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269章 韩琦致歉,王雱动手

第1269章 韩琦致歉,王雱动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曙看着包拯在咆哮,那些官员一声不吭,突然一种快意就油然而生。
  
  帝王不自由。
  
  这是他的亲身体验。
  
  他必须要学会平衡朝局,而所谓的平衡就是隐忍。
  
  他支持韩琦等人的革新,但必须还得隐忍那些反对者,否则这个帝国就会动摇。
  
  而这一切都是在规则之内运转,他最好不要去打破规则,否则后果难测。
  
  但此刻他却感到了些久违的激动。
  
  看着那些低下的头,他突然说道:“当初沈安说使者自尽有情弊,朕半信半疑。”
  
  大部分人当时的反应都是这样。
  
  没有谁相信梁氏会那么疯狂,竟然策划了一出战争大戏。
  
  “当年先帝说沈安外事之能,当朝第一,可朕却选择了怀疑。”赵曙说道:“他后来建言西北戒备,幸而朕想着有备无患,于是就听从了,否则……”
  
  否则现在的消息大抵是环州陷落。
  
  “其后西夏使团拒不收敛尸骸,还拔刀相向。”赵曙眯眼说道:“朕算过,西夏人出兵的日子不对,汴梁的消息还未到西夏,他们就已经到了环州附近,难道她梁氏还有先见之明?不,这只是个借口……”
  
  包拯不顾规矩插话道:“陛下,那日是闹事,若是沈安不管,那些西夏人会制造多大的杀戮。那些百姓可是手无寸铁呐!”
  
  众人都纷纷点头。仿佛当时站在边上的巡检司军士都是摆设。
  
  这一刻脸皮全不要了。
  
  而那些弹劾沈安的官员此刻都没脸为此事较劲。
  
  包拯看着这个局面,眼中不禁多了喜色。
  
  这就是大势浩荡,无人敢挡啊!
  
  “沈安有功!”
  
  赵曙斩钉截铁般的道:“朕要封赏他!”
  
  没人有意见。
  
  那群弹劾沈安的人已经没脸抬头了。
  
  只是有个事儿让他们很是纳闷。
  
  韩琦等人也很纳闷。
  
  “陛下,沈安为何这般了解梁氏呢?”
  
  是啊!
  
  沈安这次展露了神仙般的预测能力,让人心惊。
  
  可归根结底还是他对梁氏的了解。
  
  “咳咳!”
  
  赵曙觉得这个问题很复杂,复杂到他不想探讨的程度。
  
  可欧阳修却说道:“臣记得当年在青涧城时,沈安和男扮女装的梁氏……”
  
  他挑挑眉,一种叫做猥琐的气氛在蔓延。
  
  是啊!
  
  沈安真的是不可思议啊!
  
  大家挤眉弄眼的,气氛轻松了些。
  
  赵曙觉得这个不大妥当,“此事暂且放下……西北战况要及时报来……”
  
  “是。”
  
  富弼应了,接着看了韩琦一眼,“韩相当时说了什么?若是西夏使者自尽不是王敏的过错……要亲自致歉来着?”
  
  尼玛!
  
  韩琦瞬间恶向胆边生,恨不能一把掐死富弼。
  
  富弼叹道:“可怜那王敏了,如今在家以泪洗面,听闻韩相的话之后,他更是绝望不已……”
  
  一个男人被说成了女人的可怜模样,富弼把韩琦逼到了角落里。
  
  男人说话要算数,否则吊着家伙事有毛用,还不如女人。
  
  韩琦心中憋屈,用力点头。
  
  哈哈哈哈!
  
  看到老对头吃瘪,富弼不禁想大笑一场。
  
  稍后的枢密院里,韩琦缓步走向了局促不安的王敏。
  
  王敏低着头,直至韩琦走到身前。
  
  富弼站在后面,身边是来办事的王安石。
  
  “介甫可知道两府之争?”富弼红光满面。
  
  王安石点头,“两府之争始于太祖皇帝,太祖皇帝担心相权过大,尾大不掉,就从中书分出了军政,归于枢密院。于是中书管民政,枢密管军政,从此分权而立。”
  
  “介甫不错。”富弼淡淡的道:“可民政和军政如何能彻底分割?”
  
  这是在考教王安石。
  
  王安石沉声道:“民政和军政本就有许多相融之处,到了那时听谁的?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在时,可亲自出面协调,两府之间尚能相安无事。可到了后来,真宗以降,帝王不能调和两府之争,于是宰辅们就亲自上阵……”
  
  富弼冷笑道:“两府之间并无地位高低之分,可宰辅插手军政之事却时有发生……”
  
  王安石皱眉道:“富相,两府争执才是祖宗的本意。”
  
  我去!
  
  富弼不禁看了王安石一眼,觉得这个王介甫颇有些愣头青的味道。
  
  历代官家都乐意于见到政事堂和枢密院闹矛盾,两府互相牵制,帝王自然不但心大权旁落。
  
  这个才是太祖皇帝弄出枢密院的本意。
  
  “当年老夫在政事堂时,遇事喜欢叫上时任枢密使的韩琦,可等老夫再度归来担任枢密使时,你看看韩琦的小人嘴脸!”
  
  “此次使者自尽与你无关。”那边韩琦鼓起勇气,认真的道:“是老夫错了。”
  
  “韩相……”王敏一个哆嗦,觉得这事儿有些虚幻。
  
  这是韩琦啊!
  
  连官家都敢斥责的韩琦竟然向某致歉了?
  
  枢密院的人眼睛都红了。
  
  说是两府地位不分高下,可这么多年以来,政事堂一直压着枢密院,枢密院出来就是后娘养的。
  
  这口气憋了多年,今日随着韩琦的低头,一下就冲出来了。
  
  韩琦微微颔首,然后转身离开。
  
  他走路是八字步,看着很是稳重,还带着些威严。
  
  枢密院的人迫不及待的在等待着,当韩琦消失在视线内时,有人欢呼道:“今日是我枢密院扬眉吐气的时候,下衙后某请客!”
  
  “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富弼莞尔道:“老夫也高兴,只是却不能如他们一般去请客,否则韩琦会恨死了老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