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208章 酷刑,安全感

第1208章 酷刑,安全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缺德啊!”
  
      沈安亲自到政事堂邀请宰辅们去皇城司观看用刑,因为有早些时候欧阳修的不以为然,大家也不好拒绝,就和官家说了一声,一行人去了皇城司。
  
      皇城司离政事堂并不远,但一个是阴森森的地方,一个是大宋权柄的中心,不可同日而语。
  
      到了皇城司时,张八年带着一些人在恭候。
  
      “今日某亲自出手,还请诸位相公别见笑。”
  
      张八年亲自出手?
  
      这是有些恼火宰辅们站着说话不腰疼吧?
  
      沈安无比期待随即而来的好戏。
  
      走进用刑的大房间里,一股子腥味传来,说不清,道不明。
  
      十余个辽人被绑在柱子上,见他们进来都在呜咽。
  
      韩琦看着各色刑具,点头赞道:“还不错。”
  
      老韩是在装,沈安干咳一声,解释道:“这股子味道吧,用刑的时候,人犯会便溺……拦都拦不住。还有就是各种呕吐物,以及最重要的血腥味。这些味道混合起来,才有如今的古怪。”
  
      韩琦杀过人,上次在北方还杀过不少。
  
      可杀过人不代表他能接受这股味道。
  
      张八年见宰辅们面色难看,咽喉上下涌动,不禁暗骂一声缺德,然后就开始了动刑。
  
      “先揭皮……”
  
      他就像是一个艺术家,手中的小刀缓缓移动,手顺着拉开……
  
      “啊……”
  
      惨叫声刺激着耳膜,但宰辅们还撑得住。
  
      “接下来是去骨。”
  
      小刀灵巧的从缝隙里插进去,然后故意放慢速度,一点点的切开……
  
      “说不说!”
  
      边上有人在喝问,密谍疯狂摇头。
  
      “是条汉子。”
  
      曾公亮不禁赞道。
  
      “咱们的人也是汉子。”沈安说道:“他们遭遇的刑罚估摸着不比这个差。”
  
      一把小刀被张八年玩出了花,没多久,人犯的一只脚就这么化为零碎消失了。
  
      “啊……”
  
      惨叫声中,他转移向了另一只脚。
  
      一刻钟后,宰辅们面色惨白,但却不肯离去。
  
      这时候谁先离去谁就是没胆,还没同情心。
  
      “咱们的密谍被抓之后,辽人那边的手段比咱们的还狠。”一个密谍在介绍情况。
  
      “咱们是要口供,完事了会给他们一个痛快,可辽人那边却会虐杀咱们的人……”
  
      密谍低下头,有眼泪滴落,显然是有亲近的人死在辽人的手中。
  
      韩琦说道:“不容易。”
  
      “某说了……”
  
      当小刀移动到小腿上时,密谍崩溃了。
  
      “继续!”
  
      张八年摇摇头,继续动手。
  
      “有的人为了得到喘息的机会,会不停的说招供,然后又反口……所以要一直用刑,直至人犯癫狂……”
  
      “啊!”
  
      “某说了,某发誓……说了啊!”
  
      半个时辰之后,已经不成人形的辽国密谍招供了。
  
      韩琦等人出去吹风,大口呼吸着寒冷的空气,只觉得这里就是天堂。
  
      “这样的刑罚……永叔,能撑住的不只是忠心耿耿,更是无畏的勇士,我等却错了。”
  
      欧阳修点头,对出来的张八年拱手道:“以往老夫总是说皇城司的人阴测测的,不喜欢。可今日皇城司却立下大功,老夫不知底细就随口胡说,惭愧。”
  
      他的面色此刻依旧惨白,可见刚才在里面经受的煎熬有多厉害。
  
      张八年颔首,“多谢诸位相公。”
  
      “都不容易。”曾公亮叹道:“这些人为国赴死,想来心中也是备受煎熬,家里的高堂老母会如何?以泪洗面罢了,还有妻儿如何……回头老夫会建言,多拨些钱粮给皇城司,好歹让那些忠勇之士身后从容些。”
  
      张八年低头。
  
      宰辅们走了,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笑声,沈安纳闷,心想怎么出门就笑呢?这个有些不稳重吧。
  
      “多谢了。”张八年拱手,“先前某并未在意,以为你只是想挤兑宰辅们,谁知道竟然有这等好处,张某多谢了。”
  
      他很诚恳的行礼,“既然是感谢,自然有礼,只是某执掌皇城司,却不好和外臣交接……”
  
      “那个……”沈安屈指成爪,挑眉道:“你那个鹰抓功……能不能传授一下?”
  
      张八年瞬间脸黑,“不能。”
  
      不能就不能吧,黑着个脸做什么?
  
      张八年突然拱手道:“保重。”
  
      啥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