。
  “你是说……让大宋钱庄管钱……”
  “管金融。”沈安笑道:“某在书院里教过这个,你可回去看看。”
  王雱一路回了书院,找到了自己以前不怎么感兴趣的金融方面的教案。
  “为朝堂提供决策依据?”
  “大宋金融流通的监管者,规则制定者。”
  “货币发行回收的执行者……”
  “若是如此……”王雱闭上眼睛,“以后帝王想大笔花钱也得要钱庄审核,这是要做什么?”
  “好大的坑!”
  王雱拿着教案,抬头看着外面的阳光,“他给三司和这个天下挖了一个大坑。一个好大的坑。”
  ……
  三司的贪腐是个弹劾的好由头,御史台的御史们如同打了鸡血般的冲锋在前,一时间处处都是讨伐声。
  对此王安石喜闻乐见,甚至还自掏腰包,为那些中午也留在值房里写弹劾奏疏的御史们送温暖。
  “汤饼,热腾腾的羊肉汤饼了啊!中丞出钱买的,人人有份。”
  王安石并非是纯粹的直男,上官会的手段他一样不差,只是性格执拗了些而已。
  吃了汤饼,大伙儿干劲十足的继续书写奏疏。
  一个御史出了值房,喊道:“此事弹劾三司,可要加上沈安和大王对三司采买的建言?”
  有人喊道:“加上那个……怎么加?”
  “沈安……沈龙图的建言真是不错,若说三司是匹马,那这个建言就是给这匹马上了缰绳。而大王的建言更是深得制衡之妙,难道不夸赞一番?”
  “是啊!某虽然看不上沈安,可他那些建言确实是字字珠玑,是该夸赞一番。”
  “也是,如此咱们就夸赞一番吧。”
  于是御史们的奏疏进宫就出现了一个奇观。
  “官家,都是弹劾三司,随后就夸赞大王和沈安的。”
  “给我看看。”
  赵曙看了几份奏疏,笑道:“都说皇子目光锐利,沈安深谋远虑。”
  “皇子听政要少说话,但不可长久沉默,否则会被臣子忽视。”赵曙很满意儿子最近的表现,“大郎最近表现的不错,回头记得提醒我赏赐庆宁宫。”
  这也是一种手腕。
  当皇帝需要让外界知道自己满意皇子时,就赏赐些东西。当他需要让外界知道皇子失宠时,也可以用冷漠来发送信号。
  一冷一热,这就是手段。
  “只是沈安的封赏……”赵曙皱眉道:“我还在想,封爵……他如今是开国郡公,再上去也只是郡公,看似尊荣,可终究还是亏了他,我心中不忍。”
  陈忠珩笑道:“官家,那要不就封赏两个孩子吧。”
  “芋头到顶了。”赵曙很是遗憾的道:“芋头还小,封赏太过不是好事。所以你不见沈安就从不为此谋划,这就是知道这个道理。许多时候虚名反而累人。朝堂上懂的这个的不多,沈安却是其中的一个。”
  “官家,张八年来了。”
  张八年看着就像是飘了进来,行礼后说道:“官家,有密谍今日查探到了一个消息,您可还记得钱庄挤兑?”
  “不就是这几日的事吗?我还没糊涂。”赵曙淡淡的道。
  “是,那日沈安和国舅他们打断了不少纨绔的腿,那些纨绔的父兄大怒,其中有人蛊惑,说是三司正好从钱庄取了一大笔钱,不如去挤兑。若是钱庄被挤兑关门了,也算是给了沈安一个教训……”
  “谁蛊惑的?”赵曙的眼中冷色闪过,大抵是动了杀机。
  张八年抬头,“官家,那人最后去了榆林巷。”
  赵曙的脸红了一下,然后又白了,他一下全明白了,“他先打断了那些纨绔的腿,让他们的父兄愤怒,随后令人混进去蛊惑那些人去挤兑。那些人哪里知道西北那边送来了许多珍宝,他召集商人发卖,手中铜钱充足,那些人挤兑失败……
  这是个由头,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头,他借着这个由头开始对三司下手了,什么采买的契约,他开了个头,大郎随后就建言钱庄独立出来审核三司的花销,这是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