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274章 这个大王了不得啊

第1274章 这个大王了不得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宰辅不能单独面见官家,这个是潜规则。
  
      但今日富弼却违规了。
  
      宰辅们进来时都是板着脸,韩琦甚至还冷哼了一声。
  
      赵曙心情大好,就主动说了缘由:“刚到的捷报,西夏人退兵了,富卿心情激动,就直接送了捷报进来。”
  
      不是商量别的事?
  
      比如说说我老韩的坏话!
  
      韩琦盯着富弼,觉得这人的节操一点都不可信。
  
      富弼傲然道:“此次信使及时赶到,为环庆之战赢得了准备,老夫……”
  
      他看着韩琦,淡淡的道:“老夫无愧了。”
  
      “果然退兵了?”韩琦大喜,说道:“西夏此次退兵,大宋的西北就此安定了,大喜啊!”
  
      “陛下,沈安求见。”
  
      沈安来了,进来见君臣欢喜,就说道:“臣听闻有西北的信使来了,就猜测是有了结果。”
  
      “梁氏退兵了。”赵曙嘴角挂着笑意,很是轻松惬意。
  
      做皇帝做到这个份上,在大宋历史上可是头一份。
  
      韩琦笑道:“梁氏经此一败,西北就安定了。”
  
      这话说早了吧。
  
      沈安想起了梁氏这个女人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不禁觉得女子能顶半边天真没错,狠起来连男人都得靠边站。
  
      西夏就是被这个女人给带成了平头哥,后来一直坚挺着,比大宋牛笔多了。
  
      这样的一个女人你们竟让认为她失败一次就偃旗息鼓了?
  
      哎!
  
      沈安很想说这不可能,但此刻却不行。
  
      看看赵曙吧,暮春都过去了,可那笑容却带着春色。
  
      看看韩琦吧,那嘚瑟的劲头,仿佛大宋已经一扫西北,河套地区变成了大宋的养马地。
  
      连包拯都是喜气盈腮,让沈安更不想去打破这份心情。
  
      他笑了笑,心想就算是梁氏以后再来,难道大宋还怕了她去?
  
      于是他就笑道:“陛下,如今四海升平,这是您开拓进取的成果,北方和西北安定了,大宋也就安定了,臣昨日和大王谈论文章……”
  
      这货会和大王谈论文章?
  
      韩琦回身看看包拯,看到包拯一脸见鬼的表情,不禁就笑了。
  
      曾公亮也心领神会的笑了笑。
  
      大家都明白,沈安那小子又要开始忽悠人了。
  
      只是这次他忽悠的是官家,咱们看热闹就是了。
  
      赵曙被这记马屁拍的浑身舒坦,说道:“你们要好生琢磨学问才是。”
  
      陈忠珩觉得官家大抵是有些昏聩了,竟然忘记自己早些时候说过皇子无需皓首穷经的话。
  
      “大王说如今四海升平,可百姓依旧在缴纳着沉重的赋税,大宋蒸蒸日上,可百姓的日子可曾如此?若是百姓依旧如故,那么这个蒸蒸日上就是假的……”
  
      这小子吃爆竹了?
  
      赵曙点头,“百姓辛苦,朕知晓……”
  
      沈安顺着说道:“官家,大王正在琢磨一件事,就是可否给天下百姓减税……”
  
      殿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减税是个敏感的话题,不管是谁执政,都希望减免百姓的赋税,可减免了赋税之后,国用够吗?
  
      “国用可够吗?”韩琦说道:“去年三司结余才那么点,若是减税,今年怕是会亏空吧。”
  
      “这话是皇子说的?”赵曙有些怀疑。
  
      他那个儿子最近读书读的晕头转向,每次看见自己都是目露哀求之色,让他暗爽不已。
  
      这读书都快读疯了,竟然还有工夫去琢磨这个?
  
      沈安愕然道:“陛下若是不信,可召大王问话。”
  
      赵曙点头,有人去叫赵顼。
  
      赵顼进来,赵曙就径直问道:“你想过给百姓减税?”
  
      如说这话是沈安说的,那么赵顼会愣一下。
  
      “是。”可赵顼却毫不犹豫的说道:“臣琢磨过大宋的赋税,于百姓而言太过沉重。如今大宋每年的收入都在增长,这是其一。其二,大宋的外患暂且消弭了,臣以为可重振军队,削减冗余的将士,如此不但能让军队更精锐,更是能削减许多开支……这些加起来,臣想能否给百姓减少些赋税呢?”
  
      三司使韩绛已经来了,闻言说道:“大王,去年三司结余二十三万贯,这钱看似不少,可大宋人口无数,处处都要用钱,一分摊下来就成了小钱。若是减税的话,今年怕是会亏空不少……”
  
      作为财政主官,他一心想的是结余,而非亏空。
  
      结余是政绩,亏空是责任。
  
      这便是最简单的判定方法。
  
      赵顼皱眉道:“可我记得嘉祐七年亏空了三百六十五万贯。”
  
      “大王好记性!”韩绛惭愧的道:“臣也就是最近经常看这些,这才记得亏空了多少,可大王却一直记着,这份心思难得啊!”
  
      赵曙点点头,心中大乐。
  
      宰辅们夸赞自己的儿子,这便是一种认可。以后哪怕自己不在了,这个大宋依旧不会乱。
  
      可赵顼却怒了,“我等的吃喝都是民脂民膏,如何能不记得这些?我一直记得。吃着那些羊肉时,我在想百姓可能吃得上吗?后来我去看过普通百姓的日子,羊肉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珍馐,难得吃一次。到了乡间更是艰难,那些农户一年辛劳,不过是想求个果腹,可依旧有人吃不饱,穿不暖,更是有人无力支撑,只能卖掉田地,一家子到处游荡,这样的百姓,韩相以为可能让人生出隐恻之心吗?”
  
      赵曙不禁动容道:“果真如此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