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83章 保护官家

第1183章 保护官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按照程序,遇到这等贪腐和灾荒的事儿,作为全权代表下去,首要是赈灾,安抚灾民的情绪。若是发现贪腐,气氛不对头时,杀一两个人也行,事后把自己的苦衷说说,没有人会说什么。
  可沈安这个却不同。
  案子已经破了,灾民的情绪也稳定了,这厮竟然在临走之前杀人。
  你说你杀就杀吧,还弄了一个造反的罪名,这话你哄鬼去吧。
  大名府是什么地方?
  那是大宋的北京,若是那里造反,北方雄兵无数,瞬间就能合围大名府,谁都跑不掉。
  所以没人相信那些人会造反。
  “这是栽赃!”
  韩琦苦笑道:“他为了杀人而搜罗的罪名,当时在场的人很多,那个傻小子,他就该悄然处置了他们,到时候说他们谋逆,谁能反驳?”
  这是搞暗箱操作,不给别人质疑的机会。
  赵曙看着韩琦,突然觉得他和沈安有一点很像,那就是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
  这样的臣子要看他的志向,韩琦是想千古流芳,成为大宋名相。
  沈安想什么?
  北望江山?
  还是……
  赵曙想起了沈安当年说过的话。
  ——海外很大。
  这个世界很大,大宋很小。
  大宋难道能拥有这个世界吗?
  赵曙笑了笑,觉得不可能。
  “消息应当很快就会传回来,诸卿如何看?”
  赵曙已经是头痛欲裂,就把难题抛给了宰辅们。
  “陛下,此事怕是要让沈安避避风头吧。曾公亮也有些头痛的道:“若是让他留在汴梁,怕是会被群起而攻之。”
  这是好意,但却是退缩。
  赵曙放开捂额的手,眼中多了冷色。
  欧阳修叹道:“去雄州吧,他号称雄州沈,雄州百姓也以他为荣,去了那里没人敢招惹他,过几年再回来,这事就妥了。”
  不管多愤怒的事儿,当时你恨不能杀人,觉得这个愤怒永世不会消退。可不过是几个月,最多几年,你就会淡忘了此事。
  时间才是最大的黑手。
  赵曙的嘴角翘起,却是讥讽的笑。
  包拯出班道:“沈安年轻,那些人杀之不足惜,臣以为情有可原。”
  沈安没有经过赵曙的同意就杀人,这是大错,包拯在徇私,但却无人指责。
  “杀得好!”
  韩琦抬头,眼中全是怒色,“陛下,杀了就杀了,那等人若是被臣遇到了也是一个杀,如今怕的就是那些人的围攻,且让他们来,臣去挡着。”
  韩琦躬身,起身时因为体型庞大踉跄了一下。他稳住身体,转身离去。
  那脚步有些外八字,配上庞大的身躯,看着有些跋扈。
  可在此刻赵曙的眼中,这些不是跋扈,而是担当。
  包拯不能去,他去了只会激化矛盾,徇私的指控将会笼罩皇城,得不偿失。
  韩琦去了。
  “韩卿……”
  赵曙起身伸手,可韩琦却不回头,就迈着八字步出了大殿。
  消息果然很快就传到了汴梁城。
  “外面很热闹。”
  邙山书院里,王雱端着茶杯在喝茶。
  一个教授苦笑道:“山长此次算是惹下大祸了。”
  “他干的很好,某就想这么干,只是没机会。”王雱的目光冰冷,突然问道:“可敢做大事?”
  “元泽!”
  教授才将打个寒颤,外面来了折克行。
  稍后苏轼也来了。
  “此事麻烦了。”苏轼气咻咻的道,“御史台里不少人都说安北犯了大错,当发配,发配啊!”
  屋里此刻没外人,折克行突然低声道:“某能带人出去……接了安北兄的家人,一路去北方。”
  苏轼点头,“甚好。”
  两个棒槌!
  王雱冷笑道:“能去哪里?去府州?那是找死,你信不信,若是去了府州,令叔折继祖会把你们全数拿下……家族啊!”
  这个年头家族就是一切,折继祖若是面临这样的选择,只有两种方式:第一造反,第二拿下他们,算是污点证人。
  折克行想了想,摇头道:“你小看了折家。”
  “某不懂折家,但某知道你这个想法不妥。”王雱是这个小团体里最聪明的人,他说不妥,折克行也只得闭嘴。
  王雱放下茶杯,说道:“外面现在如何?”
  “群情鼎沸。”苏轼擦了一把汗,“皇城外又被人堵了,奏疏无数,都是弹劾安北的。”
  “他破了规矩,那些人当然要恨他。”
  王雱敬佩的道:“大宋不杀士大夫,那是谎言,可确实是不怎么杀,杀几个就算是稀奇事。可安北兄在大名府一次就杀了三十人,那些人慌了……”
  “他们担心自己以后犯事了也会有此遭遇,所以慌作一团,唯一的办法就弹劾,把安北兄弄下去。”
  “兔死狐悲?”
  折克行的话让王雱第一次赞许:“这话说得好,就是这个意思。兔死狐悲!”
  苏轼焦急的道:“某告假出来,马上就得回去,怎么办,要某怎么出力只管说,大不了某一把火烧掉御史台!”
  “淡定。”王雱摇摇头,吩咐道,“让那些教授来。”
  稍后一群教授来了,王雱起身拱手道:“外间事你等应当也有耳闻,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邙山书院不支持优待士大夫,你等可认同?”
  这是沈安的观点,并作为邙山书院的座右铭之一。
  “是。”
  不认同这个理念的人都滚蛋了。
  王雱微笑道:“去把学生们叫出来。”
  稍后的校场上,王雱大声的喊道:“那些人慌了,他们担心自己以后贪腐会被处置,可贪腐为何不被处置?为何杀不得?看看千年以来的……哪朝哪代不杀贪官污吏?就大宋!”
  学生们的怒气起来了。
  “某觉着元泽和安北有相通之处,那就是蛊惑人心。”
  苏轼的话让折克行点头又摇头,“不,安北兄是为了大宋,元泽却是为了抱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