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213章 认罪,告慰

第1213章 认罪,告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群还未散尽,沈安就被揪进了皇城之中。
  赵曙板着脸,但嘴角却微微翘起,显然还沉浸在先前的那种兴奋之中。
  沈安看了边上的赵顼一眼,见他的眼睛还有些发红,就说道:“臣有罪。”
  此刻殿内只有赵曙父子和沈安三人在,连陈忠珩都退了出去。
  这便是要刨根问底的架势。
  赵顼没有给暗示,在赵曙的眼皮子底下他也不敢,否则绝对会屁股遭殃。
  “说吧。”赵曙闭眼揉着眉心,兴奋过后就是疲惫,最容易犯病,他需要压住情绪,渐渐平缓下来。
  所谓久病成医,他渐渐的知道了怎么去尽量控制病情,一句话,就是不在乎。
  你不在乎精神上的那些反应,那些反应就会渐渐减弱,直至消失。
  可他是帝王啊!
  这个大宋每日诸多事务繁忙,让他头痛不已,若是不在乎……他觉得自己做不到。
  这便是他的纠结之处。
  “学生是臣鼓动出来的,臣万死。”
  沈安果断为王雱背了锅。
  赵顼抬头道:“不,官家,是臣鼓动的。”
  沈安看着他,微微摇头,示意他别出声。
  赵曙的情绪不明,这等时候容易暴怒,天知道暴怒的赵曙会怎么处罚人,
  可赵顼却昂着头,压根没考虑把这口锅转过去的意思。
  “还讲义气?”
  赵曙冷笑道:“都抢着认罪,却把朕当做了傻子!”
  呯!
  茶杯落地粉碎,赵曙拍着扶手喝道:“那王雱是做什么的?以为朕是傻子吗?”
  原来官家知道啊!
  沈安和赵顼低头,觉得此次在劫难逃了。
  “朕这个儿子定下了进谏之事,王雱……上次果果说了什么?狗头什么?”
  赵曙的眼神冷的怕人,沈安硬着头皮道:“狗头军师。”
  沈安给妹妹讲故事,自然是要好玩有趣,什么狗头军师,什么爆笑父母……
  果果上次进宫寻赵浅予玩耍,就把哥哥说的故事拿出来显摆,赵浅予又去寻了父母显摆,当时赵曙还说沈安不学无术。
  “王雱就是狗头军师!”赵曙想起这几个年轻人干的好事,不禁被气笑了,“大郎要进谏,王雱就出主意,弄了个什么民意查询。你沈安更好,集结了一批人来逼朕就范,好大的胆子。”
  “臣有罪。”沈安低头。
  他很光棍的认罪,赵曙却知道此事的必然性。
  这是赵顼第三次建议取消对辽岁币了,事不过三,三次不同意,皇子的威信就会受损,这也是皇子在出阁之后参政要谨慎的原因所在。
  沈安出手,就是要促成此事,维护赵顼的威信。
  这对于赵曙来说有些残忍,但对于赵顼来说却是及时雨。
  “朕……”赵曙突然笑了起来。
  官家莫不是发病了?
  沈安抬头看去,却见赵曙笑的很是畅快。
  “你为大郎着想,朕若是处罚了你,那心胸也太狭窄了些,罢了,回头你卸掉宗室书院山长之职吧。”
  “是。”沈安一脸沉痛的告退,赵曙看着儿子说道:“你也回去。”
  “是。”
  赵顼没想到竟然没有处罚,不禁喜出望外,然后难免露出了些喜悦的情绪出来。这事儿总体来说他没做错,唯一的错处就是不该逼迫赵曙。
  不过这事儿赵曙却不好处罚他,否则就有恼羞成怒的嫌疑。
  ——官家你莫不是不愿意取消岁币?否则你惩罚皇子作甚?
  赵曙丢不起这个人,但见到儿子的脸上带着轻松的神色,就觉得火气十足。
  他不禁冷冷一笑,“听闻你这段时日的功课多有懈怠,从明日起,每日功课加倍……”
  什么?
  赵顼瞬间就傻眼了。
  ……
  回到家里后,杨卓雪喜滋滋的道:“官家竟然废除了岁币,官人,先前街坊们都在欢呼呢!妾身也很高兴,连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欢喜……”
  说着她摸了摸还没鼓胀起来的肚皮,沈安不禁满头黑线。
  “包公来了。”
  老包急匆匆的来了,果果闻讯跑来,欢喜的道:“包公您可许久没来了。”
  “是啊,忙,你回头去家里找包绶玩。”
  包拯很忙,年底更忙,所以只能敷衍了果果。
  沈安和他去了书房。
  “今日之事可是你干的?”包拯的问话很直接,沈安点头,“是。”
  “逼迫帝王,你好大的胆子!”
  包拯盯着沈安,想看到害怕的情绪,可沈安却很淡定的道:“包公,若论大宋谁最想断绝了岁币,那必然是官家。”
  “可官家要仔细思量,平衡利弊。所以帝王从不轻易下决断,便是这个道理。”包拯冷冷的道:“王雱鼓动学生,你鼓动百姓,官家若是把你们丢到琼州去也没人会说什么。”
  “可官家实则需要的只是一个借口啊!”
  沈安笑了笑,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模样让包拯恨得牙痒痒的,“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叫做只需要一个借口?官家……他不需要借口。”
  “他需要。”沈安说道:“此事若是由官家提出来,那必然会引发君臣大争论,可皇子却不同,他出头,陛下顺水推舟就做成了此事,而且反手还能护着他,包公,这才是进可攻,退可守。官家的手段可不差,”
  包公指着他,“官家的心思满朝能勘破的不超过五人,可如今却多了个你……你年纪轻轻的就这般心思缜密,天生就是弄阴谋诡计的模样。可怜刘展先前和司马光提及你,说你靠着官家和大王的庇护苟延残喘至今,今日官家定然大怒,回头会让你好看……”
  他苦笑道;“若是刘展听到你先前的话,定然会觉着自己以前就是个蠢货。”
  沈安没说话,也没什么好说的。
  对于帝王这等生物他天生就带着警惕性,就在沈家的一个密室里,摆放着的那些兵器,就是准备在不对劲时杀出汴梁城去。
  “不错。”包拯有些唏嘘的道:“老夫当年在你这般年纪时……”
  沈安盯着他,准备听笑话。
  老包年轻时可是个妈宝男,舍不得离开父母,哪怕是考中了进士都不愿意去做官。
  包拯回想了一下自己年轻时的事儿,然后见沈安一脸等着看热闹的神色,就一巴掌呼了过去。
  沈安机灵的躲了过去,然后担心包拯闪着腰,就伸手去扶了一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