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86章 某沈安

第1186章 某沈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曙从未有今天这般亢奋过,哪怕亢奋之后就容易犯病他也顾不得了。
  
      他昂首看着前方,“知道吗?先帝的帮手很少,所以新政失败了,可如今朕却有不少帮手,有许多……”
  
      “学生们来自于杂学,来自于朕的放纵。”
  
      赵曙回身,微笑道:“杂学很让人头疼,可我却不断给予他们支持,为何?因为我知道他们是帮手。如今这些帮手便来了。”
  
      “还有那些小娘子呢!”高滔滔觉得这样的夫君很让自己迷醉,眼中不禁多了些不同的东西。
  
      边上的陈忠珩见了就准备出去关门,赵曙却说道:“那些小娘子……”
  
      这个……
  
      陈忠珩突然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钻进来了。
  
      他小心翼翼的偷瞥了一眼。
  
      高滔滔似笑非笑,赵曙面色沉凝,仿佛是在考虑决定大宋生死的大事。
  
      呃!什么意思?
  
      他不懂,但依旧觉得自己最好找个地方躲着,什么都别听。
  
      “此事……”赵曙认真的道:“多半是那些小娘子义愤填膺……”
  
      陈忠珩瞬间想死。
  
      原来竟然是皇后吃醋了吗?
  
      是了,此次事件中,书院的学生们出手没问题,应该的。可那些小娘子呢?
  
      她们为啥出手?
  
      在上位者的眼中,人做事就有动机。
  
      比如说你突然对我低头哈腰的,那定然是有求于我。
  
      若是你突然出手帮我解决了难题,那背后定然是有些算盘,比如说是不是想卖人情,或是想借此来达到什么目的……
  
      一句话,在上位者的眼中,万事都有代价,没有人会平而无故的对你好,他(她)对你好,必然是想从你这里获得些什么。
  
      在高滔滔和赵曙的眼中,那些主动出击,为赵曙辩解的小娘子们都是有动机的。
  
      可是她们想获得什么呢?
  
      高滔滔似笑非笑,赵曙如坐针毡……
  
      “义愤填膺……是了,官家英明,她们自然是要义愤填膺的。”
  
      赵曙毕竟是帝王,高滔滔吃醋也只能到这个程度,否则就过了。
  
      赵曙看了她一眼,觉得女人在温柔时就是男人的心灵港湾,可在刁蛮时,那就是魔鬼。
  
      “那个……我……朕很忙。”
  
      “那臣妾告退。”高滔滔起身,赵曙一把拉住她,低声道:“我很忙,没工夫去应付别人。”
  
      瞬间高滔滔的眼睛就亮了,脸颊绯红,眼波流转间,多了许多妩媚。
  
      我很忙,所以别担心会有别的女人来和你争宠。
  
      赵曙松了一口气,觉得妻子温柔重归,当真是可喜可贺,于是眼中多了些柔情……
  
      “官家,有人来了。”
  
      陈忠珩知道自己眼下最好滚蛋,顺带把门关上,但来的是密谍,多半是有事。
  
      赵曙干咳一声,高滔滔福身道:“臣妾告退。”
  
      赵曙点点头,目送着妻子出去,随后密谍进来。
  
      “官家,那些小娘子领头的叫做王定儿,祖父是天章阁直学士王朔……”
  
      “王朔?”赵曙笑道:“我知道他,是个德高望重的臣子。”
  
      密谍低头,“那王定儿颇为迷恋沈安的才学和武功,此次出头就是为了沈安……”
  
      “咳咳!”
  
      陈忠珩干咳一声,示意他该滚蛋了。
  
      可密谍不懂这个暗示啊!他继续说道:“其人虽然年岁不大,可却有侠气,不平则鸣。上次她就为沈安和别人辩驳过……”
  
      “咳咳!”
  
      陈忠珩看到了外面的皇后脚步一滞,然后继续过去,就赶紧再干咳了两声。
  
      再不滚咱也救不了你!
  
      官家和皇后才将觉得那些小娘子是为了官家出头,皇后还吃醋来着,你这里马上就来个是为了沈安,官家和皇后尴尬了啊!
  
      密谍觉得不对劲,抬头瞥了一眼,见赵曙面无表情,急忙躬身,“小人告退。”
  
      他出去见到了脚步缓慢的皇后,皇后好像有些……不高兴?
  
      不对,不是不高兴,好像是不好意思的那种。
  
      怎么回事?
  
      他不懂。
  
      而此时的汴梁中,处处都有人在议论沈安杀人事件。
  
      就在此时,外城的一处城门内,王定儿昂首对一个男子说道:“沈县公这数年来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为国为民,你等做了什么?这几年你做了什么为国为民之事?”
  
      那男子衣着华丽,却是个认识王定儿的衙内,先前他看到了王定儿,觉得越长越美了,就想套个近乎,却听到王定儿在劝一个妇人,说什么沈安的好话。
  
      沈安,最近城中许多人都恨之入骨啊!
  
      男子就出头,说了沈安的几句坏话,结果就被王定儿给驳斥了。
  
      男人都好脸面,被一个少女当众驳斥,那感觉……大抵就是羞愤欲死。
  
      男子的眼中多了冷色,“他做了什么?不过是去了边塞数次,可家父为国图谋,多少次夜里某起身,看到书房依旧在亮灯?至于沈安,那不过是侥幸之徒罢了,你莫要被他蛊惑……”
  
      在某些人……特别是某些年轻人的眼中,沈安就是自己的梦魇。
  
      沈安比你还小就已经被官家看重了。
  
      沈安立功了!
  
      沈安杀敌了!
  
      沈安立功太多,又打断了人的腿。
  
      你何时才能和沈安一样啊?
  
      这些念叨让他们如芒在背,那种技不如人,却又羡慕嫉妒恨的感觉太煎熬了。
  
      没有人愿意被人俯瞰,那种滋味真的……很难用语言形容。
  
      所以见到一个长得好看的小娘子在夸赞俯瞰自己的那个人,男子忍不住了,毒液在喷吐,“汴梁但凡有些身份的人谁不知道……当年若是没有包拯的庇护,他们兄妹熬不过那一年的夏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