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469章 初生牛犊,捅马蜂窝

第1469章 初生牛犊,捅马蜂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被沈安吓住了?”
  张八年见唐介神色不自然,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是。”唐介是真的被吓住了。
  “他说了什么?”张八年在看册子,上面是准备在西夏铺开的人手。
  “他说……”
  唐介有些犹豫。
  “说话!”张八年抬头,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深凹的眼眶里,仿佛有鬼火在燃烧着。
  唐介马上实话实说,“他说都知你不要脸,不想落人情。”
  发飙吧。
  唐介低头。
  良久他发现没反应,就抬头看了一眼。
  张八年正在看册子,突然说道:“让张五郎来。”
  稍后张五郎来了,张八年看着他,“你在中京城出生入死,立下了大功,如今可还敢出门?还是说你只想在汴梁待着养老。”
  有本事的,或是没关系的密谍大多在外面,留在汴梁的不是轮换回来的密谍,就是那些没出息的家伙。
  正所谓看门狗没出息,有出息的都自己出去寻摸食物。
  张五郎抬头,“下官愿意去西北!”
  聪明人呐!
  张八年赞许的点点头:“西贼丢了半壁地方,内部定然是矛盾丛生,官家的交代!”
  众人束手而立。
  “官家说了,西贼不是大宋的大患,所以要打,也要拉,若是能拉过来,这便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上!”
  “是。”
  张五郎抬头问道:“下官此去是何章程?”
  “你管着西夏那边。”
  从一个密谍变成了密谍头子,而且被托以重任,负责一个方向的密谍,这是看重,也是重压。
  张五郎没有犹豫,“下官领命。”
  张八年突然笑了一下,也就是扯动一下嘴角罢了,“那沈安骂了某,却甘心把走私西夏大力丸之事交给皇城司,这是顾全大局。而你本可凭着功劳留在汴梁安享太平,可却主动请缨……这也是顾全大局。”
  张五郎并未主动请缨,但张八年这么一说,就是给他加分,以后别人一提起他张五郎,那得多加个慷慨激昂。
  “某执掌皇城司,按理不该评说大局,可某却有一言。”
  张八年放下册子,冷冷的道:“某些人说的太多,某些人却做得太多,冷眼旁观之下,高下立判!”
  说得多的自然是那些反对派,做得多的却是革新派。
  张八年的站队来的很是突然。
  却格外的振奋人心。
  “你去一趟沈家。”张八年最后交代道:“沈安于外交之道的造诣独步大宋,你去一趟他家,好生请教一番。”
  张五郎稍后去了沈家。
  “是你去西夏吗?”
  张五郎看着唇红齿白,堪称是花样美男。
  “是,还请郡公赐教。”
  沈安想到了梁氏那个娘们,上次他们彼此暗算,结果都有准备,堪称是棋逢对手啊!
  “西夏内部会纷争,各种纷争,但更多的是绝望。只是你别指望他们会害怕。”
  沈安微笑道:“他们不怕任何人,明白吗?”
  “是。”这是基调,若是掌握不好这个基调,他张五郎随时会在西夏翻船。
  这时他才知道张八年叫自己来的用意。
  沈安对西夏的看法果然与众不同啊!
  “其次便是梁氏,记住了,这是个喜欢权利的女人,你别用平常女子的那等想法去套在她的身上,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五郎去西夏,绝对是要利用他的长相。
  可西夏那边的女人却不同于大宋和辽国,不给他敲警钟,这小子说不定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下官受教了。”张五郎感激的道:“只是还想问问,那梁氏的秉性如何?”
  “野心勃勃,喜欢用刀枪来说话。”沈安淡淡的道:“所以你去西夏是一回事,大宋的外部压迫才是最关键的,明白吗?”
  “是。”
  张五郎走了,临走前郑重磕了个头。
  沈安这番指点能救他的命!
  张五郎是和冯章一起出发的。
  两人在城外相遇,却不相识。
  皇城司有人来送张五郎,而冯章却只是被两个军士带着,惆怅的回首看了一眼汴梁城,然后渐渐远去。
  朝阳洒满了他的身上,也洒满了张五郎的身上。
  “诸位兄弟,某这便去了,待某归来时,不醉不归!”
  众人拱手,“五郎此去当建功立业,别回头!”
  皇城司有个传统,出发之后别回头,一旦回头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走了!”
  张五郎策马回头,然后渐渐远去。
  洪氏就站在城门里面,进入说好了不来相送,可最后她还是没忍住。
  朝阳渐渐灿烂。
  就在这片朝阳中,韩琦走进了宫门。
  一个小吏跟着进来。
  “见过韩相。”
  “何事?”
  小吏看着精神抖擞,拱手道:“下官三司户部衣料案程凌,下官近日编造俸禄时,发现政事堂有五人多发了俸禄,下官来此核查。”
  韩琦随口道:“查吧。”
  回到值房后,他想了想,“刚才那个程凌,看着模样不像是普通的,老夫怎么想到了学生呢?”
  他笑了笑,“是了,那些小吏见到老夫无不胆战心惊,甚至还有瑟瑟发抖的,此人却侃侃而谈,不卑不亢,只有书院的那些学生才有这等从容。”
  有人去问了,稍后回来说道:“韩相一语中的,那人正是邙山书院的学生,被三司招进去的一人。”
  “他查什么?”
  曾公亮只是随口一问,这等杂事哪里轮到他来管。
  “说是咱们这边的俸禄发多了。”
  “那是他们的错,和政事堂有何关系?”但凡做官的,罕有不护短的,曾公亮也是如此。
  稍后有人来报,“诸位相公,外面吵起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