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543章 让你们全吐出来

第1543章 让你们全吐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顼失踪了。
  
      赵曙面色铁青的把张八年骂了个狗血喷头,旋即召见了沈安。
  
      “他说是去什么……调查,去百姓中,这是你的主意?”
  
      “是。”沈安没想到赵顼竟然一去就是五天,信讯全无。
  
      “皇城司的人丢失了他的踪迹,你去查。”
  
      赵曙冷冷的道:“邙山军的斥候天下无双,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春哥的确是个大杀器,可这个大杀器只能侦测敌军的动向,对于友军没用。
  
      沈安苦着脸出了宫,有内侍在等候,“夫人问大王的安危如何。”
  
      所谓夫人就是赵顼的正妻向氏。
  
      “无碍!”
  
      沈安很笃定,内侍回去转达了这话。
  
      “沈龙图说是无碍!”
  
      “那就好。”向氏松了一口气,又拿起了一件半成品的手绢,笑道:“沈龙图乃是我朝名将,他说无碍,想来大王定然无事。”
  
      可名将也不好找人啊!
  
      现在又没有定位系统,更没有寻人启事。
  
      沈安站在汴梁城城外,很是惆怅的道:“为了安全着想,连悬赏都不能,怎么找人?”
  
      他一旦悬赏,说是找到大王者赏金多少,回头赵曙和高滔滔就能把他生吞活剥了。
  
      那是主动暴露目标,赵顼真的要危险了。
  
      别怀疑那些反对新政的家伙的决心,一旦有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灭了赵顼这个新政的狂热支持者。
  
      所以还是慢慢寻摸吧。
  
      沈安冷静了下来,“某让他去城镇调查,他说过三天必回,既然没回来,要么是遇险,要么就是觉着找到了好东西……他的身边有陈全带着的几个侍卫,除非是遇到有预谋的截杀,否则不会遇险。那么……去,让兄弟们顺着打听过去。”
  
      邙山军的乡兵们换了便衣,沿着那条路线开始打探消息。
  
      “大王曾经在这里吃过饭,还问过掌柜的生意和交税之事。”
  
      这是很偏僻的一家酒肆,里面连羊肉都没有,全是猪肉和鸡鸭肉,而且那味道让沈安连吃的欲望都没有。
  
      “大王吃了半只鸡,喝了一碗酒水。”
  
      黝黑的桌子上全是污渍,很难想象养尊处优的赵顼能安然坐在这里吃了半只鸡。
  
      好事。
  
      沈安出了酒肆,看着前方的那条小路,问道:“前方是什么地方?”
  
      掌柜被带来了,看着凶神恶煞的他,此刻老实的和一只鹌鹑似的。
  
      “贵人,前面就是材树村。”
  
      “这名字太霸道了。”
  
      材树村的谐音很霸道,可一见却很惨。
  
      百余户人家散落在平原之上,还有条小河就在村边。
  
      村里的屋子看着破破烂烂的,连村头的一条癞皮狗都瘦的脱了形,一看就是妥妥的营养不良。
  
      癞皮狗叫唤了一声,黄春扔了一块肉干过去,癞皮狗冲过去一口咬起了肉干。它转身咀嚼,咽喉里还发出了低嚎。
  
      沈安下马,吩咐道:“来几个人就好了,其他的在外面等候。”
  
      他带着人进了村子,不用找,就循着声音去了。
  
      过了前方的屋子之后,右转就就是一片空地,这里大抵是村民们晒粮食的地方,很是平整。
  
      一群农人就蹲在那里,而在前方,脏兮兮的赵顼站在石碾上,正在说话。
  
      “……为何不多养些鸡?”
  
      “喂不起。”一个老农咳嗽一声,吐了一口浓痰,摇头叹息,“年轻人,养鸡不是赶出去就能吃饱了,你若是把鸡赶出去觅食,不是饿死就是被蛇虫给咬死。”
  
      呃!
  
      这个就是生活经验了。
  
      “养鸡要喂食,自家都吃不饱,拿什么喂它?只能养几只下蛋鸡罢了。那鸡蛋还能换钱。”
  
      “那为何不多养些?卖蛋也好啊!”赵顼觉得这等事儿该支持。
  
      “要缴税。”老农不屑的道:“但凡卖东西都要缴税,你不知道?”
  
      赵顼才将知道,所以很是纠结。
  
      “那若是不交税呢?”
  
      他觉着自己触摸到了些东西,很激动。
  
      沈安也很激动,带着人退到了边上。
  
      “若是不交税,那咱们想养什么就养什么,自然不怕。”老农不耐烦了,起身道:“家里说是没活,可蹲在这里没事做也是浪费粮食,回家躺着去。”
  
      “就是,躺着饿的慢,出门饿的快。”
  
      “回家回家!”
  
      赵顼赶紧说道:“这边马上发东西。”
  
      老农又蹲了下去,咳嗽道:“发什么?这次可不能再发那等干饼子了,里面有土,吃了拉不出屎来。”
  
      操蛋啊!
  
      沈安无语,他没想到赵顼竟然是靠着这等招数来收集民意。
  
      “就干饼子,要不要?”陈全这几天的变化也很大,首先是脏了,其次就是很绝望。
  
      在这个村子里他们待了两天,赵顼说不要花钱太多,否则百姓不会讲真话,于是他带着人跑去最近的一个镇子里买了这种干饼子来,连他们都是吃这个。
  
      这干饼子很便宜,可里面竟然掺杂了许多东西,陈全发誓自己曾经吃到了干草。
  
      老子不是牛啊!
  
      这样的日子他一天都不愿意再过下去了,可大王都吃,他能不吃吗?那回头高滔滔能亲手撕了他。
  
      农户们得了干饼子就小心翼翼的收在怀里,然后彼此得意洋洋的对视,大抵是想说赵顼是个棒槌,莫名其妙的问些话,然后就给好处。
  
      “某最后再问问,若是不收你们的商税,那你们想做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