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393章 唯有泪两行

第1393章 唯有泪两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韶在西北游历了许久,他想把自己的见闻整理出来,以后可以作为对西北攻伐的参考。
  
  那本册子被沈安打回了数次,每一次都有新的错误。
  
  王韶看着那些被笔圈起来的段落,不禁叹道:“沈郡公一眼就看到了错谬之处,某却要仔细琢磨良久,哎!”
  
  他低头看着被圈起来的文字,然后仔细推敲着。
  
  边上有人笑道:“子纯这是学贾岛吗?”
  
  著名的苦吟派诗人贾岛曾经为了一个字而冲撞了韩愈的倚仗,这就是著名的推敲事件。
  
  贾岛作诗一首,其中有一句:鸟宿池中树,僧敲月下门。他觉得敲字改成推字也行,可却又有些不妥,于是就琢磨着推敲二字,直至忘我冲撞了韩愈的倚仗。韩愈听了缘由,就定下了敲字,二人就此成为好友。
  
  王韶抬头,淡淡的道:“某却不屑于用这等手段去奉迎权贵。”
  
  这话是把贾岛的冲撞当做是故意的,是去碰瓷韩愈,借机交好。
  
  那人笑了笑,“那沈郡公如何?”
  
  王韶看着前方的沈安,目光灼热,“沈郡公这是有大本事,某恨不能追随着他苦学,只恨自己愚笨。”
  
  众人一路而行,路左突然出现了几个摊子,摊子上摆满了酒肉,几个男子站在那里,仆役们站在后面,齐齐拱手,“见过沈郡公。”
  
  王韶皱眉看着他们:“是权贵?”
  
  身边官员说道:“对,他们在此设下酒宴是何意?”
  
  当先一人拱手,“沈郡公,张启伟借着收取免役钱之机,四处勒索,我辈苦不堪言。幸而官家派了您来,还请为我等做主。”
  
  沈安看了他一眼,边上有人说道:“送上酒肉!”
  
  天气冷,喝一碗酒再走会很舒坦。
  
  那人捧着碗,脑袋垂下,很是恭谨,边上的权贵含笑看着沈安。
  
  这是礼敬沈安。
  
  王韶低声道:“对方礼敬有加,若是某,怕是只能喝了酒。可此案还未开始查验,此刻就喝了酒,不妥。沈郡公该如何办?”
  
  众人凝神看着。
  
  沈安伸手,几个男子脸上笑容更盛了。
  
  沈安伸手接过酒碗,弯腰把碗送到马嘴边。
  
  贱马欢喜的喝了酒,然后意犹未尽的长嘶一声。竟然走过去,伸出舌头舔了那人的脸……
  
  “多谢!”
  
  沈安把碗还回去,然后打马前行。
  
  几个男子呆立原地,被贱马舔的那人缓缓伸手摸了一下脸,然后蹲在地上干呕。
  
  王韶伏在马背上,身体不住的起伏着。
  
  “哈哈哈哈……”
  
  笑声渐渐到处都是,人人都在笑。
  
  “他们是来为沈郡公接风洗尘,可沈郡公却把酒水给了马喝,这便是说,他们是为了马接风洗尘……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那几个接风的权贵面色铁青。
  
  “这人竟然不给脸!”
  
  一行人进了祥符后,就有人来报:“百余人堵住了县衙,说是张启伟勾搭寡妇,还生下了孩子,道德沦丧……”
  
  那么劲爆?
  
  随行的有御史,却是苏轼这个二货,他怒道:“竟然干出了这等丑事吗?该打!”
  
  从春秋战国开始,华夏延绵多年,靠的是什么?
  
  各种说法都有,但沈安觉得更多的是靠着华夏一族自身的理念,也就是后世说的文化。
  
  其中就有道德。
  
  作为维系社会各阶层秩序的道德,在许多时候不形于文字,但不管是庙堂大佬还是乡野小民,张口就来。
  
  这便是不是律法的律法,正是靠着这些无数不形于文字的理念,华夏历经无数劫难,依旧能不断崛起。
  
  以后在最黑暗的时代,不少人狂呼华夏什么都是渣滓,甚至都想丢弃传承了无数年的文字。在这样的时代,依旧有人在黑暗中坚定前行,再度把这个民族拉到了光明之中。
  
  这些靠的就是文化!
  
  这些文化可以是诗词,可以是文章;也可以是一句话,也可以是一个东西,比如说祖宗牌位……这些文化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自信和凝聚力。正是有了这些基本信念,这个民族才永远都打不垮!
  
  东西方有许多远古传说,在西方的传说里,大洪水来了,他们打造诺亚方舟。可东方的华夏却不同,我们不会去打造什么舟船,而是去治理河流,于是就有了大禹治水的传说。
  
  当天漏了时,我们不会选择躲避,而是选择补天。
  
  太阳太多了,咱们就把多余的射下来。
  
  疾病横行,我们自己尝百草,找出能治病的草药。
  
  这片土地上到处都是不肯屈服的人,勤劳而善良,并勇敢。
  
  面对灾难,西方说着神的恩赐。而在东方的这片土地上,到处都是人定胜天的传说。
  
  这就是华夏的文化。有了这个文化,这个民族永远都不会沉沦。
  
  而道德毫无疑问在文化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何为道德?
  
  这个大题目沈安都没法解答,但有妇之夫勾搭寡妇,而且把孩子都生下来了,这真是道德败坏,浸猪笼都不为过。
  
  一个官员说道:“他做出了这等丑事,被打死了官家都不会同情。”
  
  沈安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官吏都面带怒色,显然张启伟的无耻激怒了他们。
  
  “沈郡公,动手吧!”
  
  “对,动手拿下这等无耻之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