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221章 沈县公高风亮节

第1221章 沈县公高风亮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千两黄金是个什么概念?
  
      大宋金价多有不同,官方收购价是拼命的打压,和市场价完全两样。
  
      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来看,上好的黄金,一两基本上兑换十贯钱没问题,也就是说……
  
      “三千两黄金啊!”
  
      苏晏眨了一下眼睛,问道:“可是上好的黄金?”
  
      王驰笑道:“当然,不好咱不要。”
  
      苏晏倒吸一口凉气,“三万贯?”
  
      “什么宝贝?”边上有人就问了。
  
      王驰目视苏晏,苏晏点头,表示可以说。
  
      沈安是大宋首富,不忌讳露财。
  
      王驰淡淡的道:“是一面水晶镜子……一人高。”
  
      “那可是至宝啊!”
  
      一个商人惊讶的道:“可三万贯也太多了吧?”
  
      三万贯,这个价钱真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王驰笑道:“海外的土人有钱,那些小国国主更是富裕,家中金银堆积如山,各色宝贝多不胜数……”
  
      商人们的眼睛亮了。
  
      一种叫做贪婪的情绪在生起。
  
      这就是苏晏希望看到的,他起身道:“先前有人说沈县公不肯让自家的货物出海是因为害怕,可只是一面镜子就能挣到三万贯,若是多出几面呢?若是加上香露和水晶这些东西呢?能挣多少?”
  
      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商人们,“沈县公不差钱,他不肯让自家货物出海,目的也只是腾出舱位,让你等多挣钱。有人不信,那便看看这三千两黄金!”
  
      几个大箱子被人吃力的抬了过来,苏晏点头,就有人打开了箱子,顿时金光四射。
  
      “都是黄金呐。”
  
      “沈县公只是出了一件货物,就比咱们赚的还多,果然是财神。”
  
      “……”
  
      商人们都服气了,这时有人喊道:“知州来了。”
  
      杭州知州秦鑫来了,他一上码头就笑了起来。
  
      “这么多货物,可见是赚钱了,好啊!”
  
      “见过知州。”
  
      众人行礼,秦鑫笑道:“罢了罢了,老夫早就想来,只是城中有些事,这才拖到了现在,挣了多少?”
  
      苏晏说道:“商人们一共挣了四十二万贯。”
  
      “那么多?”秦鑫欢喜的道:“如此……谁不愿意出海?”
  
      他看向商人们,眼中多了厉色。
  
      当初招募商家出海时,阴阳怪气的人可不少,如今船队安然归来,正是打脸的好时候啊!
  
      那些没出海的商人都低下了头,心中的煎熬难以言表。
  
      当初阴阳怪气的说船队会遭遇危险,现在船队回来了,危险没见着,却带回来了无数货物,赚的盆满钵满。
  
      “知州,小人要出海!”
  
      一个商人走出来,诚恳的道:“小人胆小,上次不敢出海,如今……”
  
      他看看那些货物,痛苦的道:“小人知错了。”
  
      秦鑫看了苏晏一眼,说道:“此事再议。”
  
      “知州!”
  
      商人们都纷纷涌上来,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的悔意,大有倾尽三江之水也要洗干净的意思。
  
      “退后!”
  
      两个军士过来,只是简单的呵斥就隔开了他们。
  
      秦鑫回身,对苏晏说道:“商人重利,你莫要被他们给迷惑了,要强硬些。”
  
      “是。”苏晏说道:“山长也曾经说过……豪商无国,对商人不可太过放纵。”
  
      “豪商无国吗?”秦鑫眯着眼,缓缓点头道:“是了,钱太多,这人就变了。”
  
      苏晏点头,秦鑫赞道:“老夫多年未曾见过那小子,也不知道他是经历了什么,竟然这般通透。”
  
      他随后在码头上看了看,等看到那些黄金时,依旧是傻眼了。
  
      “三千两……”
  
      这钱也太好挣了吧?
  
      “那是宝贝。”苏晏说道:“那东西是用水晶做成了,百面难成一面,越大越难。”
  
      “是啊!”秦鑫有些纠结的道:“那小子做官行,做生意更是厉害,连教书都厉害……老夫都有些不想见到他了,怕难为情。”
  
      苏晏笑了笑,这时前方有人喊道:“知州,通判,抽解出来了。”
  
      “看看去。”秦鑫和苏晏去了前方,几个算账的小吏都蹲在边上烤火,脸上全是兴奋之色。
  
      “知州,通判,此次船队回归,我杭州市舶司可抽解十二万贯……”
  
      秦鑫伸手扶住了苏晏的肩膀,问道:“多少?”
  
      小吏递过那张汇总数据的纸,说道:“十二万七千一百九十二贯。”
  
      秦鑫一把抢过纸,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呼吸急促了些,抬头问苏晏:“先前说是多少?”
  
      这是问治平二年杭州市舶司的收入。
  
      “一百五十八万贯。”苏晏对这些数据很熟悉,张口就来,这也是称职的表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