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383章 王者归来

第1383章 王者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政事堂里,宰辅们或是捧着茶杯,或是拿着毛笔,但都在看着沈安。
  
      外面有人阻拦旁人接近。
  
      “……别把百姓想成盖世英雄,绝大多数百姓并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他们只想两个字,安稳。”
  
      “有人说他们在仰望天空,是的,他们确实是如此,就像是嗷嗷待哺的孩子,等待着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去拯救。可在拯救之前,你得让他们知道,此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否则……百姓聚集起来的力量将会让汴梁震惊。”
  
      大宋从立国开始,境内的造反就没停止过,但好歹人数还少,更多像是玩闹。
  
      “……因为百姓还能果腹,至少饿不死。”
  
      后来赵佶时,大宋国内的情况渐渐恶化,造反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当百姓感到绝望时,他们会提着菜刀,拎着木棍,甚至用是他们的牙齿和指甲来撕咬,把这个让他们绝望的大宋撕咬出一个口子,一个能让他们填饱肚子的口子!”
  
      韩琦问道:“废除铁钱,百姓会觉着绝望?”
  
      “您说呢?”
  
      沈安想起了前世那些底层的人。
  
      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的过着自己的日子,有些积蓄都存起来,然后美滋滋的想着存够了钱就让儿子取个媳妇,或是给女儿准备好些的嫁妆……
  
      但突然有一天上面传话,说以后咱不用纸币了,咱们用那个啥……电子币,会是什么后果?
  
      而且事情还发生在相对偏僻的地方。
  
      会是什么后果?
  
      你们的纸币不能用了,赶紧去换了电子币吧。
  
      那些人连电子币是啥玩意儿都不知道,你这么做考虑过后果吗?
  
      韩琦放下茶杯,仔细想着。
  
      “百姓会觉着这是在夺取他们的钱财?”韩琦想到了这种可能。
  
      “对。”
  
      此时的百姓依旧蒙昧,看守目前所拥有的的财富是他们的本能,谁要去撼动他们的财富,他们会和你拼命。
  
      而纸钞是什么鬼东西?
  
      益州路那边远离汴梁,道路艰难,纸钞目前只是零星流通。
  
      在这样的情况下,杨靖安竟然敢建言废除铁钱,这是什么?
  
      他想用这个来当做政绩来升官!
  
      他想吃人血馒头!
  
      沈安眯眼,他一直在旁观,但却不敢旁观太久。他担心一旦政令下达到益州路后,会激起民乱。
  
      升官的照样升官,倒霉的依旧会倒霉。
  
      可不该是百姓倒霉。
  
      所以他来了。
  
      包拯突然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新政行于地方,要提防地方官吏上下其手,更要提防他们利用新政来为自己谋好处?”
  
      沈安看着他,一股欣喜在涌动。
  
      是啊!
  
      他怕的就是这个。
  
      老王的新政失败就在于这一点。
  
      他控制不了下面,也监督不了下面,新政的政策丢下去,天知道那些地方官吏会借此干出什么事情来。
  
      “不能高估地方官吏的操守。”
  
      这一点沈安多次提及,但显然宰辅们觉得这年头君子还是比较多的。
  
      老王栽的跟斗,咱们不能再被绊倒了。
  
      包拯能察觉到这个,让他怎么不欢喜。
  
      韩琦低着头,庞大的身躯看着就像是一座肉山。
  
      “若此事果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新政的监督怕是要成为重中之重了。”
  
      他抬头看着沈安,问道:“当初你建言大宋每个府都配两名御史,不归属地方,由汴梁直接统辖,更是每两年就换地方任职。你一直都不信任地方官吏,可对?”
  
      沈安点头,“人的操守……怎么说呢,咱们不能把新政寄托在所谓的君子们的身上,更不能寄托在所谓的操守上,一万个君子,在面对权利和金钱的诱惑时,能有几人不动心?”
  
      韩琦眯眼,“难说。”
  
      在座的都是宦海老油条,自然对人性有着非同一般的认知。
  
      “朝中唯一能做的就是监督。”沈安的眼中闪过厉色,“还有就是严峻刑罚,该杀人时,就别说什么发配流放,更别弄什么放到地方为官就是惩罚了,那不是惩罚,那是休假!这么轻松的处罚,只会让律法蒙羞!只会鼓舞后人敢于去触犯律法!”
  
      韩琦闭上眼睛,“此事只是王安石和你的猜测。”
  
      “那就拭目以待吧。”
  
      沈安拱手告辞。
  
      他前脚一走,韩琦就拍着桌子吩咐道:“快去,派人去益州路,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他的神色狰狞,吓得进来的官员连滚带爬的冲出去。
  
      “快,备马!”
  
      曾公亮沉默良久,“咱们真知道百姓在想什么吗?”
  
      包拯摇头,“不知,只是以为知道。”
  
      “自以为是是为官的大忌啊!”
  
      曾公亮拍着大腿,此事若是真如王安石和沈安所言,那地方官的操守怕是都要值得怀疑了。
  
      “沈安为何不早来?”
  
      欧阳修的问题让人沉思。
  
      包拯解释道:“他家中有事。”
  
      “有事也能抱着孩子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