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395章 钞能力建功

第1395章 钞能力建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祥符县某个宅子的书房里,五个男子坐在一起。
  坐在上首的男子叫做史证寿,他沉着脸,一双吊梢眉往两边耷拉着,声音也很阴沉,“五千贯,那一夜他们做事可小心?”
  左边的韩通点头,一双修长细嫩的手握着茶杯,看着很是从容,“放心,无碍!”
  史证寿看向右边的潘颖,皱眉道:“那个秀儿呢?”
  潘颖微胖,笑起来很是可亲,“那女人就是个贪财的,某吓唬了她,说是那沈安杀人不眨眼,而且最喜骗人。沈安到处筑京观,有人大声叫好,可也有人畏之如虎,那女人就是。而且她知道自己一旦吐实了必然会被发配。不说还能有富贵。您别小看了女人,她们真狠起来,那没咱们男的什么事。”
  史证寿点头,“要小心,莫要被那人抓到把柄,对了,那夜主持搬运铜钱之人……”
  他看着韩通的那双手,“必要时……嗯!”
  韩通点头,“你放心,某的人已经去了。”
  史证寿满意的道:“如此此事就稳妥了。”
  他起身看着大家,微笑道:“那张启伟穷凶极恶,免役钱让咱们苦不堪言,开始咱们不能动,官家在盯着呢,可如今却不同,此刻动手,谁会想到咱们是为了报复免役钱之事?”
  众人都笑了起来。
  史证寿感受到了大家的惬意,“今年是免役钱的第一年,咱们交了一年,可明年呢?明年怎么办?继续交?你等谁甘心?”
  众人摇头。
  “谁甘心?那钱是咱们辛辛苦苦挣来的,是咱们种地种来的,为何要交?”
  “官家听信谗言不打紧,咱们有的是办法让免役钱成为……害民之法!”
  史证寿微微抬头,自信的道:“诸位,免役钱在祥符只是试行,试行,懂吗?”
  韩通朗声道:“试行就是试试,若是失败了,自然就没了后续。如今张启伟受贿三千余贯,这便是巨大的弊端,下面还有几个小吏为此上下其手,稍后这些证据会汇拢送上去,让官家和宰辅们看看这害人的免役法!”
  潘颖点头,“此次会有不少人上奏官家,咱们要用雷霆之势,一举扳回局面!”
  众人一阵笑。
  稍后有人进来,走到韩通的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出去。
  等他出去后,韩通伸出修长白皙的手,轻轻一挥,脸上露出了微笑。
  史证寿满意的道:“好,那人去了,此事万无一失。”
  韩通笑道:“那沈安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今日我等就让他在祥符县栽个大跟斗,哈哈哈哈!”
  潘颖惬意的道:“据闻史公家中新来了几个歌姬?其中一人腰肢宛如飞燕,可作掌上舞,可否一见呐?”
  史证寿指着他笑骂道:“你这个促狭的!那女子某昨夜才将试了试,果然妙不可言啊!今日你便闻风而动,可见也是个馋的!”
  潘颖笑道:“那某更是要尝尝味道了,哈哈哈哈!”
  ……
  “沈郡公,那夜拉肚子的小吏招供了!”
  张启伟急匆匆的来时,沈安正在喝茶,和苏轼瞎扯淡,主要是说以后苏迈去哪里读书的问题。
  沈安才将吃了午饭,就令人重新审讯了那个值夜的小吏。
  随后黄春就来了。
  “郎君,小人才使出了一成不到的手段,那人就招供了,说是和一个叫做李建的人勾结,咱们的人已经出发去寻那李建了。”
  “怕是寻不到了。”沈安眯眼道:“莫要小看了那些对头,他们一旦集合起来,那力量不容小觑。”
  众人点头,可沈安却淡淡的继续说道:“可某却不在其间!”
  黄春理所当然的道:“郎君的手段,那些人如何是对手。”
  稍后消息传来。
  “郎君,那李建死在家中,看似中了炭毒而死。”
  “屋里有炭盆?”
  “是,而且门窗紧闭!”
  张启伟拱手道:“沈郡公果然是神算!”
  “这不是神算,而是……隔空交手!”
  沈安微笑道:“很有趣。”
  张启伟担忧的道:“您先前说了明日会有结果,可没线索啊!”
  在他看来,沈安当着大伙儿的面说明日破案,这是一种施压策略。
  可现在对方灭口了,你的施压没用啊!
  沈安坐在那里,用手托着下巴,缓缓闭上眼睛。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了,然后慢慢睁开眼睛。
  那眼神看着很睿智啊!
  张启伟喜道:“您有办法了吗?”
  他以为沈安刚才在想事。
  “瞌睡来了。”
  张启伟一脸便秘的表情,沈安打个哈欠道:“某去睡一觉,回头有事招呼。”
  他去睡觉,却留下了一帮子人在发呆。
  “怎么办?”
  ……
  “沈安在睡觉。”
  史证寿看似很沉稳,可此刻也难免露出了得意之色。
  “他无可奈何了。”
  韩通微笑道:“那人一去之后,他再无证据,此事再无后患。咱们此刻就等着看他的笑话好了!”
  史证寿点头,“此事你及时动手,很好。”
  韩通矜持的微微低头,表示谦逊。
  潘颖打个哈欠,说道:“某也想睡了。”
  史证寿笑道:“别整日就想着女人,回头沈安滚蛋了,某家里的歌姬任你挑选!”
  “果真?”
  潘颖的哈欠打了一半,眼泪都出来了。
  史证寿叹道:“老夫不在乎这些,老夫只在乎一个事。”
  他的神色肃然,带着神圣之色,“老夫在乎的是大宋的未来。大宋不能乱,而新政就是祸乱之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