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230章 乔二倒霉,金银从何处来

第1230章 乔二倒霉,金银从何处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帝王一家来说,皇城是个堡垒,能让他一家子安心。
  
      但随着时光流逝,堡垒里的东西看多了,厌倦了,就觉得自己变成了井底之蛙,每日看着头顶的一片天发呆,真的会发疯。
  
      赵顼早上起来得练字,这是被加的功课。
  
      他一边练字一边听王崇年说着昨日的新鲜事,一心两用竟然也还写的不错。
  
      “……陈忠珩竟然只是被打了十棍,宫中都惊讶了。”
  
      赵顼抬头,外面进来了乔二。
  
      乔二近前低声道:“大王,官家说是今日便装……”
  
      “要出宫?”赵顼心中一喜,结果手一松,一个臣字就写坏了。
  
      这是一大篇文章,错一个字就要重来。
  
      赵顼看看前面写的几百字,心想再来一遍我怕是要疯了。他毫不犹豫的继续写下去,把剩下的三个字写完。
  
      乔二也看到了那个写坏的臣字,笑道:“大王,要不修改一下?臣拿手这个。”
  
      赵顼看着他,赞道:“你果然是忠心耿耿,如此就交给你了。”
  
      乔二喜不自胜的道:“是,最多一刻钟,大王您换好衣裳时,臣定然就做好了。”
  
      赵顼点头,等他出去后,就漫不经心的道:“孙侍读在何处?就说我已经写完了……”
  
      王崇年有个好处,那就是吩咐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于是他急匆匆的去找到了孙永,说道:“孙侍读,大王做完了功课。”
  
      孙永正在看书得趣,闻言遗憾的把书合上,“走,看看。”
  
      他一路过去,等走到厢房时,王崇年突然说道:“孙侍读,那边是什么?”
  
      孙永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就看到乔二拿着一卷纸,小心翼翼的往书房那里去,就喝道:“站住!”
  
      那卷纸看着墨迹纵横,多半是功课。可大王的功课为何会在乔二的手中?
  
      莫不是代写?
  
      呵呵!
  
      孙永眼睛一亮,觉得自己总算是抓到了大王的把柄,可以借机收拾他一次。
  
      作为侍读,他和那几位同僚一起负责赵顼的功课,可师道尊严呢?却因为赵顼对他们观点的不一致而荡然无存。
  
      所以他迫切的希望能寻到收拾赵顼的机会,让他知道什么是师道尊严。
  
      乔二回身,很是坦然的行礼,“见过孙侍读。”
  
      孙永伸手,“拿来!”
  
      乔二一怔,旋即把那张卷起来的纸递过去。
  
      孙永接过打开,仔细看着这一篇文章。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发现都是赵顼的笔迹,心中微叹,觉得这位大王虽然想法很偏激,但功课还是很认真。
  
      他心情不错,可等看到倒数第四个臣字时,不禁冷哼一声,“这个字……有假!”
  
      这个臣字看着被修改过,若是旁人可能发现不了,可孙永是谁?
  
      “老夫当年曾经琢磨过字画赝品,就你这个手脚也敢拿来糊弄老夫?”
  
      孙永大怒,喝道:“大王做好的功课,你为何要篡改?”
  
      “没有啊!”
  
      乔二心中一冷,无辜的看着王崇年,心想你赶紧给某解释一番啊!
  
      王崇年依旧是老实的让人想欺负一把的笑着。
  
      大王就是要弄你啊!
  
      孙永此刻已经自己脑补了一番,喝道:“定然是你污了大王的功课,担心被罚,于是就自家去修补。今日你能修补大王的功课,明日你是不是就能篡改旨意?你好大的胆子,来人!”
  
      作为侍读,孙永一旦发飙了也不能处置赵顼,但却能去打小报告。
  
      “去禀告官家,大王身边有刁奴作祟,臣请处罚。”
  
      这一刻孙永威风凛凛。
  
      乔二慌了,说道:“某并未……”
  
      王崇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笑了起来。
  
      你说是大王写差了孙永会信吗?
  
      稍后里面传来消息,“官家有令,该人重责三十。”
  
      两个内侍拖走了乔二,他不知道自己为啥会这么倒霉,就喊道:“臣……臣苦啊!”
  
      他不敢说冤枉,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
  
      “官家快出来了。”
  
      内侍们一个接一个的跑来,赵顼换好了便衣,一路出宫。
  
      “乔二。”
  
      他只是提了个名字。
  
      王崇年笑道:“乔二想污您的功课,被孙侍读发现了,孙侍读大怒,请示了官家之后,重责了他。”
  
      “哎!”赵顼皱眉道:“那人……为何这般不小心呢!”
  
      “是啊!”王崇年说道:“先前他进书房忘记了通禀,害的您……”
  
      这事儿本就是乔二的错,赵顼将错就错,腹黑的把他给坑了。
  
      一家子在皇城内会和,赵曙看看儿女们,点评道:“就大郎看着稳重些,二郎跳脱,四郎顽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