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263章 有担当的富弼,另类的沈安

第1263章 有担当的富弼,另类的沈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么多宝贝啊!”
  
  沈安最近收礼收到手软,各种字画,各种古董。
  
  这些东西被整理之后一一入库。
  
  他最后看了一眼,转身出了储藏室。
  
  庄老实把门锁上,发誓人在钥匙在。
  
  可杨卓雪却觉得不靠谱,于是隔一阵子就来看一眼。
  
  等沈安发现媳妇儿一天要去库房那里看七八次之后,才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怎么那么像是强迫症呢?
  
  这便是福兮祸之所伏啊!
  
  “此后不许去了。”
  
  沈安下了禁足令,不许杨卓雪再去储藏室。
  
  “官人,那些都是宝贝呢!”
  
  沈家不差钱,差的是底蕴。
  
  而收藏就是体现一户人家底蕴的重要指标。
  
  比如说曹家,就凭着曹彬当年南征北战时弄来的那些宝贝,就一跃成为京城有数的人家。
  
  若非是曹太后进宫,曹家现在的日子好得很。
  
  这次沈家借助着铁炉子和浴室,一举给自家增加了许多藏品,杨卓雪欢喜的同时,也疑神疑鬼的担心东西被人偷了。
  
  女人怀孕后各种毛病都不少见,猜疑心就是其中之一。
  
  沈安把藏品目录给她,说道:“你没事就看这个,别去那边折腾了。”
  
  “郎君,有人找。”
  
  外面赵五五进来了,双手笼在袖子里,微微俯身,那下坠之势却不明显。
  
  杨卓雪嘀咕道:“怕是哪家的娘子吧。”
  
  这个娘们!
  
  沈安没好气的道:“你家官人我若是想,早就金屋藏娇了!”
  
  他大步出去,身后传来了杨卓雪哽咽的声音。
  
  哎!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沈安知道这是孕期反应之一,所以只能忍了。
  
  等到了前面后,却是找他去处置使者。
  
  “你去告诉娘子,就说是官家使人来寻某。”
  
  赵五五低头应了,觉得很难为情。
  
  一贯大方的娘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她转身回去,半路上觉得有些累,看看左右没人,就在胸前扶了一把。
  
  哎!
  
  很累啊!
  
  到了后面,杨卓雪一边抹泪一边和果果说着沈安的不靠谱,赵五五说道:“娘子,是宫中有人来唤郎君。”
  
  呃!
  
  正在和果果嘀咕的杨卓雪尴尬了。
  
  果果很忧愁的道:“嫂子,哥哥很好呢!”
  
  你们两口子总是能闹出些事情来,让我这个孩子很头痛啊!
  
  孕期反应各型各色的都有,沈安只是略微抱怨一下完事。
  
  一路到了驿馆那条街,看着大门外被围堵的情况,沈安就知道事情闹大了。
  
  “闪开!”
  
  沈安走了进去,就见驿馆外面摆着一块门板,门板上躺着的使者全身都是血迹。
  
  几个西夏人跪在边上,一脸悲愤。
  
  自家使者被逼死了,这事儿就算是以前的大宋也忍不住,何况是平头哥西夏。
  
  “为何自尽?”
  
  沈安冷静的问道。
  
  边上有大宋官员在,闻言说道:“说不过就自尽了。”
  
  “扯淡!”
  
  沈安压根就不信这个。
  
  当然,此刻的人会信。
  
  史书上经常会记载一些冲冠一怒就自杀的好汉,特别是使者,各种不屈。
  
  所以这等行径只会让人钦佩。
  
  一个西夏人起来说道:“宋人逼迫,西夏虽然弱小,可也不会屈服!”
  
  这话很是悲壮,可沈安却回身就走。
  
  咦!
  
  不对吧?
  
  几个西夏人傻眼了。
  
  不该是沈安慰问,然后提出解决方案的吗?
  
  可这人转身就走,这是几个意思?
  
  不说他们,连在现场管控事态的官吏们都觉得沈安有些古怪。
  
  而在宫中,一场争执正在发生。
  
  “王敏渎职是肯定的。”
  
  韩琦很是生气,“大宋此刻不该和西夏纠缠,可使者一死,想不纠缠都不成。那个……富相,这是你的人吧?你派这等人去接待使者,安的什么心?”
  
  这事儿真的很让人恼火啊!
  
  想到西夏国内同仇敌忾的气氛,连赵曙都有些头痛。
  
  若是西夏大举来袭,辽人会不会趁机出手?
  
  多半会啊!
  
  所以沈安说暂且不管西夏的思路得到了大家的高度认同。
  
  可现在西夏使者竟然死了,这事儿还能怎么弄?
  
  “此事……”富弼很悲痛的道:“陛下,臣有罪。”
  
  他真的觉得自己很冤枉啊!
  
  那个王敏本就是专职干这个的,不让他去,难道让老夫去?
  
  赵曙说道:“此事纷杂,且看沈安那边去试探一番。”
  
  可韩琦却不依不饶的道:“陛下,此事一出,那些藩国会如何?他们会对大宋敬而远之。他们会以为大宋是暴发户,才将击败了辽人,就迫不及待的想展示自己的威风。”
  
  这是想让老夫下台还是怎地?
  
  富弼听韩琦在上纲上线,不禁就怒了,说道:“那王敏本是接待的官员,老夫不派他去接待派谁?你韩琦口口声声的说什么老夫居心不良,这是何居心?老夫看你是想让老夫离了枢密院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