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340章 钟家有救了

第1340章 钟家有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可还好?”
  刘家,刘展躺在床上,小腿的剧痛不断传来,让他痛苦不堪。
  但当看到吕诲进来时,他忍住了剧痛。
  “某还好。”
  吕诲坐在床边的凳上,刘展见了微微皱眉。
  边上的仆役点头,示意等吕诲走后自己会擦洗凳子。
  刘展心中微安,问道:“想说什么?”
  他微微冷笑。
  都是来看笑话的吧?
  大伙儿因为反对新政走到了一起,但彼此之间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底细。
  司马光为啥会被隐隐视为反对派的领袖?
  就是因为他的君子形象!
  大伙儿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在了一起,但你不能坑我,有了好处你不能少给我。
  这一切谁来主持?
  当然需要一位君子。
  司马光舍我其谁!
  吕诲身体微微前俯,仔细看了看刘展小腿上的夹板,“听闻沈安为你包扎,老夫开始以为这是医者仁心,可后来一想,他沈安打断过许多人的腿,可曾为对方医治?没有。所以老夫以为,他这是在谋划些什么……老夫此来是想告诉你,安心养病,差了什么只管说。对了,君实那里晚些也会过来……”
  刘展皱眉道:“谋划……他就算是把某的腿治好如初,某也不会为此改变初衷……新政让人惊惶,百姓和士绅,天下官吏,无不惊惶……大宋该平稳走下去,而不是激进。这一点不变,沈安就是某的对头,永不改变!”
  “如此就好。”
  吕诲并未掩饰自己试探刘展态度的来意,见刘展坚定,就起身给他拉拉薄被,轻声道:“安心,一切有我等在,你只管安心养病。”
  刘展点头,“送吕知杂。”
  外面的儿子进来,送了吕诲出去。
  “郎君,小人把这凳子拿去洗洗,趁着太阳大晒晒……”
  仆役过来,单手拿起吕诲刚才坐过的凳子。
  “烧了。”
  刘展的眼中多了冷色,仆役惊讶,“郎君,烧了?”
  “烧了。”
  “……是!”
  刘展闭上眼睛,疼痛袭来。
  “人心险恶,防备……总是没错的。”
  一直在边上的管家轻声道:“郎君,吕知杂……终究是名相之后。”
  “名相之后……”
  刘展动了一下腿,不禁轻嘶一声,然后有些恼火的道:“这世间最不乏老子英雄儿混蛋之辈,吕诲若是有祖父的一半本事,今日也该坐在政事堂里调理阴阳,而不是在御史台都只能混个侍御史,还得排在唐介之后。”
  “是。”管家上前一步,看了夹板没乱后,说道:“郎君,这位吕知杂可是以敢于弹劾著称,动辄弹劾重臣宰辅,朝野都称耿直……”
  “耿直?”刘展觉得断腿处的疼痛轻了些,不禁松了一口气,“他若是耿直忠心,就该弹劾该弹劾之人,而不是盯着重臣宰辅不放。这个天下值得弹劾的多了去,他为何不管?”
  “这……”管家猜测道:“求名?”
  “嘿嘿!”
  刘展嘿嘿笑着,渐渐默然。
  ……
  吕诲一路出去,快到御史台时,遇到了钟定。
  “吕知杂……”
  钟定看着一脸喜色,吕诲点点头,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各自离去。
  “郎君,快些吧,那人从西北过来,看着很不耐烦呢!”
  随从在催促,以往若是如此,钟定能把他打成烂泥,但现在他就是烂泥,只要能让钟家的生意延续下去,他什么都能干。
  “权贵权贵,无钱你就得有权,可如今钟家就靠着往日的名头过日子,哪来的权利?没了钱,那些人会冷眼相看,以后就会和钟家渐行渐远……嘿!渐行渐远!”
  钟定上马,眉间全是坚毅,“某马上到家,你先去请了那人来,还有,令人准备酒菜,府中的歌姬……准备。”
  这就是钟家最后的底蕴了,只是都需要钱,若是生意不能恢复,那就会一一散去。
  正如苏轼以后成了倒霉蛋,什么歌姬都只能丢下不管,只带着一个王朝云过日子。
  他一路想着此事,等到家时,门子低声道:“那人浑身的味……皮革味,还有血腥味……”
  西北民风彪悍,西夏人更是蛮横。
  在那种地方走私皮革,手头上没有人命才见鬼了。
  机会来了啊!
  钟定心中一喜,交代道:“马上去查证他的身份。”
  有人出去了。
  钟定恨不能马上去见那人,但权贵的矜持让他先去沐浴更衣。
  出来后,外面的仆役低声道:“那人在吃肉喝酒,看着很馋。”
  钟定点头,“馋就对了,那边是有好羊肉,可味道哪里比得过汴梁?去看看。”
  有人过来,稍后集结了十余人,簇拥着钟定去了。
  到了偏厅,就见一个大汉坐在案几前,一手拿小刀,一手抓着羊腿,削一片就塞进嘴里……
  “可是苗春?”
  大汉抬头,嘴角全是油脂,他笑道:“正是某。”
  “我家郎君来了,你竟然大喇喇的坐着,放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