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437章 发狂的左路军

第1437章 发狂的左路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折继闵去了之后,折克柔就成了众兄弟的老大,但和弟弟折克行早早就去了京城当人质不同,他一直跟在叔父折继祖的身边,算是享福吧。
  如今数年过去了,他在西北变成了个纯正的折家子,而弟弟折克行在京城据说混的也不错,竟然成了万胜军的都虞侯。
  消息传来时,折克柔喝得大醉,欢喜的不行。
  父亲去了,几兄弟的未来会如何,这是他一直在发愁的事。
  叔父对他很好,但凡有机会都让他上,这是弥补。
  当年折继闵去了之后,折克柔几兄弟还小,不可能接班,所以折继祖才能兄终弟及。
  以后呢?
  他不知道。
  但弟弟混的好,他也就放心了。
  此次折克行跟着中路军出征,折克柔也在关注着,可中路军一直没消息,让他也是有些担心。
  此刻他在欢喜的大笑着。
  “安北拿下了盐州?”
  折继祖的脑海里浮现了附近的地图,“洪州,盐州,好快!和咱们差不多了。”
  右路军在他的率领下,连克左厢军司和银州,他开始还觉得自己独占鳌头,可现在沈安竟然和他持平。
  一时间折继祖不禁生出了些惺惺相惜的心思。
  “这不是富相的人。”
  来报信的骑兵经过了身份核查,被带了过来。
  “知城,这是沈郡公的人。”
  来人是乡兵,见到折继祖拱手,“郎君统军一战下洪州,随即全歼宥州敌军,第三战攻下盐州,郎君有交代……”
  折继祖身后的折家子们和众将都在狂喜着,几乎不敢相信。听到交代,他们不禁就坐直了身体。
  “安北有何话说?”
  这一刻折继祖这个‘安北’说的与有荣焉。
  唯有关系亲密的人才能这么称呼沈安,否则他只能称呼沈安为‘沈郡公’,或是‘沈龙图’。
  三城啊!
  左路军打下两城,骄傲的不行,可现在沈安的战绩一出,那些傲气都被压下去了。
  乡兵看了一眼折家子们,说道:“郎君说折郎君第一战中规中矩,第二战势若疯虎,第三战跟着刀斧手们冲进盐州城,所向无敌……”
  第一战折克行没啥表现的机会,第二战在宥州城外,他带着万胜军堵截守军,第三战他第一批冲进了盐州城,无人能敌。
  “郎君说假以时日,折郎君当然能成为折无敌!”
  折无敌提前亮相了!
  “遵道竟然这般吗?”
  折继祖欢喜的道:“他可还好?”
  乡兵说道:“折郎君很好,我等出发时,郎君已经领军去打韦州了,有话对知州说。”
  他看看左右。
  折继祖说道:“都是能放心的。”
  乡兵这才转述了沈安的话,“郡公说了,打下夏州之后,右路军当马不停蹄赶往灵州。”
  有人问道:“路上怕是会有敌军拦截。”
  乡兵看了那人一眼,说道:“我军会横扫这一路的敌军,左路军可无需考虑拦截。”
  这话硬的有些梗人,却格外的自信。
  乡兵冲着折继祖拱手,“我等要些粮草,马上要去追赶郎君了。”
  折继祖安排人带他们去补给,等他们走后,挥手就是一巴掌。
  一个折家子捂着脸不敢说话。
  折继祖缓缓说道:“中路军已经打下了三地,此战头功已经是他们的了,可安北还是派人来报信,就是想让咱们少些顾虑,尽快赶到灵州去,知道早早的去了灵州做什么吗?”
  众人低头。
  “是去立功!”
  折继祖皱眉道:“安北这是念旧情,但更是看在了遵道的情分上,否则他大可不搭理咱们,等韩相那边派人来传递消息,咱们怕是还蒙在鼓里。”
  他看了折克柔一眼,颔首道:“遵道不错,此战后,他也算是声名鹊起了。”
  “至于什么路上的拦截,敌军主力已去,小股人马的拦截怕什么?还有脸问,老夫都没脸听!听听安北的安排,这一路的阻截他会扫平,什么意思?为了咱们左路军,他要派出一股骑兵去扫荡万井口到灵州一线,这般有情有义的人,你也有脸说什么担心路上有敌军阻拦……这话像是什么?”
  折克柔不悦的道:“像是搪塞!把安北的好心当做是驴肝肺。”
  “正是。”折继祖越说越生气,“看看你们,小心眼到了这等地步,再看看安北,他把事做在了前面,却不居功,你等何时才能有这等胸襟和气度?若是有了,老夫死了才安心。”
  众人凛然,被打的折家子低头认错。
  折继祖叹道:“安北为何要让折家赶紧立功?谁知道?”
  折克柔说道:“叔父,大宋越发的强大了,此战之后,麟府路左侧再无威胁,唯一要防备的就是右侧的辽人,麟府路……越来越不重要了。”
  “立之你能想到这个,老夫算是放心了。”
  折克柔的字是立之。
  折继祖欣慰的道:“此战之前,老夫还得要看看,看看大宋能否击败西夏人,可安北闪电般的拿下三城,让老夫知道一件事……西夏不会再是大宋的心腹之患了。”
  “而后就是辽人,可辽人近几年在大宋的手中可没讨过好,耶律洪基亲征都被击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辽人的威胁越来越小,而麟府路就变得无足轻重了。麟府路以后大概会成为一个地方小城,可折家怎么办?”
  折继祖欣慰的道:“幸而遵道在汴梁认识了安北,早早的就让两家成了一家人,有沈安在,就能影响到大王,还有包相他们,以后的折家才有了保证。知道吗?老夫这几年也在京城经营了一番,想结识些重臣,可不管是送礼还是示好,无人答应,只是还客气,后来老夫才知道,这客气大概也是看在了安北的面子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