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65章 破冰利器,何为人情

第1165章 破冰利器,何为人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王也被罚了?”
  
      “是啊!一样的,一百块冰。”
  
      “哈哈哈哈!”
  
      “小声点!”
  
      “嘿嘿嘿嘿……”
  
      依旧是那家酒楼里,权贵们笑的很是开怀。
  
      可接下来的消息却不大好。
  
      “大王和沈安在金明池边吃火锅呢。”
  
      操蛋啊!
  
      这是不把官家的话放在眼里?
  
      有人怒道:“再弹劾!”
  
      “弹个屁!”一个权贵说道:“官家许了一个月为期,而且不限他们怎么弄,只要无人帮忙就行。”
  
      “那就再看看。”
  
      就在第二天,几辆大车进了金明池。
  
      舍慧很不耐烦的道:“道兄呢?”
  
      “沈县公在里面。”
  
      军士领着他过去,推开房门,一股子火锅味道就传了出来。
  
      “舍慧,哈哈哈哈!来喝酒。”沈安和赵顼在里面吃火锅,吃的正是舒坦的时候。
  
      舍慧说道:“贫道事情还多,道兄你出来一下,贫道给你说说这个东西。”
  
      一个很长的杆子,一个圆形的轮锯。两个东西已经被卸下来了,连陈忠珩都在好奇的看着,不时抹一把鼻涕。
  
      “失败了两次。”舍慧作为冶炼大佬,如今失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这东西竟然失败了两次,可见不简单。
  
      “这个轮锯做的仓促了些,不过弄冰却是足够了。”
  
      “装上!”
  
      几人配合,很简单的把长杆子装进了轮锯的中间,然后一转动,地面就多了深深的痕迹。
  
      “拿去试试。”
  
      沈安觉得这个惩罚就是给自己度假的机会,若非是妻子怀孕了,他甚至还准备在金明池凿冰捕鱼。
  
      陈忠珩迟疑了一下,问道:“行不行啊?”
  
      舍慧看着他,冷冰冰的道:“那你就自己凿。”
  
      “别啊!”陈忠珩脱去手套,扬扬有些红肿的手指头,无奈的道:“再弄几日,怕是就要被冻僵了。”
  
      “划线划线!”
  
      沈安就像是个想玩冰的孩子,有些兴奋。
  
      用墨汁在冰面上划下线条,然后沈安和赵顼推动着轮锯过去。
  
      “准备……”
  
      一人握着一边的杆子,然后开始推动。
  
      尖锐的齿尖碾压在墨汁划出来的黑线上,轻松的就陷了进去,随着轮锯的滚动,切口出现了,而且很整齐。
  
      等轮锯过去后,陈忠珩冲了过去,跪在冰面上,伸手去探深度。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就透了!”
  
      这几日他每天凿冰,对冰层的厚度了如指掌。
  
      此刻他激动的想仰天长啸。
  
      要解脱了啊!
  
      这事儿要感谢谁?
  
      陈忠珩回身,冲着舍慧拱手,“多谢道长。”
  
      舍慧随口道:“是道兄提出来的,贫道只是做罢了。”
  
      他冲着沈安说道:“道兄,贫道观里今日还有一炉钢,这便回去了。”
  
      这位的脑子里全是冶炼,全是试验,堪称是科学狂人。
  
      赵顼停住了脚步,双臂交叠在杠子上,问道:“他整日沉迷在试验之中,你觉得他活着有意思吗?”
  
      这话题涉及到了人为啥活着,对于赵顼这等小年轻而言早了些。
  
      沈安斟酌了一下,“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前半生你可以肆无忌惮,后半生你就该悲观等死……这是普通人的活法。对于舍慧他们来说,人活着就是追求,追求什么?他追求试验,追求这个世间的本源……他乐在其中,明白吗?那些人在寻欢作乐的时候,舍慧却在试验,为了找到那个更好的方法而孜孜不倦……”
  
      “这样有意思吗?”
  
      赵顼觉得这样的日子太过枯燥了些。
  
      沈安笑道:“人活着就是活着,等两眼一闭时,你的一生就会浮现脑海……你这一生做了什么?和人勾心斗角,和人互相捅刀子;和狐朋狗友举杯欢愉,在女人中间打滚……醉生梦死的生活目下看来还不错,可你会厌倦。其实……越简单的生活越好。”
  
      “越简单的越好?”
  
      赵顼想起了王崇年。
  
      这个因为饭量太大被自家父亲阉割了的家伙没有烦恼,他不恨自家父亲,相反还很感激。
  
      所以他爱笑,很是讨打的那种笑,看着特别好欺负。
  
      这么一个人……看他吃饭真的是一种享受。
  
      他喜欢把饭菜都弄到一个大盆里,就蹲在那里,筷子一扒拉,然后抬头幸福的咀嚼着,仿佛这便是他的巅峰时刻。
  
      赵顼心中一动,看向了沈安,“你是说……在自己的范围内做好自己的事,这便是活着吗?”
  
      “没错!”沈安笑道:“然后善待你的亲人,善待你的朋友,善待你在乎的人,你的一生就没白过。至于推杯换盏……那等日子偶尔过过也就罢了,当做是调剂。”
  
      赵顼点头,觉得自己好像想到了些东西。
  
      他是皇子,未来的太子及皇帝。
  
      每一步他都有自己的职责,但这些职责让他有些烦恼,压力很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