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559章 她一定会来

第1559章 她一定会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双腿并拢,下腰……慢慢的。”
  厢房里已经铺上了一层厚布,十余名女子站立,缓缓向前下腰。
  沈安就站在最前面,带着她们做动作。
  “保持住。”
  沈安回身,开始纠正她们的动作。
  外面来了梁乙埋,他站在那里,正好看到了全貌。
  一个妇人双手抱住小腿后面,可脑袋却抬了起来。
  沈安伸手压下她的脑袋,妇人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好似绷不住了,一下就扑在了沈安的怀里。
  这个妇人梁乙埋认得,上次狩猎时彪悍的一塌糊涂,可此刻却变成了弱不禁风。
  沈安微笑着扶住了她,然后示意她下腰。
  这人不算是英俊!
  梁乙埋发誓自己并未说谎。
  可这个不算英俊的沈安是怎么吸引了这些贵妇人的呢?
  自信!
  一切在握的自信!
  沈安俯身下去,一手按住一个妇人的大腿,一手按住她的脊背,略一用力,这个动作就标准了。
  “先生让你等保持住。”
  沈安负手在巡查,看到了梁乙埋也不搭理。
  稍后动作结束,妇人们瘫坐在地上,笑吟吟的看着沈安。
  那眼神,真的和母狼似的。
  沈安颔首出了厢房,密谍开始和贵妇人们说话,各种闲聊。
  二楼,梁乙埋和沈安相对坐下。
  “宋人是什么意思?”
  “梁氏呢?这是不好意思来了吗?”
  沈安并未给梁乙埋脸面,这让他不禁大怒,“这里是兴庆府!”
  “那又如何?”沈安看着他,“在这里,某比你安全。”
  梁乙埋沉着脸,“你想说什么?”
  “某想说,你带来了灾祸!”沈安摆摆手,门外的严宝玉消失了。
  梁乙埋回身看着门外,然后走到了窗户边,悄然推开了一条缝隙。
  “若是能被你看出来,那他们还怎么厮混?”
  沈安笃定的态度激怒了梁乙埋,他回身,压低嗓门说道:“某随时都能弄死你!”
  他的眼中有不加掩饰的仇恨,“大夏数次和宋人交战你都在,每一次……每一次的失败都有你的影子,若是弄死了你……”
  “你可以试试。”
  沈安在微笑。
  梁乙埋武力值不低,他真的想了一下这个可能性。
  动手之后从窗户跳出去,如何?
  门外突然出现一人。
  “李宝玖?”
  梁乙埋冲了过去,愤怒的道:“你竟然还敢回来?”
  洗去脸上装饰的李宝玖在沉默。
  “我要他的家人平安!”沈安突然翻脸,冷冰冰的道:“若是李宝玖的家人出事,你就算是跑到了天涯海角也逃不脱沈某的追杀!”
  “你先想想自己怎么能活着走出兴庆府吧。”梁乙埋冷笑出去。
  他一路下楼,发现楼梯转角处站着一个男子,正在眯眼倾听着什么。
  “闪开!”
  他虚踢一脚,男子偏头看着他,皱眉道:“不要下去!”
  梁乙埋冷冷的道:“怎地,想扣下我吗?”
  男子微笑摇头,然后避开。
  梁乙埋走下了楼梯,十余名侍卫正在等候。
  “我们……”
  他刚开口,前面的一名侍卫突然前冲,他前冲的同时,长刀拔出。
  刀光闪过,梁乙埋瞪大眼睛,却没有丝毫反应的余地。
  这是王宫中的侍卫,按理最为忠心。可现在却有人变成了刺客,这个变故让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侍卫前冲两步,突然脚下踉跄,然后抬头看着楼上,不甘的大吼一声,重重倒地。
  他的咽喉处插着一支弩箭,扑倒后的撞击让弩箭穿透了后颈。
  梁乙埋只觉得浑身发寒,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侍卫里出现了刺客,安全的王宫顿时变成了危险地带。
  他缓缓回身,就见到刚才在楼梯转角处遇到的男子正收了一张小巧的弩弓。
  “多……多谢了。”他话一出口,才发现嗓子沙哑的厉害。
  “不客气。”
  沈安出现了,他已经换了衣裳,身后跟着李宝玖和黄春。
  “你要去哪?”梁乙埋和他一起往外走,“那些人看到我来了此处,多半会猜疑你们的身份,你此刻出去就是找死。”
  “这里闷得慌!”沈安呵呵一笑,带着人走出了客店大门。
  “这个疯子!”梁乙埋看着那些侍卫,最终找出了两个认为比较稳妥的,“去跟着他。”
  他一路回到了宫中,禀告了先前的事。
  “侍卫不稳靠了?”梁氏面色铁青,“看来有人是想剪除我的羽翼,首要就是杀了你。所以才会发动藏在侍卫里的奸细。查一遍,快去!”
  她挥舞着双手,有些歇斯底里的嘶喊着。
  清查注定是徒劳的,稍后梁氏醒悟过来,赶紧叫停,可侍卫还是被拷打死了两人。
  她走出了大殿,看着那些神色惶然的侍卫,突然觉得四面皆敌。
  “沈安如何了?”
  有人去问,稍后带回来了那两名侍卫。
  “娘娘,有多名贵妇邀请沈安游玩,十余辆马车招摇过市,百姓为之侧目……”
  梁氏冷笑道:“他也不怕死在那些贪婪的女人的身上?罢了!”
  ……
  兴庆府的大牢里,狱卒骂骂咧咧的在送饭。
  大牢里光线昏暗,各种气味混合在一起,堪称是威力无穷。
  随着梁氏姐弟和权贵们的斗争越发的激烈,大牢里的人也越发的多了。
  所谓的饭不过是些杂粮混合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大抵狗都不乐意吃的那种味道,可人犯们却抢作一团。
  “啊!”
  一个妇人被一个大汉压住了,她拼命地挣扎着,边上的两个孩子在撕咬大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