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418章 致敬

第1418章 致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封丘县衙里,吕诲坐在上首,冯耀祖只能在边上作陪。
  “吕知杂,吴御史来了。”
  吕诲抬头,“让他进来。”
  冯耀祖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过往的憋屈都散出来了。
  吴征在封丘县四处折腾,让他苦不堪言,而且此人还软硬不吃,很是硬扎。
  如今你御史台的吕知杂来了,你还能嘚瑟吗?
  吴征进来,行礼后,吕诲说道:“让你等来地方是监督,却不是折腾。把地方折腾的苦不堪言,这不是朝中的本意。如今封丘县上下把状告到了朝中,此事不可为,你跟某回去。”
  下派御史是新政重要的一环,吕诲一直在冷眼旁观,如今见吴征碰壁,他的心情好的不行。
  这就是你们坚持的新政?
  笑话罢了。
  哈哈哈哈!
  他心情愉悦,随即起身拱手,“冯知县,回去后御史台自然会重新换人下来,还请见谅。”
  往日他哪里会对冯耀祖这等小官低头,今日不过是借着对冯耀祖低头来打击新政罢了。
  看看你们干的好事,为了给你们擦屁股,吕某都无奈对一个知县低头了。
  冯耀祖只觉得浑身发飘,大有马上乘风归去的爽快。
  人生之快意是什么?
  看着对手低头!
  此刻便是了。
  他微笑道:“吕知杂客气了。”
  此战大获全胜,他将会名扬天下。
  吴征心中难受,他摸了一下胸口那里的凸起。
  那是沈安给的册子,说是能打脸吕诲。
  先前他浑浑噩噩的没注意,此刻想了起来。
  是什么?
  他摸出了册子,那边吕诲已经在往下走。
  吴征打开册子,看着那一笔笔记录,不禁念了出来。
  “治平二年三月,封丘士绅杨靖请冯耀祖吃酒玩女人,随后杨靖侵占三百余亩良田之事被压下……”
  正在走下来的吕诲一怔,“什么?”
  正准备送吕诲出去的冯耀祖愕然,然后仔细回想着,可却没想起来。
  吴征只觉得心跳在加速,狂喜在涌动。
  “治平二年三月,有人禀告红莲村暴雨,村里垮塌房屋二十余家,冯耀祖随即……”
  吴征抬头,眼中有怒色。
  去干什么?
  去现场查看赈灾吗?
  “冯耀祖带着女妓出行,本地士绅五人作陪。”
  当官当久了,百姓在他们的心中就成了一个数字,大抵和蝼蚁差不多。
  吕诲止步。
  冯耀祖想起了此事。
  那时他本想下去查看,可本地士绅请他去喝酒玩女人,最终他还是决定先去潇洒,第二天再下去。
  就是那么一耽误……
  “当夜再度垮塌十余间房屋,砸死三人。”
  暴雨下,百姓只能躲在破旧的家中。
  当房屋倒塌时,什么反应都来不及了。
  吕诲不禁退后一步,然后用陌生的目光看着吴征。
  此人竟然早有准备吗?
  某主动要求来带他回去,怕是来错了。
  “治平三年五月,冯耀祖接受本地士绅王昌等人的宴请,吃喝玩乐,随后王昌等人收贷,破十二家。”
  高利贷破家,但许多手段令人诟病。
  你若是没有官面的支持,很容易被收拾。
  所以但凡放高利贷厉害的人,大多都和官面有勾结。
  吕诲面色微红。
  吴征看了他一眼,继续翻动册子。
  “治平三年五月,冯耀祖出游十一次,皆是本地士绅出钱,其中还帮他买了两名歌姬。”
  这便是隐形受贿。
  “治平三年六月……”
  吴征抬头,“封丘境内八个村子遭遇旱情,冯耀祖只去了两家,随即回城开了诗会。士绅云集,高才满座……”
  吴征越来越愤怒,他真的忍不住了,“就在他们诗词歌赋不断时,就在他们高朋满座时,那些百姓在嚎哭!那时冯耀祖何在?他在搂着女人接受那些人的吹捧,洋洋自得!”
  “这……”吕诲看向了冯耀祖,他想看到冯耀祖的驳斥。
  冯耀祖面色煞白,说道:“胡言乱语,一派胡言……”
  果然驳斥了吗。
  吕诲心中稍安。
  吴征一怔,旋即选择了相信沈安。
  “治平三年六月,士绅刘田宴请冯耀祖,大张旗鼓,随后刘田以自己和冯耀祖交好为资本,随后总揽两个耆老名额,大肆搜刮。”
  里正就是大宋最基础的统治者,他们掌管着一里之地的赋税劳役,堪称是一言可决生死。
  而耆老更进一步,掌管着一乡之地的大小事务,换做是后世,大抵就是乡镇长官。
  可在大宋,耆老和里正这些都没有编制。没有编制看似很委屈,可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操作性太强大了。
  只要你和州县官员的关系好,一乡之地都是你说了算。
  这等人堪称是土皇帝啊!
  竟然这样吗?
  吕诲半信半疑。
  可冯耀祖却面色大变,说道:“你……你……”
  见他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吕诲心中一紧,问道:“可是实话?”
  吴征看着他,想起了他先前的冷漠,想起了唐介和韩琦的埋怨,不禁红了眼眶。
  “吕知杂,什么是实话?”吴征哽咽道:“下官一心只想为百姓做事,为官家做事,可为何找出了问题却无人管?为何?你等不但不管,反而还压住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为何?”
  吕诲在,今日县里的官吏都来了,算是迎接。
  此刻见吴征冲着吕诲开火,他们不禁傻眼了。
  那吕诲是御史台的副手,你吴征只是个新任御史,你竟然敢冲着自己的上官咆哮?
  关键是他直接揭开了吕诲等人的脸皮,被事情公之于众。
  为尊者讳啊!
  现在这个尊者却被自己的下属弄的狼狈不堪。
  吕诲狼狈的道:“某问你可是实话。”
  吴征看着满头大汗的冯耀祖说道:“您该问冯知县。”
  冯耀祖此刻的头顶看着在冒气。
  白气蒸蒸而上,看着恍如神仙中人。
  可白气下面却是一张惶然的脸。
  “此事……许多人也是这般。”
  冯耀祖终于找到了反驳的借口,振振有词的道:“天下官员如冯某这般的不计其数,你盯着冯某作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