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518章 断腿,龙图

第1518章 断腿,龙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朝堂上打架的风潮是谁带起来的?
  沈安!
  他带头在朝堂上打架斗殴,随后包拯跟上,一笏板就抽晕了一个。
  这是在朝堂上。
  而在皇城外,官员们打架斗殴,也是沈安带起来的。
  有仇就报,别含糊。打断他们的腿,让他们嚎叫,让他们懊悔。
  这便是沈安的信念,此刻被唐仁继承了。
  可历来都是沈安打断别人的腿,从未失败,此刻唐仁却败了。
  他鼻青脸肿的模样看着很好笑,而那五人就一人流鼻血,战果辉煌啊!
  可那五人此刻却面色惨白,慌的一批。
  “沈安来了!”
  卧槽尼玛,唐仁这个畜生,你在挖坑埋人啊!
  唐仁在笑,笑的很是得意。
  沈安出现了。
  他不断冲着左右拱手,就像是来视察的领导。
  那五人刚想解释,唐仁惨叫一声,“郡公……”
  沈安看了过来,皱眉道:“你是……”
  唐仁摸摸自己变形的脸,“某是唐仁啊!”
  卧槽!
  这个猪头是唐仁?
  沈安仔细一看还真是,他冷着脸问道:“谁干的?”
  竟然敢对他沈某人的人下手,这不是作死吗。
  唐仁回身指着那五人,“就是他们。”
  沈安把马缰丢给李宝玖,然后活动了一下脖颈,伸手:“棍子呢?”
  李宝玖在马背上把棍子取下来,沈安接过,狞笑道:“沈某离开汴梁许久,竟然就有人敢动手,可见沈某还是太仁慈了些……”
  “是他先动的手!”
  那五人开始后退。
  他们看着左右,那些官员都在避开。
  有人的眼神闪烁,低声道:“唐仁是故意的。”
  “是啊!就是给沈安动手的机会,你看他鼻青脸肿的,果然够狠啊!”
  “只是沈安一人,弄不好会被反过来暴打一顿。”
  沈安冲了上去,随即就是一场单方面的暴打。
  那五人竟然没有丝毫反抗能力,让准备看热闹的人大失所望。
  “沈安你不得好死!”
  “啊……”
  木棍挥舞,惨叫声回荡在皇城前,让人头皮发麻。
  “韩相!”
  “包相!”
  宰辅们过来了,众人赶紧行礼。
  沈安兀自在挥舞木棍,稍后他把木棍一丢,神清气爽的回身拱手:“见过诸位相公。”
  韩琦看着那倒地惨叫的五人,皱眉道:“冲动了。”
  “是。”沈安笑了笑。
  唐仁走了过来,低声道:“那五人平日里最是叫嚣,经常说您的坏话,更是反对新政的急先锋。”
  赞!
  沈安点头,觉得唐仁越发的聪明了。
  这个时候他手握大功,怎么消磨?
  打断腿啊!
  这不打断了五条腿,你看看宰辅们那满意的神色,和谐了啊!
  “唐仁果然是够阴的啊!”
  “是很阴,那五人平日里和他争执过,还是反对新政的,这一下沈安动手不但消磨了功劳,还能震慑那些反对新政之人,堪称是一箭双雕,若是唐仁没被打的这般惨,那这就是一场完美的谋划。”
  “开门了!”
  皇城开门,众人一拥而入。
  沈安和包拯走在一起,包拯很头痛的道:“你若是要消磨功劳,也不必打断人的腿,直接去打宗室……比如说赵允弼,你去打他一顿多好?能抵消功劳,还解气,你看老夫做什么?”
  包拯瞪眼,沈安干笑道:“包公,咱们换个话题吧。”
  包拯却没好气的道:“那赵允弼就是个阴的,打了就打了,官家只有欢喜的份。当年他不是阴了你几下?”
  “包公……”
  沈安笑的更加的尴尬了。
  包拯觉得不对劲,就回头看了一眼。
  赵允弼和几个宗室长者就跟在后面。
  赵允弼面无表情,其他人神色古怪。
  他目前是被幽禁之中,不过每当有大规模朝会时,他也能被放一回风。
  这不今天就来了。
  不知道他听到包拯的这番话之后,会不会想杀人。
  一路进去。
  今日的朝会人很多,大多是喜气洋洋的。
  照例是议事,完毕之后,赵曙笑吟吟的说道:“沈安此行立下大功,朕却不能不赏……”
  “陛下……”
  陈忠珩走了出来,一脸悲痛的模样。
  “何事?”赵曙板着脸,看着很不高兴。
  “陛下,刚才有人来报,先前在皇城外,沈安打断了五人的腿,惨叫声把周围的狗都吓跑了……”
  皇城前有许多摊子,专门给官员们提供吃食。能来参加朝会的官员权贵们大多不差钱,所以经常吃剩下些食物,于是就便宜了那些狗。
  一来二往的,这里就成了一个狗子的集中地。
  惨嚎声能吓跑那些贪吃的狗子,可见有多渗人。
  “嗯!”
  赵曙的目光一冷,“为何?”
  “陛下,那些人动手打伤了唐仁,臣一时义愤,还请陛下责罚。”
  “朕是要责罚!”
  赵曙冷冷的道:“本来你立下灭国之功,朕要重赏。”
  果然,那话儿来了啊!
  众人心知肚明,都知道沈安在演戏,官家也在演戏,而唐仁被打只是一个引子罢了。
  君臣相得就是这个模样啊!
  一番痛斥之后,赵曙有些累了,说道:“罢了,封赏削一些,如此,你可为龙图阁待制。”
  嗡的一声,吕诲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二十四岁的龙图阁待制,官家,你想让史书上怎么写?
  龙图阁待制,以后沈安就能和一干重臣拱手说话,平起平坐了。
  吕诲觉得眼睛发涩,身体酸痛,只想回家大睡一天。
  沈安也楞了一下,他想过许多种可能的封赏,比如说爵位。
  可爵位封赏只是虚的,那些食邑都是假的,一户食邑每月给你十几文钱罢了,你若是以为那些食邑都是你的佃户,御史会把你喷成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