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69章 帝王打秋风,惩罚

第1169章 帝王打秋风,惩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曙当即就得到了消息,不禁仰天长叹。
  
      “多半是沈安他们弄的。”
  
      他很是忧郁的道:“几个年轻人在和一群权贵闹腾,手段百出,还狠辣……幸好大郎没掺和,否则我怕是有的头痛了。”
  
      “官家英明。”
  
      陈忠珩回归的速度让人吃惊,刚顶替了他几日的内侍光荣换岗了,此刻正在扎小人。
  
      “不过臣以为沈安不会用这等手段。”
  
      为好基友辩解是陈忠珩下意识的举动,完事后就担心的看了赵曙一眼。
  
      可赵曙却沉吟道:“是啊!若是沈安,多半会用背后捅刀子这等手段去弄他们,纵火却是不会。”
  
      这时有人进来禀告道:“官家,王雱和折克行也在。”
  
      操蛋啊!
  
      赵曙觉得这事儿没跑了。
  
      “就是他们干的,好大的胆子!”
  
      在汴梁纵火,这是犯忌讳的,沈安难道不知道?
  
      他很是恼怒的道:“明日,等明日朕有话要说。”
  
      第二天他早早起了,等小朝会开始时,就发难道:‘昨夜的火,沈安在现场,王雱和折克行也在现场,怎么回事?’
  
      他决心要收拾这几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给他们一次难忘的教训。
  
      韩琦出班,神色有些古怪,“陛下,昨夜差点被烧死的有一人叫做王强,那王强前日和人争执,那人说是要纵火烧死他……”
  
      这等话多半是口炮,可竟然成真了。
  
      赵曙大怒,“拿人,去拿人!”
  
      胆大包天啊!
  
      汴梁城每一次失火都让人心惊,这些人竟然为了私人恩怨纵火,该杀。
  
      韩琦平静的道:“王强未死,那人连夜逃出了汴梁,不知所踪。”
  
      “令皇城司去追!”
  
      赵曙是真不能忍这等事。
  
      “沈安呢?”
  
      沈安竟然带着人去看热闹,这是想干啥?
  
      包拯说道:“沈安昨夜为了救火奋不顾身,受伤了。”
  
      “哦!”
  
      赵曙笑了笑,吩咐道:“来人,去沈安家看看,验伤。”
  
      猜疑心是帝王的双胞胎兄弟,如影随形呐。
  
      沈安昨夜真的去救火了,走的时候还一瘸一拐的,边上的百姓都在大声叫好。
  
      好人沈安的名号早上在汴梁街头很是响亮。
  
      陈忠珩出来,赵曙却淡淡的道:“今日换了别人去。”
  
      于是一个和沈安不熟悉的内侍出发了,他一路到了沈安家,说道:“官家听闻沈安受伤,让某来看看。”
  
      庄老实一怔,想起昨夜郎君归来时可是好好的,这是啥意思?
  
      不过他旋即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禁冷汗直冒。
  
      这是来验伤的啊!
  
      闻小种已经悄然去了后面,不顾规矩的冲到了卧室外面,“郎君,宫中有人来验伤。”
  
      沈安正在逗弄儿子,闻言下意识的道:“好狠的官家,快,弄刀子来。”
  
      赵五五接过孩子,看着闻小种进来递过小钎子,沈安接过小钎子,毫不犹豫的往自己的胳膊上面一划,然后伸手道:“布来!”
  
      闻小种出去了,赵五五左看右看,最终找到了一块布,却是芋头大爷备用的尿布。
  
      芋头如今已经一岁多了,但尿床还时有发生,于是就准备了尿布,在他晚间喝多了水之后垫上。
  
      沈安包扎了一下,然后坐在外面。他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搁在边上,看着特有男人气息。
  
      内侍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
  
      “何事?”
  
      沈安单手抱着芋头起身,内侍看到了他胳膊上的包扎,而且血迹明显。他嗅了一下,说道:“官家令某来验伤。”
  
      沈安抬起左手,“某抱着孩子,还请你动个手,把包扎给揭开。”
  
      内侍犹豫了一下,他知道沈安和赵顼的关系,甚至昨夜还有官家的生父在场,这事儿自然是不能较真的。
  
      而且他是负责刑罚的,对血腥味很熟悉,一嗅就知道沈安是真受伤了。
  
      “不必了,某告辞,”
  
      沈安垂手在身侧,鲜血顺着手指往下流淌,滴在了衣裳上。
  
      等内侍走后,他叫了赵五五出来,然后揭开包扎,愕然发现自己下手狠了些,伤口又深又长。
  
      操蛋啊!
  
      “赶紧……陈洛。”
  
      陈洛抱着药酒来了,被沈安一脚踹了个踉跄。
  
      “哥哥!”
  
      果果在边上急的不知该怎么好,绿毛也跟着瞎着急,正好沈安甩手,一家伙甩了它满头的血。
  
      再次包扎完毕之后,王雱来了。
  
      “这是好事。”
  
      王雱看着很是从容,压根就没有昨夜纵火的紧张。
  
      “那些权贵……说句实话,历朝历代,权贵于帝王就是一柄双刃剑,他们一方面要这些人来帮衬自己,形成声势,在此时这些人便是帝王的根基。但另一方面,权贵不法,权贵贪婪,乃是国家的蛀虫,在此时这些人便是帝王的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