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229章 情义

第1229章 情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这个畜生!”
  
  陈忠珩一脚一脚的踹去,钟迪在地面不断的翻滚惨叫着。
  
  周围的内侍们瞠目结舌的站在那里,没人上去劝。
  
  从陈忠珩踹断钟迪的腿开始,这事儿就已经没法收场了。
  
  官家就在边上的殿内和圣人下棋,肯定是被吵到了,稍后一查,什么事儿能瞒过他?
  
  陈忠珩喘息着,骂道:“某这些年待你这般好,可你竟然向某下毒手,你和谢义一起挖坑,想让某上当,你的良心呢?哪去了?哪去了?”
  
  他俯身揪住钟迪的衣襟,一巴掌把他打醒过来,然后狞笑道:“你是某弄上来的,某这便把你弄回去……”
  
  他起身站好,抬起了右脚,冲着钟迪剩下的那条腿奋力踩去!
  
  “住手!”
  
  飞燕出来了,大抵是得了高滔滔的命令,所以很是威风凛凛的喝令陈忠珩。
  
  可此刻的陈忠珩连眼睛都红了,别说是他,就算是高滔滔来了,他也得先弄断了钟迪的腿再说。
  
  咔嚓!
  
  “啊……”
  
  钟迪的惨叫声恍如鬼哭狼嚎,众人心中一凛,这才知道那些人为何如此的痛恨沈安。
  
  因为踩断腿实在是太惨了啊!
  
  陈忠珩喘息了一下,看了一眼飞燕,然后整理了一下衣冠,缓缓走了过去。
  
  飞燕冷冷的道:“你做过了。”
  
  叫你住手你不住手,这是不把官家和圣人放在眼里啊!
  
  你完蛋了。
  
  那些内侍都心有戚戚焉的低下头,他们知道,从今日开始,陈忠珩将会成为一个传说。
  
  而钟迪却忍痛喊道:“官家会为某主持公道,陈忠珩,你不得好死!”
  
  他喊的声音很大,赵曙绝对能听到。
  
  然后这事儿就有趣了。
  
  陈忠珩犯错了吗?
  
  犯了,还是大错。
  
  怎么处置本是在赵曙的一念之间,可钟迪这么一喊之后,赵曙若是想着公平公正,那么陈忠珩就逃不脱一个冷处理。
  
  所谓冷处理,就是先前有人说的地方,比如说收拾屎尿,或是洗衣服什么的。
  
  这种地方最是磋磨人,堪称是地狱。
  
  进了殿内之后,陈忠珩默然跪下。
  
  赵曙冷笑道:“好大的威风,竟然当着朕的面动手。你陈忠珩这是要造反吗?”
  
  这话有些严厉,陈忠珩本是垂首等着处置,闻言还是抬头道:“官家,臣罪该万死。”
  
  他看着神色平静,那种绝望到了极点之后的平静。
  
  赵曙问道:“为何动手?”
  
  他准备要处置陈忠珩,顺带想想用谁来顶替他的出缺。
  
  帝王身边的内侍第一要嘴紧,不得四处胡说八道。
  
  第二便是做事稳妥,不轻浮。
  
  陈忠珩不错,但这事儿一出,赵曙却不准备容忍他。
  
  “臣……”陈忠珩突然哽咽了起来,“臣对那钟迪堪称是掏心掏肺,可他竟然伙同了外面的中人来坑臣。臣为此在宫中借钱……”
  
  官家身边的内侍借钱是犯忌讳的,赵曙冷冷的道:“为何借钱?”
  
  别人借给你钱,你何时能还上?下次那人让你把朕的一些决断说出去,你答不答应?
  
  这是大忌讳啊!
  
  “臣想在汴梁买房,可钟迪和一个中人联手,把一万六的宅子说是两万,臣一时懵了,就……”
  
  “那边没有别的房子了吗?”赵曙觉得很奇怪,“那处太贵,别的地方难道不行吗?”
  
  这里贵我就换个地方问问就是了。
  
  陈忠珩抬头,“臣……臣想买在靠近皇城的地方,这样也方便出入。”
  
  这个确实是。
  
  内侍想出宫居住不是不行,但你得做好本职工作。
  
  但你若是把宅子买在外城,路上就会耗费不少时间。
  
  赵曙淡淡的道:“和那个女人?”
  
  陈忠珩点头,想起了晏月,不禁悲从心来。
  
  某的晏月啊!
  
  某对不住你!
  
  赵曙看着他,正准备处置了,突然问道:“你为何不装作不知情,等以后再慢慢地收拾了钟迪?”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啊!
  
  咱先装作没这回事,以后寻机挖坑埋了仇人,这样才爽啊!
  
  陈忠珩抬头,苦笑道:“臣当时觉着自己被钟迪给恩将仇报了,满脑子都是怒火,就想着打断他的腿。”
  
  他突然听到了轻笑声,不禁诧异的看了一眼。
  
  赵曙神色轻松的道:“朕很生气。”
  
  “臣罪该万死。”陈忠珩低头等待处置,心中悲凉。
  
  某的晏月啊!
  
  是某辜负了你!
  
  “来人!”
  
  帝王的威严勃发,陈忠珩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外面进来两人,高滔滔身后的飞燕瘪瘪嘴,觉得陈忠珩真是罪有应得。
  
  太跋扈了啊!
  
  叫住手都叫不住,你这是自己找死呢!
  
  陈忠珩深吸一口气,然后抬头,神色坚毅。
  
  赵曙指着他喝道:“拉下去,十棍!”
  
  陈忠珩一怔,旋即憋在肺里的那口气想往外冲,让他趴在那里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
  
  十棍?
  
  他彻底的懵逼了。
  
  十棍这就是个惩戒性质的处罚。
  
  可为啥不是赶去洗衣服或是清理屎尿呢?
  
  就十棍?
  
  他忍不住抬头,“官家,臣……臣还能留在您的身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